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霸天下》全集txt下载 精校版_作者:流玥

本书暂不提供在线阅读,我们会尽快更新。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凤霸天下内容预览:
凤霸天下 作者:流玥
  好命的人
  我叫玥。今年二十七岁了。我是个孤儿。被人捡到的时候,身上只有半块写着我名字的玉块。这个“玥”字不知道是我的名还是姓,所以院长便叫我“玥”。就只是“玥”。反正孤儿院里是用不着姓名的,若被人领养了,自有领养的人给起名。
  我是个很好命的女人。通常女孩子是不容易被领养的。但是我很小就被叶氏集团的老板收养了。叶氏集团是世界闻名的大企业,所以院长说我是个好命的孩子。能被叶氏收养可能是一个孤儿最好的际遇了吧。
  跟我一起被收养的还有其他十九个孩子。十四个男孩,其余都是女孩。叶老板让我们叫他老板而不是父亲。我没有问为什么,因为第一个问为什么的女孩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拖了出去,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再也没见过她。从那天起我就知道了,我是没有疑问的权利的。
  老板叫人把我们带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森林里,还请了很多人来教我们知识。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知识。每隔一段时间,老板会来考试。通过的人可以吃到很好吃的东西,还可以睡在铺着白色床单的床上。
  我真的是个很好命的人,每次考试我都能通过。就算被两把匕首刺入腹中,我还是拿到了任务物品。而且在昏迷了两天之后,竟然活了过来。伤口好得差不多的时候,我被老师吊起来反省。整整一天一夜,我都要在老师的鞭子下不停的说着我的错误:我不该因为任何事犹豫。每说一遍,老师便在我身上挥上一鞭。说是这样我才不会忘记教训。最后老师跟我说,我是个好命的人。犯了错还能活着留在队伍中的恐怕我是头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了。瞧!连老师都说我很好命吧。在那之后,我再也不会因为看到年轻而绝望的脸孔而心生犹豫,也再没有受过严重的伤害。至于通不过考试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自从第一天我看到那个女孩从我身边被拖走后,我就很少和其他人交谈了。所以当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消失时,我再也没有感到过那种渗入骨髓的恐惧和痛楚。我是很好命的人,所以我不喜欢想太多东西。不喜欢想老师为那几个考试失败的男孩女孩安排的新课程为什么隔着两间教室还能听到他们的呻吟和惨叫。不喜欢想那个叫“华”的男孩的手环为什么在老板藏獒的肚子里。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在课业以外的地方动脑子。也许我有大脑的什么病吧,想多了我会想吐。不停不停的呕吐。
  然后在我十七岁那年,学习结束了。一起来的伙伴只剩下十六岁的“语”,十七岁的“运”,还有我三个人。三人之中只有我是女孩。
  我们被带到老板那里。老板告诉我们,叶家的男子在十六岁的时候都会得到一件成人的礼物,那就是专属于他的“影”。自这天起,叶家男子就要承担起家族赋予他的责任。而“影”就将代替他的父母,担负起他的一切。生活起居、工作学习、情感健康、甚至于生命安全都是“影”的责任范围。对于叶家人来说“影”是他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而我们三个都通过了“影”的训练,拥有了成为影的资格。不过影只能有一人,并且为了保证影在处理事情时的客观立场,身为“影”是决不能和主人有肉体关系的。
  “所以,”老板对我说:“你将成为我儿子叶凛的‘影’。语和运将成为你的‘翼’。”
  “什么?”尽管我们是不被允许有疑问的,但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我是女性!”我尽量不带丝毫情绪的陈述。虽然没有千娇百媚的容貌,但还不至于让看的人分不出性别吧。
  “我知道。”老板轻轻叹息道:“叶凛喜欢男人!”
