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欲孽》全集txt下载 精校版_作者:皇甫蓝

本书暂不提供在线阅读,我们会尽快更新。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清风欲孽内容预览:
清风欲孽 作者:皇甫蓝
赵佳欣,22岁,某大学哲学系毕业生,现为某国企总经理秘书,有固定男友和稳定性生活。
 赵佳妍,16岁,某重点中学高二学生,成绩中上,托福成绩556分,处女。
 穿越时间:2006年10月。
 穿越理由:阅读穿越小说。
 穿越目的时间:康熙四十一年,即公元1702年10月。
 跨度:304年。
 现在情况:圈养于胤禛府中的两只金丝雀。
 赵佳欣懒懒看了看日头。
 “小妍,起来了,第三天开始了……咱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开始啦!”
 佳妍从被子里钻出来,像只小动物一样懵懂。
 “……姐……我的手机呢?”她迷迷糊糊地问。
 “手机没有,手巾有一块。”佳欣叹息地踩着布鞋当拖鞋地走去脸盆那里。“没有自来水,真不习惯啊!”
 佳妍跪坐在床上茫然了一会,四处看看,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真的不是做梦啊……”
 “我刚醒的时候也不敢睁开眼睛,拼命祈祷一切都是梦呢。”
 “嘻!”佳妍居然笑出声来。
 “干嘛,开心什么?”
 “姐,幸好我们两个的眼睛都很好呀。要是换了小鹿姐姐或者李亚男、张莉她们那种戴隐形眼镜的小姑娘,可就惨啦,没有隐形眼镜药水,也没地方去配框架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好无奈啊……”
 佳欣翻翻白眼。“快点过来看看怎么洗漱吧。没有牙刷才是真无奈呢。”
 “那就随便洗洗咯。”佳妍光脚踩在地板上跑来跑去的,“姐,你看,梳妆台上有好多化妆品哎,你看你看,这张红色的卡片纸是不是口红啊?”
 佳欣跑过来看。“小时候看戏说乾隆的时候第一次看到这玩意。”她拿起来往嘴唇中间放,然后抿一抿。
 “啊,这么红?好丑啊!——你试试看?不过是甜的,味道不错。”
 佳妍嘻嘻哈哈地笑着看那些一罐一罐的东西,不过颜色乏善可陈,基本上只有白的红的黑的三种。还有几枚簪子,看起来满朴素的,都是木头或者瓷器的,没看见镶金嵌玉的珠宝。
 “啊,找到了。”佳欣颇为高兴地在一个藤篮里找见一把剪刀。“过来过来,我帮你剪头发。”
 “我才不要!你把自己下面的卷发剪掉好了。”
 “我这是洋人的标志象征,可不能剪。”佳欣洋洋得意。“我还在想等新的头发长出来要怎么再染再烫呢。”
 “姐,这里的人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个样子很丑啊?”佳妍靠在姐姐身上。“那天那个丫鬟,我觉得她好像满鄙视我们的发型的。”
 “会吗?”佳欣不屑地笑笑。“就凭她那张大饼脸啊?还敢鄙视我们姐妹花?过来!”
 用剪刀修剪了一点点妹妹的刘海,然后把长长的头发拢起来,高高地扎了一个辫子——啊啊啊,没有弹性的所谓头绳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难怪古人都要由丫鬟来帮梳头。然后把辫子一点点扭着盘起来,横竖插了好几支簪子固定……碎头发跑出来了,幸好桌上有瓶油,佳欣在这是香水还是发油的问题上犹豫了没多久就把它拿出来用了。
 “赞不赞?”
 佳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噗哧笑了出来。“像云南少数民族。”
 “怎么会!”佳欣佯怒。“挺好看的,要是这边再戴朵花……”
 “姐啊,我还以为古代都是铜镜呢,怎么也有这么好的镜子啊?”
