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妹/杨家幺妹》全集txt下载 精校版_作者:邹邹

本书暂不提供在线阅读,我们会尽快更新。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幺妹/杨家幺妹内容预览:
幺妹/杨家幺妹 作者:邹邹
文案
  谁主风流征文比赛参赛作品,A:种田类
  蛇蝎美人唇,黄蜂尾上针。眼内无纲常,十步杀一人!
  元末乱世,白莲红巾,杨家幺妹上辈子不是个善茬,这辈子遇上这倒霉的世道,肚子里的坏水越发多了起来。
  好在杨家拉家带口几百号人,少一个也心疼得慌,对争天下已是没什么兴趣!一看时局不对,转个头就和世仇张家结盟联姻,结寨自保,杨张两家就安安份份缩在洞庭水寨里,等着真龙天子出世后回家种田罢!
  不过,咱们两家到底也是汉人,抽冷子拖拖蒙古人的后脚,暗地里和白莲红巾勾勾搭搭也是要尽的本份。当然啰,白莲红巾被蒙古人打得落花流水时,咱们也不敢和蒙古人呛着干不是?
  杨幺,为了在夹缝里活命,你那点子坏水还是不能淘干净!这乱世到底还有十年!
  --
  友情提示:1、非善良女主,男主亦是表面忠义双全,内里无法无天之辈,非喜勿入。
关键字: 元末乱世,穿越,杨幺,杨岳,张报辰
第一章 百年世仇(大修)
杨幺觉得胸口一阵憋闷,极不耐烦地想换个姿势,却觉得全身被紧紧地拘在一个狭小的地方,身子一动越发喘不过气来。
  她心中一惊,立时把满腔燥气压了下来,强忍着满身麻木,眯着眼,透过箩筐的孔洞看见一片粼粼的波光,身下的斜坡紧连着一个湖泊。无风的湖面波澜不兴,但湖边一人高的芦苇荡中人头攒动。
  一两百个头梳发结、身穿汗褂的十三四岁的少年打成一片,折腾得乌黑的泥水四溅,雪白的芦花飞扬,个个全是泥猴儿一般。叱骂、惨叫声不时传出,
  杨幺现在并不知道,这一群打得你死我活的少年,正是为钟山水权而争斗的张、杨两族。她只是面无表情,漠然打量着陌生的地方,还有陌生的身体。
  此时的她不过四五岁的样子,瘦弱的四肢紧缩,蹲坐在竹箩筐中,一身粗糙的短小葛衣,与原来的世界全然不同。
  “要重新开始么?”杨幺喃喃自语,却只吐出几个破碎的字,喉咙立时撕裂般疼痛。杨幺眼睛却越发亮了起来,细小的眼睛中闪着火一般的炙热,枯黄的脸色似乎也发出了光彩,“我……”
  喉咙剧烈的疼痛让杨幺闭上嘴,她喘息了一会,在狭小的箩筐里一点一点舒展四肢,想要用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她额头上流着冷汗,方将身子抬起半寸便支撑不住,跌回了箩筐底部,箩筐一阵摇晃,从斜坡顶部翻了下去。
  此时,芦苇中张姓少年被打得落花流水,已有七八十人束手被擒,押在一边。领头的张报日更是被追上来的杨天康按倒在泥水里,挣扎不得,一身狼狈。
  原站在湖边岸上一个虎头虎脸,极为壮实的六七岁小孩,大吼一声:“姓杨的,不要欺人太甚!”猛地跳入湖中,眨眼间奔到混乱处。
  只见那孩子年纪虽小,却端的一身好本领,三拳两脚便把围上的四五个杨家少年打翻在泥水里,不能动弹。
  接着,那孩子转头叫了一声:“大哥!”便要去扶那张报日。
  没料到张报日一巴掌将他打翻在泥水中,瞪眼叱道:“老四,不记得规矩了么?给我滚边上去,没得丢了张家的脸!”