  “呃!是!”……好吧!我承认我是真的好命。
  于是,在叶凛十六岁生日那天,我作为礼物站到了他的面前。不得不承认,叶凛有双漂亮的眼睛。但如果被人象挑选货物一样的打量,即使那双眼再漂亮也会感到不舒服吧。但我却没有选择。如果他不要我,我可能就会被处理掉了。被收养的第一天,老板就告诉过我:叶家从来不养没用的人。以我的相貌而言,相信应该没有被调教成宠物的价值吧。按捺住心中的忐忑,我向他优雅的点点头:“叶少爷,我是玥。我将是您的影。”
  等我真正成为他的影,才可以叫他的名字。我一向是个识大体的女子。显然我的称呼取悦了他,他的目光不再咄咄逼人。
  “听说你很棒?”叶凛微笑着问道。十六岁的男孩却有着二十六岁的沉稳,叶家人果然都是怪胎。不过我也是。不然为什么从我记事起,我身边的人一直都用看怪物的眼光看我。
  “我是最棒的!”我平静的回答。话语中充斥着强大的自信。这可不是我自己说的。我的力量虽局限于女性的身躯而稍嫌柔弱,但老师们曾说过,我是他们教过最棒的学生。
  “你叫玥?”他的眼中终于流露出满意的神采。
  “是!叶少爷。”
  “叫我凛!”他从手边的锦盒里拿出一颗药丸和一把镶嵌着红宝石的匕首,一起递给了我。
  我暗自松了口气,知道他已答应让我做他的影。我接过匕首,在他修长的手指上轻轻划过。鲜血流出的同时我已将他的指尖含入口中。简单的吸吮舔食后,将药丸丢入口中,合血咽下。这药是叶家祖传专门用来控制影的药物。合着叶家男子的鲜血服下后,服药的人绝对不能有背叛鲜血主人的行为,不然就会死得凄惨无比。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危言耸听,但我也没有以身试药的打算。至此,影的宣誓已毕。我收好那把代表交付生命的匕首。小心的处理他手上那微不足道的小伤口。处理完毕后,我站起身,开口唤道:“运!带他进来。”运应声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个俊美的男孩。
  “过来!”我轻声吩咐。那男孩苍白的脸上飞起一抹嫣红。他走过来,乖巧的跪在了叶凛的脚边。
  “他叫小可,是你父亲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他是个调教好的玩具,请尽情享用。”面不改色的吐出残忍的话语,我转身出去,将房门关上。
  “小可曾是我们的同伴。”运低低的声音中有一丝责备。
  “上天没有给我拯救什么人的能力。”我抬起头,静静的盯着运深蓝色的眼睛。“记住!我是影!我属于叶凛。你和语是翼!你们属于我。你认为像我们这种连自我都没有的生物,有资格同情别人吗?”
  “我知道错了!”运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屈膝跪在我面前。低下的头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等级森严一向是叶家的传统。当我从叶凛手中接过匕首的那一刻起,叶家属于叶凛的一切我都有处置的权利。更何况“翼”本就是“影”的私人物品。他们唯一的用处就是在我死以后为叶凛挑选新的“影”。而且连这项工作也并非是别人无法取代的。为了防止翼故意害死影,听说其他的影对他们的翼大多是杀掉了事。也有一些影把他的翼当成宠物来玩。就这么生生玩死的也不在少数。因此对执掌他生杀大权的我,再怎么恭敬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看着跪伏在我面前的运,我心中的厌恶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从小的奴化教育竟然没有磨掉我胸中的那根傲骨吗?我不由绽开了一丝苦笑。
  “站起来!”我的声音依旧平淡如水。绝对不会泄露半点心中的波动。
  “是!主人!”运恭顺的起身,严守下属的本分。
  我摇摇头,终于压低声音说道:“叶凛还是个孩子,总还是要比秋之宴的客人好对付吧?”
