《斩春》全集txt下载 精校版_作者:十四郎

本书暂不提供在线阅读,我们会尽快更新。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斩春内容预览:
斩春 作者:十四郎
  楔子
  伊春满身是血的醒过来,便见到一轮满月挂在天边,清辉万里,大得惊人,抬手就能摘下来。
  很冷,彻骨的寒冷从身体每一个伤口裂缝钻进去,血液好像要被冻结。
  她吐出一口气,白雾旋转着升上去,一下子便消散开。
  小小一叶扁舟在玲珑碎冰的湖面缓缓晃,船身偶尔会和冰块碰撞,啪啪声在安静的夜里回荡。
  伊春有那么点儿反应不过来,湖畔积满白雪,天外高山峦峦,一切都好似一场梦。
  深雪湖心的一场乱梦。
  她应当还在开满茶花的一寸金台上练武,和杨慎拆了几招,他输掉一个馒头,似笑非笑赖账。
  也可能是与他下了山,露宿林间被蚊子咬个大包,醒来发现什么都没变。
  她在,她好好的。他在,他也好好的。
  隐隐约约,听见拨弦声,跳脱悠闲,像漫不经心一阵风。
  叮叮咚咚,三弦在唱歌,有个男人也和着拍子在唱:玉宇净无尘,宝月圆如镜。风生翠袖,花落闲庭。
  寂静的夜里闻得如此美妙的歌声,让人怀疑是遇到仙人。
  伊春于是努力把脑袋往上抬,看见船头倚着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三弦在清唱。
  他穿着银红褂子,脖子上围了一条毛茸茸的紫貂围巾,色如美玉。脚边还安置一尊小案,案上茶水正热,水汽氤氲,满湖馨芳。
  她呆呆看了好久,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舒隽。”
  舒隽放下三弦,低头望过来,那神情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最后只变成一句话:“你还留着一条命。”
  她没有回答。
  舒隽于是丢了一个帕子去她脸上,声音很轻:“再睡一会儿吧。”
  伊春乖乖地闭上眼睛,帕子盖在脸上,又软又轻,还带着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幽香。不过很快它就湿透了,冰冷冷一块贴在眼皮上,像是要结冰的刺痛。
  她梦见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事,脑门子像是被挤得发疼。
  最后所有东西都变成模糊背景,从泛着白光的深处绽放出一点一点的桃红,那是减兰山庄后山桃林,花开得正好,雨下得也妙,林中那个少年出现得更是恰到好处。
  他发脾气:我的名字是杨慎啊杨慎!把别人的名字念成那样,好得意吗?
  他偶尔害羞:师姐今天这样装扮……倒是好了许多。
  他亦是热情如火:我什么也不会做。伊春,只要你活着就比什么都好。
  可惜她差一点点就要死掉。
  救她的那个人还在弹着三弦,漫不经心地唱着:玉宇净无尘,宝月圆如镜。风生翠袖,花落闲庭。
  整个茫茫雪夜都被笼罩在一层白雾里,被他的歌声覆盖,静谧、悠闲、懒散。
  伊春蒙着帕子,声音含糊:“舒隽,怎么是你救我。”
  他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停下三弦,歪着脑袋想了好久,最后淡道:“大概……因为我有点喜欢你吧。”
  她的回答出乎意料快:“可我不喜欢你。”
  舒隽走过去一把掀了帕子,神情似笑非笑,似恼非恼:“你拒绝得真直接。”
  说着他索性坐在她身边,抬手在她脸上轻轻拍两下,两眼望着远处皑皑白雪,说:“总会叫你喜欢上我的。”  
  一章
  那天是下着雨,雨丝细细密密。
  伊春早早给墨云卿留了书信,约好在后山桃林见。
  她打着紫竹骨的伞,伞上还画了两只蝴蝶并一朵花,精致的很。她整个人也难得打扮的精致,丁香色的新罗裙,头发梳得整齐,面上薄施粉黛,自觉不输给他人。
  走到桃花林里,那桃花快要谢了,沉甸甸地垂下来,墨云卿就站在树下,抱着胳膊,脸上满是不耐烦。
  伊春横看竖看,怎么看怎么喜欢,他往桃花树下一站,漂亮又神采飞扬的脸,像刚从云海里蒸腾出的朝阳,旁人都要靠边的。
  决定了,今天一定和他说。
  要问问他,自己这样打扮好不好看。
  还有,他和文静走的太近了,虽然不如以前他和她(她自己以为的),但总是叫她心里不舒坦。说不定他就是故意和文静好,来气她(还是自己以为的)。
  最后,她怪喜欢他的,想和他一起,不知他愿不愿。
  “到底什么事叫我?”因着她不说话,他终于开口了,声线低沉。
  伊春露出个温柔的笑来,心底到底有些忐忑,试探着问他:“吃饭了没?”