  张家老四——张报辰听得大哥如此叱骂,一脸不甘站起身来,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身穿蓝布汗褂的少年喝道:“杨岳,你别得意,等我满十岁了定把你们打得满地找牙!”说罢愤愤然地回了岸上。
  杨姓少年们见了这少年威势,不由得停下手来窃窃私语。
  身形高大已如成年人一般的杨天康凑到杨岳的耳边低声道:“张家老四是个天生使拳头的,这么点大就能揍咱们三四个人,过得几年长进了,只怕更不得了。”
  这二百来个满身污泥、头发散乱的少年中,杨岳是唯一一个发结一丝不乱,身上的蓝布褂子还看得清颜色的人。
  只见他细细打量了赌气背向他们的张报辰一眼,笑道:“莫非过几年我们就不长进了?而且,他这性子……”正说话间,众人忽听得百米外碎石滚动之声,岸上的张报辰抬头一看,猛地向斜坡上蹿去。
  杨岳一见箩筐翻滚下来,顿时大惊,大喊一声:“幺妹!”急急趟过泥水,向斜坡处赶去,却眼见得赶之不及。
  ---------
  杨幺在箩筐里翻滚得昏头转向,身上不知被碎石韧草划破了多少地方,她只能勉强护住头部,听任箩筐向斜坡中间的硬石上飞快滚去。
  正在肚子里诅咒老天时,杨幺忽觉箩筐猛地被一股力生生扯住,下坠的力道顿时减缓。
  还没等得杨幺松口气,那箩筐经不得这几番折腾,“哗吱”地一声从中断开两截!
  杨幺顿时从箩筐里滚了出来,她死死瞪着越来越近的丑陋巨石,咬牙不愿发出临死前的哀鸣,没料到方才扯住箩筐的张报辰又自她身后扑了上来,堪堪挡在杨幺的身前,一把将她抱住。
  因着杨幺身上带着的惯性,张报辰被带着向坡下急步直退,后背重重撞在了硬石之上。
  两人皆被撞得七荤八素,正挣扎间,杨岳堪堪赶到,急忙扶起张报辰,又接过他手中闭着眼的杨幺,匆匆扫过她头脸,双手在她尽是小伤口的四肢上摸索,喃喃道:“不该把她放在斜坡顶上的!”
  此时杨幺慢慢抬眼,眼光扫过杨岳头顶的发结,扫过他身后张报辰身上的汗褂子,脚上的草鞋,最后落在张报辰惊异的脸上,与他呆然对视。
  “杨岳,你的白痴妹子醒了!”跟在杨岳身后,方才赶到的杨天康惊异大叫道。
  杨岳猛然抬头,只见杨幺眼开眸清,不由大喜:“幺妹,你好啦?!”
  杨幺面无表情,默不出声,她并不是听不懂杨岳他们的话,不知是不是老天有意安排,他们所操语言正是湘楚一带方言,虽然楚地方言甚多,但对于前世曾与湘楚人打过交道的杨幺来讲,并不难理解。
  杨岳以为杨幺害怕,忙指着自己说:“我是你三哥,我是哥哥!”
  杨幺微微点头,杨岳见她有反应,已是喜不自胜,语无伦次。
  忙乱了一阵,杨岳见得杨幺虽是醒了,但全然不开口,似是个哑巴,便急着要带她回村求医。
  杨岳将杨幺抱在怀中,转头向一脸苍白的张报辰点点头,又向杨天康说道:“放了他大哥张报日。”不待杨天康回答,就向北奔去。
  杨天康急喊一声:“杨岳,我二叔现在必在祠堂里,我和你同去。”转身看向正给张报辰揉着背心的张报日,说道:“张家老大,今年钟山上灌梯田的头趟水归杨家了,你可认?”
  张报日苦笑一声,低头摸了摸张报辰的头,叹了口气道:“我们张家认了。”
  杨天康一点头,招呼上同伴急急向南,追赶杨岳而去。
  张报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张报日的脸色,愣头愣脑道:“大哥,杨岳为什么要放了你,只得头趟水?他本来可以全占水源的。”
  “傻四儿,那是因为你救了他妹子!他在谢你的恩。”张报日还未回答,旁边一个脸青鼻脸的张姓少年不甘心地答道。
  “我救他妹子不是为了要他谢恩啊!”张报辰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二哥,他是不是看不起我?”