  “老板要把小可送到秋之宴去?”运的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我没有回答,转身对从刚才就安静的站在一旁的“语”说道:“去把所有的保全系统全部检查更新一遍。我不要看到任何的漏洞。”
  “是!我马上办!”语的回答坚定而又迅速,但我看得出,他还是很怕我的。怕我不知何时就会翻脸。因为此刻的我,杀死他们实在比捏死两只蚂蚁还容易。瞧!我命多好,十七岁便有两个漂亮男人对我言听计从了。只是我从没有杀死他们的打算,就像我从未在意过自己的生命一样。但他们不信,没人相信。我对他们说:我不会杀他们,因为我把他们当伙伴。结果他们唯唯诺诺的向我行礼说:以他们如此卑贱的身躯岂敢玷污我高贵的灵魂。他们只不过是我的狗。难得我愿意把狗当作伙伴,那是他们几生修来的福气。我又对他们说:若不想我做影就杀了我。我不会怪他们。结果他们在我脚边整整跪了一天一夜,无论如何都不肯起来。说自己定是做错了事,请我一定要原谅他们。而且由于他们资质愚钝,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错误,因此请我重重的责罚。真是……见鬼!这两个家伙不是平常都是沉默寡言的吗?那么这些莫名其妙令人作呕的话是怎么从他们口中冒出来的?最后我终于投降了。我不再试图说服他们。对他们的态度也逐渐冰冷。尽量让自己符合他们的期望,恐怕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事了。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可以对我多那么一点点信赖。带着这两个惴惴不安的翼,我身为影的生活开始了。然后便在众多或崇拜羡慕,或愤恨鄙视的目光中一直持续了十年。
  在这十年里,我完美的扮演着影的角色。只要不会威胁到叶凛的安全,他的任何命令我都会一丝不苟的完成。即便是杀人或调教宠物的命令也是一样。影是不许恋爱或结婚的,但生理需求却是绝对可以被满足的福利。从我十八岁起,叶凛就定期的送我各式各样的男人。但我竟然直到今天还是个处女。这一点令他十分不解。他曾对我说,就算我要的是天王巨星,他也会帮我弄来。我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微笑,语气却是挑衅的:“若是我说,我要的是你床上的那个呢?”回答我的是他开心的大笑声:“玥,你是在意自己在我心中的地位吗?”接着他便一把抓起还趴在他胯下的男孩,吩咐他的管家:“把他给我洗干净了给玥送去。”
  “不用了!我只是随便说说的。”我皱了皱眉头,连忙阻止。我可不想再替他调教新的宠物,那太麻烦了。
  “跟我你不用客气哦。”叶凛站起来勾住我的肩膀,“你是我的影,在我心中任何人都比不上你重要。”
  “谢谢!”我不着痕迹的退出他的怀抱。“但我真的对他没兴趣。”
  在意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吗?我暗自冷笑,他好像是想太多了。我只是想打消他不停把男人塞给我的念头罢了。也许是从未品尝过情欲的滋味,又或许是女人的身躯原本就不像男人那样容易“发情”。凭借年少时学过的知识,我可以轻易的将一个男人挑逗至疯狂,但我自身却从未有过强烈的肉体需求。这样是奇怪的吗?我不知道,也没人和我讨论这方面的问题。只是我常常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很不真实,就像一个梦境,随时都会碎成一地的斑驳。
  “你实在是个很没有存在感的女人呢。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似的。”叶凛摇头叹息,“如果有一天,你就这么突然消失在空气里,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如果我消失了,你会记得我吗?我突然间很想问他。犹豫了片刻,却还是没有问出口。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在这个世界里,我连人都算不上,我不过是个影罢了。“我是你的影,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是不会消失的。”我平静的回答。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叶凛眨眨他那双漂亮的眼,一如他十六岁,我们初次见面那一刻。“换影是件很麻烦的事,我……”
  “小心!”眼角瞥到一道极细的寒光凭空向叶凛颈部缠去。身体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已自动将叶凛挡在了身后。
  “唔!”我不禁闷哼一声。好痛!无法形容的痛楚从胸口蔓延至全身。是心脏么?没想到我的死竟是如此干脆。昏迷前听到叶凛疯狂的叫声:“快来人!医生!我需要医生!”
  如果我还说的出话,我一定劝他别叫了。我这叫一刀毙命!来的就算是华陀转世也拿我没办法了。值得庆幸的是,我连最后的时刻都不用受太多苦。我果然是个好命的女人!
  “冤”魂
  “玥!玥!”隐约中仿佛有人在唤我。是谁?我努力在一片浓黑中寻觅。渐渐的,一点点莹光在我眼前亮起。恍惚中,一个年轻男子在我眼前成形。我的意识逐渐开始清晰了。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由嬉笑出声:“现在连地府的小鬼品质都这么好了么?”