  他眉头皱得更深:“你废话什么?到底说不说?”
  伊春只得正色道:“好吧,云卿。我喜欢你,你看我如何?咱们和师父求情去,让他老人家做主好不好?”
  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怪,像是看到一群猪突然飞上天,喃喃道:“葛伊春,你方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伊春脸上红红的,好像比桃花还要艳丽几分。
  “我说,我喜欢你,想和你成亲,你中意吗?”
  他沉默了好久好久,只有雨水打在伞上啪啪的声响,伊春越等越觉得自己心跳就和那声音一样杂乱。
  他突然露出一个被侮辱或者被戏耍的愤怒表情来,眉毛倒竖:“你玩够了没?安分点行不行?老子生下来就是被你耍着玩的吗?”
  伊春惊讶地瞪圆了眼睛:“我什么时候耍你了?是说正经的呢。”
  他厌恶地甩着袖子,把身上的积水掸掉,冷道:“你有过正经的时候吗?好罢,退一万步来说,你是真的。你喜欢我,要同我成亲。你又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配叫我娶你吗?有这个时间,不如回去照照镜子!”
  他掉脸就走。伊春赶紧追了两步:“哎,我真的是正经的呀!你同我发什么火?文静当真比我好?”
  他回过头来,只丢下一句话:“她什么都比你好。说什么喜欢我,你是什么东西!”
  紫竹骨的伞掉在地上,伊春呆呆站在桃林里发了很久的呆。
  她向来迟钝,还不太能搞明白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样的对待。
  仔细回想一下与他相处的这八年,长久的时间,像流水一样从脑海里缓缓延伸开。
  和他相遇的时候她才六岁,因为父母都是减兰山庄的下人,她便认定了自己将来也是要做丫鬟的,成日家拿着块抹布到处擦擦洗洗,权当事先练习。
  从某方面来说,伊春是个很认真负责的好孩子。
  后来在河边遇到墨云卿,他仗着主子身份骂着打着要她陪自己玩木剑,伊春被缠得不耐烦起来,夺过木剑刷在他脸上,将他打得在床上躺了三天。
  谁曾想这一打却从此改变了她的身份,山庄主人当晚就找了过来。爹娘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吓得早早把伊春五花大绑丢在门外,随他处置。
  山庄主人非但没打她,反而还摸着她的脑袋夸她是好孩子,顺便把绳子给解了。
  她爹从窗户里探出个头,语带哭腔:“老爷,这孩子冒犯主子,实在是……天大的罪,随您处罚我们绝不敢吭声!”