  老大张报日与老二张报月无奈地对视一眼,齐声叹了口气,张报日看着张报月道:“老二,我下月就满十五,三妹是个女娃,老四还小,以后就全看你的了……”
  --------------------
  杨幺靠在杨岳的怀里,看着一片片泛着水光的稻田随着杨岳的脚步起起伏伏,深绿的禾苗盛被夏日午后的灼热阳光晒得无精打采。
  离湖四五里的地界,起伏的钟山北麓脚下,一座大型村落蓦然出现在杨幺的面前。二百来座黑顶黄墙土屋错落有致地分布在高坡上,狗吠声隐隐相闻。
  这是什么鬼地方!杨幺嘀咕着,微微扭动的身体却暴露了她的不安,
  “幺妹,是不是难受?”杨岳低头问道,虽是焦虑,却也有几分惊喜,虽然听不清说什么,但自家的妹子看来不是个哑巴。
  杨幺不理他,既然这个身体以前是个白痴植物人,那她装装自闭也不是问题。她听了这些少年对话,此时已是明白自己重生在古老的岁月中,对她这样的幼弱女孩而言,这里并不是一个适合成长的世界,
  杨幺上辈子身世孤苦,在苦水、泪水里泡大,见得多是人心险恶之处,死得也是不明不白,早被磨得心冷肺冷,走了偏道,事事算计。“心机”对她而言,实在是居家出行的必备之物。今生既有机会重新来过,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她决定还是观察一番后再决定以后的生活,可不要把荆棘丛当了安乐窝。没把这杨家村和杨家人打量清楚前,绝不冒险。
  正在走神间,一滴滴汗珠从少年略显焦急的侧脸上流了下来,砸在她胸口的衣襟上。太阳将汗珠晒得滚烫,一瞬间在葛衣上消失无踪。
  杨幺眼神微闪,心底突地动了一下。
  不消片刻,众人已跑入了村中,乱哄哄的脚步声引得狗吠声愈发燥杂,青墙黑瓦的大屋在一片黄土屋中格处显眼,荒草丛生的祠堂大门上挂着一副木匾,杨幺隐约辨出写着“忠义千秋”四个大字,字上的黑漆已被岁月刷去了三分之二。
  杨幺皱皱眉,只觉得这祠堂透着一股诡异,待见得狭窄而落满灰尘的前厅时,这种感觉更强烈了,眼见得这杨家族大人多,虽是乡里人家,堂堂祠堂却为何破败至此?杨幺心中警铃大作,眼神越发呆滞,嘴角慢慢流出口水。
  更让杨幺怀疑的是,后堂却甚是干净,较之前厅大了五倍有余,整整齐齐摆着二三十张黑漆长凳与长桌。杨天康的嫡亲二叔杨平泊正坐在长案前清点药草,听得脚步声不由抬起头来。
  杨平泊生就一张腊黄长脸,一对细目炯炯有神,起身端详杨幺,又是搭脉又是看舌头,折腾了一阵,喜道:“确实是好了,除了身子弱些,没有别的病症。”又皱眉道:“只怕还是有些不清醒。”
  顾不得众少年一阵喧哗,杨平泊向裂开嘴笑个不停的杨岳问道:“是怎么醒的?”
  杨岳还未开口,杨平泊又笑着对杨岳道:“这几年,你爹爹、大哥、二哥在潭州驿站变着法儿请了些心慈的回回医师、蒙古大夫、喇嘛僧人,还有绿眼睛的洋和尚来给你妹子瞧病,都无甚用,如今却醒了。真是天意。”
  待得杨天康得意万分地把抢水的经过说完,杨平泊微微一笑,道:“前几年从没如此胜过,小岳,明年张家的长房长孙张报日满十五,老二张报月却也是个不简单的。”
  杨天康嚷嚷着:“二叔,张报月济不得事,武艺不成,心计也不成。倒是他家的老四,过得四年就满十岁了,咱们家那一辈的却没人比得上。”转头又指着杨幺道:“杨岳,你妹子还是有点傻。”
  杨岳看了看杨幺,突地一笑,伸手擦去她嘴角的口水,取了案上的水杯给杨幺喂水,一边笑道:“你别小看了张家老二,他比不得张家老大的沉稳,却多了一个臂膀,你今日这般灰头土脸是谁弄的?”