  “你好像一点也不难过?”他扬了扬眉,似乎有些惊异。
  “难过?”我想了想,再次笑出声来。“是啊,我怎么不难过呢?我刚刚被人杀死了呢。可我就是不难过啊。或许我早就想死了也说不定。”
  “你过得很不好吗?”不知怎的,我似乎觉得他眼神中闪烁着一丝愧疚。
  “不会啊。遭遇过什么我其实根本不在意。只是觉得……”我皱了皱眉,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寂寞!”他幽幽叹息。
  “是啊!很……寂寞!”我缓缓收起了笑容,颇有些恍然大悟的轻松。原来那条在我心中盘踞了二十七年的毒蛇就叫做“寂寞”啊。难怪在离开的那一刻,我竟没有丝毫的不舍,仿佛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有的只是解脱的酣畅淋漓。但是……
  “你怎么知道的?”没道理本尊迷惑了二十几年,他一个小鬼却能轻易的勘破玄机吧。再说,他那隐约露出的惭愧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咬了咬牙,他终于招供。
  “什么意思?”我瞬间寒了面孔,声音冷冽的像三月的春溪。肚中却在暗暗好笑。早在他愧疚的目光中有所预感。但死都死了,还能怪他什么呢?现在扮个苦主的样子不过想多少赚到点补偿吧了。怎么说我也当了十几年的奸商,谈判可是我的长项呢。
  “我叫离燕,来自一个与你所处不同的世界。我的世界有四个国家,我是南方朱雀国的国师。我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所以才能在你死后,把你的魂魄引来这里。十七年前,我接收到一个天谕,北方玄武国即将诞生的皇子将会统一四国。为了保住我的国家。我以自己的身躯作为祭品,发动了一个禁忌的术法。我强行打开了时空流,将刚刚出生的二皇子的灵魂推入了断裂的时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斩断他称霸天下的命盘。然后由于我失去了身躯,便占据了他的身体。”他的眼神有些空洞,仿佛陷入了当时的记忆。回想他先前的神色,我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就是倒霉被我送入时空乱流的二皇子。”
  当当!预感成真!
  “杀掉我!顺便占我的身体?你还真是懂得把利益最大化呢。”终于忍不住嘲讽。既然不是冥府的鬼差,应该用不着太客气了吧。若是他仅仅为了个鬼天谕就下手做掉我,我最多向天哀号几句:封建迷信害死人啊!之类的也就罢了。但随便占用我的躯壳却让我多少有些不能接受。这小子到了我的时空也一定是个奸商。
  “废物利用罢了。没有灵魂的躯壳是很容易腐朽的。以这点来说,你还应该感谢我才是。”
  “算你狠!”我白了他一眼。对于完全没有羞耻心的人,再怎么鄙视他也是白费力气。之前看到的惭愧想必也是我眼花而已。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气愤,他终于缓和了嚣张的语气:“对不起!我知道我是个极端自私的人。我用你的人生和朱雀的国君做了交易。我除掉你,他放我自由!但从一开始,我便把你的身体计算在内了。我很狡猾吧?再怎么损失的也都是别人。”他苦笑着摇摇头。
  虽说是自嘲,我却听出了炫耀的意味。他果然是个自私狡猾的人。
  “这十七年来,我利用你的身躯享尽了宠爱。尊贵的身份更让我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人生。华衣、美食、醇酒、美人,任何东西,只要我想要就一定会得到。玄武国二皇子流玥的名字可实在称不上受人爱戴呢。”
  “顶着别人的名字作恶多端吗?果然像是你会干的事情。”我冷冷的回答,心中却在听到那个名字时有几分异样的感受。那就是我的名字吗?我也有名字了呢。
  “老实说,我确实有些对不起你。时空的断流截断了你和天命之间的羁绊。在那个时空里,你无法和任何人的命运有所交集。因此你注定孤独一生。”
  原来如此!还以为是我天生冷血兼不讨人喜欢,才会无法和别人深入的交往。原来我只是被人陷害了而已。气愤当然会有,但更多的却是种释然。看来即便是冷血如我也会介意着自己的孤寂呢。
  “那你现在跳出来是什么意思?我的躯体死了吗?还是你想向我炫耀一下你大国师离燕的幸福生活?”以他恶劣的个性而言,只怕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但他若敢说出来,我想我真的会忍不住暴打他一顿。就是不知道鬼还能不能揍人。
  “因为我发现,违抗天命的后果严重到我已无法承受。我以为没有了你,就不会有人发动战争,令生灵涂炭。但是我错了!自你消失后,四国的形势竟莫明的紧张了起来。东方的青龙国国君竟在此时莫明暴毙。年幼的太子稚龄登基。国政全都落在了国相秦亦和护国大将军庞潜手中。西方的白虎国开始蠢蠢欲动,打算染指玄武的国境。庞潜好战,兼之向来与白虎不睦,故而主张与玄武结盟,共抗白虎。不过……”他犹豫了一下,仿佛有些难言之隐。
  我冷哼出声:“不过秦亦和朱雀早有协议,按兵不动是吧?”