 “所以说,穿越到清朝还算是不错啦。——不过我猜,这玩意应该只有富贵人家才有的吧,毕竟这个时代工艺还很不发达。”
 “……姐,有人来啦!”
 大户人家的婢女比刚才那个小翠让人舒服多了。她有着一些佳欣所掌握的优秀秘书的技巧,比如,在接近之前发出适当的脚步声,让人不至于升起被窥视的不安感觉。
 “奴婢湘雅,见过两位赵姑娘。”温柔大方,皮肤很好的年轻女孩子,行了一个电视里常见的请安礼,黄色的丝绢在空中扬起好看的弧度。
 “呃……啊,不用那么客气……”两姐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礼。
 湘雅看着两人,微微一笑。“还是让奴婢来伺候两位姑娘梳妆吧。”
 连佳欣也忍不住脸皮微红了一下。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折腾后,佳欣佳妍已经快无聊疯掉了,湘雅却仍然不紧不慢,耐心细致。两姐妹终于明白,每天早上男人们去上朝的时间,女人在家里是做什么的了。
 “好了。”湘雅声线温温柔柔的,很是惹人好感。“两位姑娘的头发是西洋样式,不合我大清规制,这会我勉强弄了一下,应该能见人了。”
 佳欣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原来古人盘头发也并不是用的自己的真发,而是有一个个的小包包藏在发丝下面。湘雅把她的头发全部往后梳,包了一个圆月一样的包包在里面,后面卷卷的部分用很多个发夹拢住,露出一点点像翻飞蝴蝶一样垂在脑后,再分成很多小缕别上亮闪闪的水晶小蝴蝶。那个假的长发髻上面则插上一枚水晶大蝴蝶,两侧各有一支装饰性的假花,整个看起来很像一个缩减版的清朝大板子发型,只是发丝的颜色还有点不太对。佳妍的头发则的确是用到了很多香香的头油,因为碎发短的地方很短,所以只包了一边一个小小的假发髻,很似春丽的打扮。发髻上插了好几枚浅黄浅蓝的玻璃珠子……大概是琉璃珠子?不知道这时候有没有玻璃了。发尾全部缠进发髻里面,凡有翘出来的地方都用带玻璃珠子的装饰发卡别在后脑上,看起来真是青春可爱。
 湘雅最后拿出两对耳环,一对水晶小蝴蝶的,一对玻璃珠子的,原来这些首饰也是配套的。佳欣佳妍却只得苦笑着双双摇手,展示给她看没有穿过耳洞的天然耳廓。湘雅心灵手巧不以为意地又拿出来两条项链,左一勾右一别地把耳环嵌到项链上当坠子用了,直让佳欣姐妹叹为观止。
 “两位姑娘试试看这些衣裳吧。”湘雅领她们到衣橱旁边。“这些都是我们侧福晋从前的衣裳,好些是全新的呢。”
 “侧福晋?”佳妍吐了吐舌头。
 “是啊。年主子跟着四爷也不少年头了,还是前不久才晋的身份,两位昨夜住的,就是她从前的闺房呢。因为四爷常来,所以布置也清雅些。”
 佳欣看着一堆叠在一起的衣服,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凭着色系挑了件绿色的。她皮肤白,一向喜欢穿红黄绿橙这些明艳的颜色。佳妍挑了件粉红的。
 清朝的衣服还不算太麻烦,佳欣穿上宽宽的长旗袍,窄窄的马甲,领子也不算很高。项链是戴在领子外面的,在镜子里照照,还挺好看。佳妍的则不同,下半截绣花的裤子,宽宽长长的A字摆上衣,外面罩着短短的小马甲。
 湘雅笑道,“我原本思度着也是这两件最好,两位姑娘好眼力。”说完拿出两双新鞋子来,是标准的古代绣花鞋,精致又漂亮,鞋头弯弯的像小船一般。一双红,一双绿,佳欣佳妍穿上之后不由得惊讶起来——大小刚刚好,正合适!鞋底也软软的,走起路来非常舒服。
 “谢谢你啊。”佳妍对面前年纪相仿的湘雅已经好感度直线上升,拉着她的手笑吟吟地致谢。
 佳欣也笑着,心底深处却留着一份盘算。“湘雅姑娘,您刚才说侧福晋……这儿真是王府么?”