  杨幺见得杨岳的笑容,心里顿时一惊,这少年不过十来岁,她装傻连杨平泊都没有怀疑,他却似是有所察觉。
  杨天康顿时脸上一红:“我原是想使计骗张报月,没想着被他那形影不离的堂兄弟张报宁给诓了,差点给围上。”
  “张报月再加上张报宁,伶俐有余,却不足成事的。至于张报辰……”杨岳低头看了看怀中目光呆滞的杨幺,慢慢道:“若是这性子不改,不过是个打头阵的角色……”
  杨岳正说着话,却隐约见得杨幺眼中闪过一丝烦厌。心中大惊,顿时把嘴里的话停住了,向杨平泊讨了些伤药,告辞而去。
  杨家村侧靠钟山北峰,以祠堂为中心,向东西两面延伸,东头第一家是杨家长房老宅,西头第一家便是杨岳的家了。
  杨幺在杨岳怀中打量着三间呈品字型的黄土黑瓦房,屋外墙上挂得满满的通红辣椒串、干玉米串、各色干菜和草鞋、草绳,约一人高的土墙小院和薄薄的院门把屋子围在其中,只是个平常农户家。
  在简陋的小竹床上躺了几个月,杨幺慢慢会走路了,但身体仍然极是羸弱,常不明不白失去知觉,一天要睡足六个时辰。杨平泊看了后,只说从胎里带来的病伤了元气,只怕要养个十来年才能恢复。如此一来,杨岳绝不让她做体力活,放在家中也不放心,时时将她带在身边。
  下地种田、下湖捕鱼,山里拾柴、社学读书,有杨岳的地方就有杨幺。不仅如此,去邻近小村办事要带着她,和村中少年玩闹也要带着她,直把这钟山脚方圆之地全都耍了个遍,就差没混进南边的张家村里溜达溜达了。
  杨幺自家满腹的阴谋诡计,却最是不喜和她一般的人,杨岳心思细密,见事清楚,大是不合她的口味,立时就嫌上了三分,若不是要依靠他人过活,哪里又肯和他亲近,越发装傻。
  杨岳也不管杨幺有没有回应,时时指着身边的人、物、事唠唠叨叨。杨幺只觉得遇上克星,这个不过十一岁的杨岳的耐性竟是比她要好上许多,让她装自闭儿的难度大为提高。
  不过,过了两个月,杨幺慢慢觉得,她可以接受杨家了。
  杨岳虽然不是杨家的长房长孙之流,却是公认的新一代领军人物。家中还有一父两兄,踪迹全无,据说在湖广行省大镇潭州驿站里出役工,杨岳家也算是大元朝的站户。这其实是个好消息,出役工怎么都比吃蒙古人的俸禄要安全点。
  杨家村家家户户一边供着祖宗牌位,一边供着弥勒佛,日日烧香不止。好吧,有宗教信仰的人虽然迷信,但做事总是有一定原则,这是个好现象。
  杨家村的基础教育十分到位,上到六十老妪,下到四五岁女孩,文能识字,武能打狗!很好,这有力地遏制了宗教迷信地区神婆、神汉的势力。
  当然,说到杨家,就不得不提的是斧头湖对面的张家,张杨两家是岳州路平江县最大的两族,并且,是百年世仇!