  山庄主人于是笑道:“我看这孩子骨骼清奇,是个练武的好料子,干脆做我徒弟吧。”
  说罢低头又来问伊春:“如何,要跟着师父学武吗?将来把斩春剑给你继承。”
  斩春剑锋利无匹,寒光湛湛,是江湖上著名的兵器,亦是减兰山庄的代表。
  伊春想,那剑利的很,拿来切菜切瓜,必然顺手之极。于是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她就这样莫名其妙成了减兰山庄的弟子。
  听说减兰山庄的功夫是只传血亲,而且传男不传女,她师父却硬把旧规矩改了,打着什么不能闭关自守的名号,不限男女,招了四五个孩子进来传授武艺。
  当然这些伊春并不关心,她只知道自己身份变了,不是丫鬟,成了师父的徒弟,日后须得敬业地练武,不丢人。
  从此跟着师父每日在开满茶花的一寸金台上习武。
  连着她与墨云卿,师父共有六个弟子,最大的那个十八岁了,成天被师父骂懒惰,好色忘本。后来伊春长到八岁的时候,大师兄就失踪了,听说是拐了山庄下的某户民家女子私奔来着,有没有被抓到她就不晓得了。
  再后来,伊春长到了十一岁,二师兄拐了三师姐也私奔了,临行两人还留下一封信,痛骂师父严苛似鬼,不近人情,气得他把信当场撕了,派人下山捉拿,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在伊春十三岁的时候,四师兄偷了斩春剑想下山,为人发觉,师父砍了他一条胳膊逐出师门,以后再也没看见过。
  伊春从此很少见到师父笑,他总是抿着嘴,皱着眉,指导他们剑法的时候,往往失神片刻,心思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
  六个弟子,到头来只剩自己儿子和一个女徒弟。师父偶尔喝多了,便感慨:“为师收错了许多弟子,却也收对了一个弟子。伊春,你要好好努力,别叫师父失望。”然后摸摸她的脑袋。
  因着师父严厉异常,墨云卿也受不了,时常不是躲在后山桃林哭,就是当面和伊春吵架。
  她学什么都又快又好,把他远远甩了几条街出去。下人超过了主子,这自然是不得了的。墨云卿看她非常不顺眼,常常当面骂她:“男人婆!你比猪圈里的猪还脏!少凑过来和我说话!”
  伊春于是便低头看自己汗叽叽的衣服和乱蓬蓬的发髻,自觉一切都很好没什么异样,搞不明白他到底生什么气。
  妹妹二妞人小鬼大,听她说起这些事,便挤眉弄眼地告诉她:“姐,我听说男人只会欺负自己喜欢的女人,云卿少爷是喜欢你吧?”
  她仔细想了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以前大师兄他们都在的时候,也不见墨云卿挑他们的茬。
  唉,这孩子,喜欢就大胆说出来,有什么好害羞的。他长得那么漂亮,后山桃林所有的桃花加在一起也不如他一个笑,她当然很愿意。
  从此往后,她看墨云卿的眼神难免带点“那啥啥”。
  有一次听见师父和他私底下说话,师父说:“你总挑伊春的茬,我知道你看她不顺眼,因我向来宠她,你心里不满。你若真是不情愿,我便将她也赶走,山庄斩春剑从此都是你一个人的,怎样?”
  墨云卿急道:“你赶走那么多人,眼下又要赶走她,是要我一个人在山庄里闷死吗?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皇后紫仪可能感觉到我的冷漠态度,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小心翼翼的说:“老祖宗,孙媳妇的父亲不懂事,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又在酒醉之后吟诗作对的时候出了岔子,结果被别有用心的人找到了证据。念在他年老糊涂的份上,您向皇上说两句好话,让他安享晚年吧!”
这件事,我是知道的,不就是那临国候想起了自己原本一个威风凛凛的西楚王爷,到头来国破家灭,心中难免郁闷,中秋节在自家的家宴上喝多了几杯,就大骂,这个满头白发的老虔婆,要不是你,我们西楚国怎么会被灭国?
还吟了一首诗: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皇上的耳目遍布朝野,第二天,皇上的案头就送上的弹劾大将军林成的奏折,其中引经据典,自不必多说了,就连他的女儿,当今皇后也牵连其中。这位皇后当初不也是为了安抚西楚的遗民们,在皇孙儿还是太子的时候就立下来的吗,如今天下大定,皇上早就想将皇后之位异一异主了,皇后自己也知道地位早就不稳,我都不明白,她还贪恋着这皇后位干什么……
他骂的就是我,几十年前,就被人骂为满头白发的老虔婆,红颜祸水,我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懒得理会罢了,如果理会得过来,只怕要气死自己,这样伤神的事,我一向都不做的。
只不过这次,恐怕是皇上自己想要废后,拿我来当挡箭牌吧,毕竟什么东西都没有我这个挡箭牌好用啊!我懒洋洋的在旁边宫人的搀扶下起身,对下面跪着之人道:“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本宫会让皇上掂量着办的,毕竟本宫如今年老体衰,不过问政事已久了,再说了,太上皇还等着我打麻将呢!”