  离燕有些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道:“你真的很聪明!”
  “客气!”对他的赞美我完全不感兴趣。“朱雀想坐收渔翁之利吗?真蠢!”
  “哦?你这么看?”离燕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兴味。
  “别问我为什么,我懒得解释。”四国原本均衡的战力会因为青龙的国君“挂点”就完全被打破吗?可笑!想一口吃下白虎和玄武,你也不怕撑死。如此贪婪又愚蠢的人竟然是朱雀的国君?怕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多半朱雀要倒霉了。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不屑,离燕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朱雀的国君只是个傀儡,国事全由太后垂帘。你不能指望一个失势的国君做出正确的判断。”
  “直接告诉我现状吧。”我懒懒的打断他的分辩。作为背负着一个国家命运的国君,是没有任何借口的,没用就是没用!
  离燕微微一笑,道:“白虎虽然兵精将猛,但玄武国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因此两国陷入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由于白虎的粮草无法及时供给,在多次出击无功而返后,缓缓退兵。此时朱雀请求青龙和它共同出兵讨伐白虎。哪知道青龙与白虎早在暗中勾结。结果青龙的军队阵前倒戈,朱雀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以,将太子离非作为质子,向青龙求和。由于白虎和青龙的短暂结盟,玄武的形势逾发严峻。但毕竟倚仗地势险要,尚能勉力支撑。青龙和白虎各怀鬼胎,盟约也在数月后被打破。在彼此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这三国谁也不敢轻启战端。各国反而恢复了表面上的和平。不过私底下可是斗得越发厉害了。下毒、暗杀,种种卑劣手段每天都在不停的上演。简直比戏台上唱的还要热闹。”
  “我怎么觉得你有些幸灾乐祸?”
  离燕邪魅的笑道:“朱雀的死活在我施禁咒那一刻就与我无关了。而其他国家,你觉得我会关心吗?”
  “你还真无情呢!”我不由笑了。仅管我应是玄武的二皇子,但一直独自生活的我是不可能产生忧国忧民的感情的。因而站在客观的角度,他的态度在我看来到是有趣的紧。但没想到的是,这随口而出的评述竟令他瞬间变了脸色。
  “我若是真的无情就好了。”他叹息道:“或许是报应吧,我自以为聪明绝顶,即使是逆天改命也不能损我分毫。于是心安理得的占了你的躯壳,在玄武国横行无忌。结果却原来机关算尽也躲不过逆天应付的代价。只不过没想到付出的竟然不仅是我的命,还有我的心。”
  “呃!大哥!你不适合说这么文艺的台词,我会想吐!你不会是想说你被刺客挖了心脏吧?”
  “若是真的剜去我的心脏,恐怕我还要轻松许多呢。”他轻轻叹息,眼眸中闪烁着情感的煎熬。
  “你喜欢上谁了吗?”虽然不敢相信,但他急转直下的语气令我忍不住猜测。
  “是啊!”他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就在我看着那天真可爱的人儿逐渐成长为一个坚毅勇敢、气度不凡的君王时,他的身影便已牢牢的印在了我的血液中。”
  “君王?”我奇怪的打断他。
  他眸光一闪,张开的嘴重重的咬住了自己的口唇。半晌,才干涩的说道:“很奇怪吧?我爱上的人是玄武国的国君,你的大哥流夜。名义上,他是我的亲生哥哥。”
  离燕的目光中充满了痛苦与绝望,仿佛这种悖德的情感犹如附骨之蛆般带给他无尽的折磨。
  “基本上,你会爱人才是件奇怪的事。”或许是从没受过正统教育的缘故,对他的惶惑与绝望我只觉得好笑。一直在生存游戏里挣扎的我,活着才是凌驾于所有伦理道德之上的绝对存在。尽管大多数时候,我连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先说好,我绝对不会叫你大嫂。”
  离燕闻言一愣,悲伤的脸上绽开了一抹微笑。“真正的流玥果然是不同凡响的。若是你的话……”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只是愣愣的看着我,仿佛在欣赏着什么。
  “喂!”他的目光让我有些不安,我只得出声唤道。
  我的呼唤还是有效果的,他似乎决定了什么,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你大哥现在命悬一线,若是不能救回,你便永远不会有大嫂了。”惊人的消息就这么平平淡淡的从他口中说出。
  “他怎么了?”虽然还谈不上什么亲情,但他毕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亲人,莫明的便有些关切。