  虽然两族不得通婚是不人道了些,但能够把以前的成人流血械斗改成每年两次的少年水陆竞技,两家的领导人都是有眼光有见识的,张杨两家的关系总体而言呈缓和趋势。
  所以,杨幺开始放松了警惕。她年纪小,身体是废物,又无一技之长,学武不行,识文无用,如今不过一个盼头,就是吃得饱,穿得暖,活得长久点,除了呆在这杨家村,除了依靠杨岳,再无别的办法。
  当然,让杨幺真正放心的,还是杨岳,她装着傻,耳朵却不聋,杨家人又日日把杨岳挂在嘴边。杨岳今年不过十来岁,功夫和心智却比成年人强,地上水里的把式在这平江县方圆百里之内,同辈人早就是无人能及,自他参加张杨两家争斗,两家原本势均力敌的情形也翻了天!
  这些倒也罢了,真正让杨家长房长孙杨天康心服,就算是世仇张家长房里三兄弟也暗地里佩服的是,杨岳不满十岁时便独自养了她,养了一个活死人五年!除了平日的农活外,独自伺候她喝水、吃饭、穿衣、翻身、大小便,洗澡!每隔几日还要背在身上出来晒晒太阳,如是离村外出便要背在箩筐里寸步不离。
  杨幺不过醒了两月,便知道外头村子里淹死初生女婴的贫困民户不知凡几,她家成年父兄常年在外,虽说时时有银钱、药草回家,总隔得远了,像她这样的废物,没有杨岳,骨头都成灰了!
  也许杨岳从头到脚就是个忠孝节义的好人。杨幺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算从明天起不再装自闭,杨岳和她说话时不装聋作哑,杨岳喂饭时不故意打翻,杨岳替她梳头穿衣时不满地打滚,杨岳替她洗澡时不光着身子满村子乱跑。至于其他族里亲戚,不理也罢,也犯不着把他们骗得团团转,让杨岳在一旁哭笑不得,抓着她唠唠叨叨个不停。她就纳闷了,好歹她也比杨岳多活了上十年,为什么装来装去,就是骗不过杨岳呢?
  杨幺在湖边草丛蹲下来,看杨岳、杨天康等少年在江中操舟、潜水准备十月的斗舟。
  张、杨两家在斧头湖边聚居,六月抢水,十月抢鱼,已是斗了近百年,死伤无数,经常联结四周的他姓乡邻助阵,可算是祸及地方。二十年前杨家杨均天,张家张精文做了族长,便停了壮丁的械斗,只让族里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的少年儿郎赤手相斗,以定输赢。
  杨岳今年不过十一岁,自他参加争斗,杨家便死死压住了张家。族里的长辈对抢鱼的事大是放心,全托给杨岳自把自为。族里的上百少年少了长辈掣肘,越发练得起劲,听凭杨岳调度,便是天色慢慢晚了下来,也全没有返回的迹象。
  晚风吹起,虽离十月还差了几天,风却是有些凉了,杨幺缩在湖边的草丛中,看着杨岳昂扬的身影,心里正有些欢喜时,却见他回头向她这边看来,慌忙站起挥了挥手。杨岳似是笑了笑,转过头去继续操船。
  不知何时,湖岸边的虫呜突地嘈杂了起来,杨幺踮起脚尖看着杨岳,便是冷风吹乱了她的短发黄毛,让她微微有些气喘,也舍不得移开眼睛。此时,杨岳似是觉得风大,招呼着众儿郎聚拢,
  太阳已是沉下了钟山,斧头湖上一片黑暗,风越发的冷了。
  杨幺正要跑到泊船处等待杨岳,却忽地眼前一黑,被一个麻袋罩住,竟是被人偷偷摸到背后堵上嘴巴,摇摇晃晃地扛走了。
  杨幺眼前一片漆黑,身子在空中不停地晃荡,她原本体弱,立时便有些恶心欲吐。她却是个能忍的人,吸口气强行压下,四肢却又开始疼痛,只是这身上的难受哪里又比得上她心里的慌乱!到底是谁绑了她?绑她是为了什么?她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废物女娃,又能引来什么样的人呢?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幺妹/杨家幺妹》全集电子书:

下载地址1
邹邹的其他小说:
幺妹/杨家幺妹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平凡的世界 这边风景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解忧杂货店 星际之亡灵帝国 盗墓笔记之吴邪的私家笔记 大约是爱 人间仙路 血色守宫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