 “不是王府,不过也差不多啦,是四阿哥的贝勒府。”
 果然,说起来正事,这位湘雅姑娘的眼神立即藏住了一点点的警惕。
 “我们刚才西洋来,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还请湘雅妹妹多照顾,多提醒。”佳欣轻轻抓着湘雅的手,在她肩上亲昵地拍了两下——适当示好的最佳方式,就是温柔的身体接触,她做高中学生会主席的时候就会用这一招了。
 湘雅无师自通,也是其中高手,她反过来将佳欣温柔地按坐在椅子上。“赵姑娘客气啦!这是我们做下人的本分。主子一会上朝回来,会直接过来见两位姑娘的。有什么疑惑,有什么疙瘩,主子自会解释得明明白白。两位姑娘饿了吧,我去叫早饭。”
 “不忙。”佳欣笑着拦下她。“请问湘雅妹妹,你们主子上朝回来见我们,是几点钟的事?”
 湘雅被“几点钟”迷惑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大概辰时多会吧,别心急,总是个半时辰里的事。”
 “个半时辰也好无聊,请问下湘雅妹妹,有没有什么书可以让我们姐妹看看解解闷呢?”
 “……书?”湘雅倒真是出乎意料。“什么书?”
 佳欣很想说报纸杂志,“随便什么,不用四书五经的,随便什么闲书就好……嗯,最好是关于这儿的风土人情,人物时事的。”最后两个字“时事”,才是佳欣兜了一大圈的关键。
 湘雅立刻笑了出来。“有,我去拿,一会跟早饭一起来,成不?”     
(2)
 天助佳欣。
 湘雅拿来的东西,居然是一大叠杂七杂八的礼仪典制书。
 佳妍似乎对于那盘早饭更有兴趣——一天多没有吃过东西啦,清粥小菜,真是大好。
 “姐,古代的乳腐呀,好吃……”
 “这个粥实在是太香了,姐你不吃的话我把你的也吃了?”
 “这个点心太甜啦……姐你到底在干嘛,查什么?”
 赵佳欣长出一口气。“被我们蒙着了。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虾米。”
 “虾米?”佳妍在几碟小菜中找了一遍才反应过来姐姐在说什么。“……嗯,虾米?”
 佳欣弹了一下妹妹额头。
 “不是康熙十八年,是康熙二十一年,有英吉利使臣来过中国,不过只是在广州停留,没有来到北京。”她翻到那一页给妹妹看。“看,是这个虾米亲王到广州去代君接见的。”跳过一大段礼仪描述,“看这里,真的有御赐美女,还有三十六个,汗……不过是送给英王的……我们就说是回国之后英王又赏赐给了使臣就好了。”
 “姐,繁体字好难看懂的,你别给我指了,讲给我听吧。”
 “笨笨!大学里面的古代汉语课是要学认繁体字的啦!总之呢,期望那三十六个美女中有姓赵的就好了。没有也没关系,这位使臣貌似叫做什么昂里哑•约翰•谢曼,约翰就是John,说是谐音‘赵’也勉强说得过去。而且上面讲那个老亲王当时已经七十几岁了,这会我想也应该翘辫子了吧?死无对证,没有人会戳穿我们身份了。”
 “姐你好厉害啊!这么快就找到了!”
 “这是‘使觐篇’的最后一条,很容易找的。哈,康熙二十一年的话,那我就只能是最多二十岁啦,平白年轻了两岁,真好。”
 “那个湘雅为什么要给我们看这些书啊?会不会是怀疑我们?”