  “他会有如此遭遇,我难辞其疚。”离燕的认错态度一如既往的毫不诚恳,但这次我却在他眼中看到了伤痛。
  “命运的齿轮原本就是环环相扣的。因你天命被断,许多与你相互纠缠的命运也无端受到了影响。他也是其中一个。原本大皇子流夜是得享天年的命格,却在你消逝后逐渐呈现夭折之相。我费尽心力想为他改命,但天命又岂是我这个借人躯壳的幽魂可以更改的。终于在十几个时辰前,他在从勤政殿出来的路上遇刺。胸口被毒箭所伤。伤势严重,群医束手。而他的命星也逐渐暗淡。我知道,任凭再怎么努力,玄武国已呈帝星陨落之兆。他的命数已尽,我已无力回天。其他人的生死或许与我无关,但为什么是他?”语声逐渐激昂,离燕的脸上划过一道晶莹的水迹。
  “没救了吗?”我从心中泛起了一阵酸楚。仅管自己也已是游魂一个,但还是会为他的悲柩而感伤。
  “谁说的?还有一个办法。”他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痕,微笑着反驳。
  “什么办法?”或许是他的表情充满着一往无回的决然。我的心反而提了起来。
  “以我的魂魄为祭品,再施一次禁术。把你带回到自己的时空。纠正我的错误。”
  “那你岂不是……”我极为惊讶的问道。
  “是啊!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他耸耸肩,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
  “值得吗?”我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与他相识的时间尚短,但已深刻了解到他的自私个性。也因此无法相信他竟能牺牲至此。
  “值得吗?我也不知道呢。”离燕轻轻的叹息。“我只知道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我不要他死!”停了一下,他又笑道:“也许只不过是我厌烦了默默守在他身边,厌烦了悄悄追逐他的身影。厌烦了这不被世人所容的情感日夜啃噬我的心脏。在你的躯体里,我活得太辛苦了。像我这么贪图享乐的人,怎能容忍这种事情呢?所以我当然想要把这个大包袱丢给你喽。”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背这个包袱?” 我叹息着问道。他还真是个嘴硬的倔强家伙。
  “咦?别忘了,在那个时空你已经死了。再活一次不好吗?再说你就不想看看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国家?甚至于你就不想看看自己真正的模样吗?”此时的离燕又恢复了他那副奸商嘴脸。他红润的唇边挂着恶魔般笑容诱惑我道:“在属于我们的时空里,你可是一个十七岁的王爷哦。你不会再感到寂寞。你有着风华正茂的年纪,庞大的权势财富,家人的宠溺。虽说我的肆意妄为没有替你交到朋友,但好歹给你留下一个拥有十几年内力的健康身体,也算是补偿了吧。而且你不用担心无法融入流玥的生活。这十七年的记忆还留在你的身体里。由于我的消逝,记忆或许会变得有些许残缺,但重要的信息是不会丧失的。”
  “可以不寂寞了?”我真的有些动心了。
  “当然!这才是属于你的时空。你会有家人、朋友,还会遇到你爱的人。”
  “好吧!不过我可不打算争霸天下哦。”已经为别人活了二十七年,这次重生我要为自己而活。我不想背负任何的使命和责任。
  “随便你啊!”离燕温柔的笑着。“这本来就是你的人生,要怎么做都是你的选择。我只求你,在可能的情况下,不要杀流夜!”
  “什么意思?不是说他是得享天年的命格吗?我为什么要杀他?”我皱起了眉。
  “天命不可违。当你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就意味着天下终会因你而统一。但我支配你这十七年已改变了太多东西。你现在只是个王爷而已。我只是怕……”离燕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忧虑。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叹道:“好!我答应你绝不杀他!”我明白,不管我如何解释他也不会相信我对天下毫无兴趣,到不如直接答应他的要求来的干脆。
  “谢谢你!”离燕诚恳的向我深施一礼,道:“那么我就开始了。”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凤霸天下》全集电子书:

下载地址1
流玥的其他小说:
凤霸天下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平凡的世界 这边风景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再次飞升 弄玉风云(原:弄玉天下) 巴雷托的财富忠告 山海经密码 诸神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