皇后脸上现出了一丝愕然,她微抬眼眸畏缩的望了我一下,又急忙垂了眼,我看见了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怨恨,说得也是,人家急得火烧火燎的,仿佛猴子的屁股着了火,你却光想着打麻将,这,这,这,也太没同情心了吧?
其实我是不想管这事儿……
我可不想落得武则天被逼宫的下场,虽说如今的皇上对自己这个祖奶奶还是毕恭必敬的,可谁知道他有朝一日会不会性情大变,学那唐朝李隆基在一帮权臣的挑唆之下,来对付我们这两个老家伙,我可是想寿终正寝,善始善终的。
再说了,天下间骂我的人还少吗,前些时候还有一个据说是很耿直的史官,在史册上记载:孝德皇后,计谋诡诈,阴谋百出,上为她,不敢纳妃,不敢宠女,只专宠她一人,尚被经常相骂……
瞧瞧,把太上皇写成一个吃软饭的家伙了,反我说成了河东狮吼里的那只狮子了,那太上皇在他的笔下哪里还有一点一统天下的帝王样,当然,我只不过在他娶我那一年,严正声明,如果他纳小,咱就离婚,当然,他不明白离婚是啥意思,咱还解释了半天呢!他知道我说得到,做得到,他一吓,就不敢纳小了,他的后宫,就我一人而已,作为一个占据了古代身躯的现代灵魂来说,我混得,也算不错了。
不过,作为比较懒的懒人我,穿越来了这古代,与帝王扯上关系,可是我最不愿意的事,可没办法,谁让他就扯上了呢,命运总是不按我的要求去走啊。
紫仪退下后,我大声叫道:“明珠,小福子,我们去寿景宫,太上皇还等着我们呢!”随着我的招唤,门外先走进一位中年模样的老太监,凤眉长目,面上无须,这正我跟了我六十年的忠仆小福子,随后又走进一位风华绝代的中年女官,那是我的贴身女官明珠,除了满头白发以外,看起来可比刚才那位皇后可美多了,他们两人显得都比我年青许多,鹤发童颜,而我,鹤发鸡皮,老态隆钟,穿越人所谓的红颜不改完全没在我身上起半点作用,搞得他们倒仿佛是我的侄儿辈一般,可其实,他们同我的年纪差不多,最多大几岁,都差不多九十来岁了,可谁叫他们两个都是武林高手呢,都有驻童养颜的神功,当然,他们不只一次劝我,学一学内功之类的,但我这懒人凭着有两大高手护住,怎么还肯学?自然是能躲就躲……,听江湖上他们俩人的那些个徒子徒孙说两个人的武功都到了地仙的境界,也不知是也不是?
反正我没有研究过,只不过有一次,我闲来无事,把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大战紫金之颠的故事讲给他们听了,他们两人就掂记上了,竟把皇宫顶作为他们的战场,来了一个小福子大战明珠,吸引了大半个江湖的人前来观看倒是真的,我想,如果他们两人如果没事逛一次江湖,绝对是有天皇巨星的派头的,崇拜者之多,可能比我与太上皇出巡还来得轰动。他们跑到咱皇宫顶大战的事,嘻嘻,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其实那天,我与太上皇在皇宫顶的角落里大饱了一餐眼福……
想到皇后的要求,我有些不以为然的问两位心腹:“看来皇上对皇后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点,要不然也不会以我这个老太婆为挡箭牌去推动废后了!”
明珠笑道:“这个世上帝王之家哪还有像小姐如此美满的婚姻呢,几十年来,太上皇对您都是三千宠爱如一生啊,从来没有改变过,再说了,帝后之间,本来就很少真情存在的!”我知道她说得有道理,何况,她所说的皇后,是为了安慰西楚遗族而设立的呢,皇上还不知有没有宠幸过她呢,但这位皇后也够能忍了,贤良淑德,让皇上一点儿错处儿都挑不到,既然挑不到,又怎么能废后?整来整去,查来查去,好不容易从她父亲那里有了突破口,皇上又怎么能放过?