 佳欣冷笑。“怀疑我们从未来来么?不会啦,我猜她是暗示我们要学习礼节。”她把最厚的几本拿出来给佳妍看。“我猜,我们是逃不掉进宫看看的命运了。”
 “也好啊,我从来没去过故宫呢!”佳妍开心的样子。
 脚步声又一次传过来。
 “两位姑娘用完饭了么?”湘雅带着另外一个小丫头施施然走进来。“主子和十三爷已经回来了,一会就过来。”
 “吃完了,请便。”
 小丫头手脚麻利地收拾桌子。湘雅嫣然一笑。“两位姑娘是不是还在琢磨我们爷究竟是什么来头?说实诚些,四爷和十三爷都是大清朝的天皇贵胄,乃是当今圣上最为宠爱的两位皇阿哥……‘皇阿哥’的意思便是皇子。而‘福晋’则是‘王妃’的意思。这里是四贝勒府,‘贝勒’的意思,便是比亲王稍低一些的皇室爵位。我瞧着两位姑娘的汉话虽然不太雅,意思却是明白的。我们满人有些称呼和汉人不同,若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就是了,主子们和善可亲,不会怪罪的。”
 佳欣看看佳妍,努力假装出惊讶的样子。
 如果是一般女子,遇见如此高贵之人,的确是应该大大地诧异一番的,姐妹两之前的反应,被穿越文训练得实在平淡了些。
 幸好她们以为这是汉话不通的缘故,专门过来解释一遍虾米是阿哥虾米是福晋……呵,现代人纵然有不知道国旗不会唱国歌的,估计也没人不知道这些词语是什么意思吧?
 佳妍吐吐舌头,明白姐姐意图,故意拉住了湘雅的手。“湘雅姐姐,我们初来乍到,没想到连连遇到这么多事情,真是……真是……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湘雅抿嘴一笑。“你们这样子坦坦荡荡的给主子们回话,主子们反而高兴。别怕,天子脚下,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们了。”
 佳欣沉吟片刻。“湘雅妹妹,不知道那天那位邵大人,现在怎么样了?可好些了吗?”
 “赵姑娘放心,太医都瞧过了,没事的,主子赐了灵芝,想是过两日就能走动了。”
 “唉,也不知道那些杀了那么多人,还要伤害邵大人的凶徒,究竟是些什么人。太可怕了。”佳欣故意地叹了一声。
 两拨人明显不是一拨人。那天那个美少年的一句话尾巴佳欣已经牢牢听在耳朵里——“索额图既然敢真的动手”——很显然,之前的黑衣人是他们自己的人假冒索额图的人,而之后的白衣人才是真正的索额图的人。
 索额图应该是清朝很重要的一个人物……佳欣努力回想历史书和各种小说电视剧中的情节。四爷和十三爷要对付他?为什么?
 湘雅安抚似地拍拍佳欣的手。“赵姑娘莫要挂在心上,主子们定会寻出那群凶徒,以保京畿清明。”
 赵佳欣瞟了一眼湘雅的眼神。她故意把那些人顺其自然地说成一拨人,就是想看看这个湘雅,是否会有邵令杰那样带着满意的神色。
 然而她的反应很轻很淡漠,暂时还不能判定,她是否知道她主子的布局。
 然而这丫头说话非常文雅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古代女人都这么文雅?至少比起小翠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的感觉……加上她不卑不亢的气度,赵佳欣对她很是留下心来。如果在办公室里的话,那就是找到一个潜在的对手或者盟友的感觉,不容小视。——总而言之,这是个重要人物。
 “哟,主子们来了。”湘雅首先回身,给进门的雍正……暂时还是叫他胤禛好了,见了个礼。
 紧跟着的是一身白衣的美少年胤祥。
 胤禛点点头,“小雅你先退下。”
 刹那间佳欣已经明白过来,这位湘雅姑娘应该是传说中的“通房丫头”了,她和胤禛之间的眼神带着自然的熟络和故意克制的小生分,明显是彼此有奸情的男女之间的眼神……好吧,在古代,这不算奸情。
 啊啊啊,纯情的王子形象是彻底不可能找到了。佳欣看看胤祥——不知道他具体几岁?还是处男不?
 却看见佳妍也盯着胤祥,看得神魂颠倒的样子。
 胤禛咳了一声,笑道,“两位姑娘昨晚睡得可好?”
 “啊,很好。”佳欣答道。“那个……”她看看湘雅,看看佳妍,“我们是不是失态或者失礼了?”她学着湘雅的样子,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您好。”
 胤祥噗哧笑了出来。“你们不必拘束,就行你们的西洋礼好了。”
 啊……佳欣心想,古礼好歹电视上还有得见,西洋宫廷礼……这个这个……
 正想着,却听见佳妍娇声开口,“尊敬的两位殿下,祝你们永远健康!”然后行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屈膝礼。
 佳欣赶忙跟着拜下去,心想,当时同意佳妍参加她们校话剧团真是英明决定啊!这明显是哈姆雷特里面的标准台词和动作,哈!
 两位皇子颇为有趣,还有些惊艳地看着两人。
 胤禛亲自搀扶起佳欣,胤祥扶起佳妍。“不必多礼,坐吧。”
 佳欣这次学乖了,坐下之前,就着桌上的茶壶茶杯,给两位殿下倒了茶。
 “听令杰说,你们是坐了三个多月的海船来的大清?”胤禛象征性地喝了一口茶,缓缓发问。
 佳欣心中一紧,知道这位史上留名的谨慎皇子一定不会不盘一下自己的底。
 “是啊,”她微微笑,“船上好多人吐得死去活来,我们两个倒还好。”
 “你们是几月到的广州?”
 “是……”赵佳欣迅速开动脑筋。“……不知道是几月,英吉利用的历法似乎和大清不同,再加上在船上过得晕乎。……总之下船的时候天气没这么凉呢,还有点热。”
 胤祥点头笑道,“是了,必定是八月底靠广州的那班到马六甲的海船。”
 佳欣笑着岔开话题,“我们从英吉利出发的时候,是英吉利历法的七月,洋话叫做July。”
 “觉来?好名字,觉着秋天快要来了,所谓觉来。”兄弟两个一阵大笑。
 “两位姑娘目睹血案,倒是恢复得快。寻常妇人家,恐怕早已吓破了胆。”胤禛笑着笑着,忽然神色一变,淡淡地问话中带着颇为浓重的压迫感。
 佳欣终于明白为何历史上有关于这个皇帝“喜怒不定”的评价。
 她想了想,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又流露出一点点不以为意下面的畏惧。别人看起来,她现在的样子就是被胤禛的压力迫到,强自镇定的模样。“我们姐妹在英吉利乃是女王座下女官,生死之事,也不是没有见过。”
 “哦,英吉利国中,乃是女子称王执政?”
 赵佳欣一慌。她大概记得这段时间是英国光荣革命前后,应该是某个女王和威廉某世共同执政……但是中学时候学的历史,真的记得不清楚了。
 赵佳妍再度抢在姐姐前面开口。“是啊,我们女王的称号叫做玛丽二世。”
 “玛丽二世?”