明珠自跟我之后,总是称我小姐,几十年都没有改过来过,我也听得习惯了,也就不要求她改变了。
小福子平时就与明珠有些不和,闻言冷冷的望了她一眼,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明珠就会吹溜拍马,外加擦鞋。
我可不理会两人的明枪暗刀,反正两人也斗了几十年了,我也看了几十年了,皇宫顶都斗了三回了,我与太上皇也猫在皇宫顶看热闹都看了三年了,眼不见为净,还是去打麻将的好!
至于皇后与皇上的恩怨,让他们一边呆着去吧……
我以不是一个八九十岁老人的声音大叫道:“摆驾乾坤宫,打麻将……”
正文 第二章 入宫
西楚明武十八年,天下处于一种风平浪静,歌舞升平的局面之中,大齐朝在江南一战大败于西楚司徒威远将军之后的三年,将第三皇子送入西楚为质,并去除帝号,年年上贡于西楚之后,西楚国的国运就到了昌盛无比,四海升平的境地。繁华必生腐败,更何况,江南一战的战事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之内,大齐不仅俯首称臣,而且,每年用无数的美女与金钱呈上,以表示对西楚的臣服之心。
但我总觉得,历史仿佛又在重现,卧薪尝胆的故事我是记得很清楚的,大齐国民风强悍,而且君贤臣直,百姓安居乐业,本不应由于一次败仗就如此臣服,怕只怕他们仅仅在休生养息。更何况,三年前,帮助司徒威远大将军打败大齐国的军师,我的父亲,已经去世,只怕,战乱又要开始了。
可惜的是,西楚的皇帝明武大帝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样的歌舞升平,年年选妃,为笼络西楚的功臣,司徒威远将军,此次帧选,司徒将军的女儿也在其中。当然,既然为了笼络他,他的女儿一进宫,可是要封为贵妃娘娘的。
温暖如春的书房之中,燃着冉冉升起的定魂香,我躲在书房之中聚精会神的翻看着一本古籍绝本,至于今天司徒大将军的女儿司徒明珠将要被选入宫成为贵妃娘娘之事,可不关我什么事,那是她大小姐的事,而且,我要扮成不知道才行,谁知道有怎么样的麻烦等着自己呢。
我自看我的书去罢了,我是司徒将军的义女,也是司徒明珠小姐西席教师也既司徒大将军的军师的女儿,自从父亲两年前去世之后,司徒将军就想法设法将我收为义女,我知道,他只不过想为她的女儿找一个极为便利的枪手罢了,没错,所谓才华横溢名满京师的司徒小姐所作的诗词,书画都是出自我的手,反正养在深闺人不识,又有谁会仔细计较这些书画诗词出自哪?
而我,自然有一部分是把古人的诗词为自己的诗词的……
司徒明珠小姐,一个娇娇弱弱,美冠京城的名门闺秀,有谁会知道她竟跟着我的父亲,她的西席学了一身的武功,却独独忘了他的父亲司徒大将军的殷殷希望,希望她成为一个知书达理的名门大家闺秀呢?在这件事上,我想,司徒明珠小姐可算是继承了司徒大将军的血脉,都是擅长武功,略通文墨,当然,学武的事,他的父亲司徒威远大将军是不知道的。
我的父亲原本想把一身的武功传给我的,可惜的是我是一个其懒无比的人,像我这样的人,父亲无计可施之下,无可奈何之际说了一句,你可以训练得让一只猴子去扶酱油瓶,一头马去跳舞,一头驴去打鼓……但是却不能让慧如去伸一下手指。
瞧瞧他说得,把他自己说成了马戏团的训兽师,把我说成了……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斩春》全集电子书:

下载地址1
十四郎的其他小说:
斩春 怜香惜玉录 琉璃美人煞 佳偶天成 千香百媚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平凡的世界 这边风景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爱情游戏 凤霸天下 大圣传 李元伟篮坛风云路 黑道学生2 惊尘溅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