 佳妍点点头。“玛丽是女王的名讳,因为前头也有一位皇后名叫玛丽,所以名为二世。”
 “倒是有趣。”胤祥喝一口茶,笑对胤禛解释道,“他们洋人未曾开化,确是不懂避讳的。”  
(3)  
  两兄弟又细细问了一次两姐妹关于血案当夜之事,并拿出当日佳妍所画的刀柄纹样,让两人再确认了一遍。
  “你们先在府里住着,湘雅会每日来教你们规矩。保定县一案,已经上达天听,皇阿玛十分震怒,过几日可能要召见你们。”胤祥笑起来的样子十分温柔好看,佳欣却总也觉得这个美少年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
  “见皇帝?”佳妍倒是真张大了眼睛,有点惊讶。
  “随随便便之人,皇阿玛自然不会亲自召见。然而你们是使臣之女,当初那三十六名汉女也是汉军八旗中挑选而出的闺秀千金,有这个陛见的身份。对了,你们的亲娘叫什么?”胤禛淡淡问。
  佳欣佳妍对望一眼,又是一阵紧张。
  “先母洋名叫做Rose,并不知道汉名叫什么。先父临终前给我们看了先母遗书,才知道我们两个的汉名叫赵佳欣与赵佳妍……”佳欣只得如此胡掰。万一宫中有当初三十六人名册,可就要穿帮了。
  “Rose?”
  “就是玫瑰之意。”佳欣连忙解释。
  “嗯。”胤禛颔首。
  胤祥笑问,“不知道佳欣与佳妍两位姑娘的洋名,又叫做什么呢?”
  “我叫Catherine,佳妍叫做Carol。”
  “又是什么意思呢?”
  佳妍吐吐舌头。这两个倒真是她们姐妹两的英文名,只是按照音近来取的,她还真不知道什么意思。
  幸好佳欣知道。“一个是纯洁,一个是欢歌。”
  “好有意思。两位姑娘一定没有表字吧?不如就叫‘纪素’与‘咏贞’吧。”胤祥随口道,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桌上的大叠典章书,“我们先走了,一会叫湘雅过来伺候。有什么事情就同她说,不碍的。”
  赵佳欣暗自庆幸,自己早把那本“使觐篇”塞入了一堆书的中间。
  两位阿哥走后,佳妍忍不住抱怨起来。“姐,好难听啊。”
  “什么?”佳欣没反应过来。
  “赵咏贞……好俗气好俗气啊,好像农村妇女的名字。”
  佳欣噗哧笑了出来。“赵纪素不是更难听,纪素纪素,我还素鸡呢!”
  “唉,”佳妍歪着头,“这个十三的确够帅够美,可是取名字的水平,比老爸老妈差远啦!”
  走出两姐妹所居客房没多久,胤祥便从怀中拿出一本名册。
  “康熙二十一年前往广州的三十六个宫人中,姓赵的有两个,一个叫赵玉宁,一个叫赵紫玫。”他指给胤禛看。“看来是这个赵紫玫无疑了。”
  胤禛点头。“看来的确是巧合。十三弟,她们的身份,可有值得利用之处?”
  “我还在想。”
  “要不,把她们献给皇阿玛?”胤禛眼中精光一闪。
  “如此美人……四哥舍得?”
  “有什么不舍的,你知道,我于女色,一向看得淡。”
  “咱们兄弟中有几个耽于美色?”
  胤禛冷笑。“要不,送给太子?”
  “不成不成。”胤祥连连摆手。“两个身份奇特的美人,用好了会是一招奇兵。这样吧,她们反正会进宫晋见皇阿玛。若是皇阿玛有那份心思,自然会把她们留下;若是皇阿玛没那个意思,咱们再从长计议吧。”
  “若是皇阿玛留下她们,我们岂非要提前着手布置?”
  胤祥淡淡一笑。“我额娘才过世两年,年头上又殁了个僖嫔,这会子阿玛不会明面上选秀进宫的。至少要等到明年开春。我们不急。先把索额图这近在眼前的事给办好,就算不能把太子拉下马来,也好歹给二哥一个大苦头吃。”
  胤禛停下步来,看着胤祥。“你如此落力,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清风欲孽》全集电子书:

下载地址1
皇甫蓝 的其他小说:
清风欲孽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平凡的世界 这边风景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一夜一日一年一世 神秘的索南才旦 斩龙 王爷的独宠 笑云弄风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