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全集txt下载 精校版_作者:桩桩

本书暂不提供在线阅读,我们会尽快更新。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永夜内容预览:
永夜 作者:桩桩
  楔子
  月黑风高杀人夜。
  李林踩下了刹车,握紧了方向盘。山上华宅里的少爷有个很奇怪的习惯,喜欢每天晚上十点骑着山地车锻炼身体。李林的任务就是制造一起车祸。
  车祸之所以叫车祸,是车闯了祸,不是开车的人。所以就算被捉住,也只是交通肇事罪。更何况,照计划,他不打算逃。不给这个计划留下任何一个疑点,让人怀疑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
  一切都很正常。计划也滴水不漏。李林事先和朋友吃饭喝酒,然后开着车回半山的家。家也是在半年前就置下的。
  一个喝了酒回家的人意外撞上了外出锻炼身体的少爷,很正常。
  等了五分钟,李林发动了车,往山上驶去。一分都不会差,连他开车回家所需的时间都算好了。
  所以李林照计划撞上了骑山地车的少爷,看着山地车与少爷一起飞到了二十米开外。他下车确认了少爷的死亡,用极惊恐慌乱的声音报了案。
  照原计划,就是赔偿与坐牢两种选择。山顶华宅里的主人不要几十万的赔偿,就只能让法院判李林三年至五年的刑。
  接下任务时李林仔细想过,用三至五年还了一个人情不亏。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欠了人情的兄弟此时不想让他还人情了,想要他的命。
  李林死于狱中的一次群殴。以他的身手不会是两帮人群殴时死掉的那个,可是站在他身后的又一兄弟温柔地送了他一刀与一句话:“做兄弟的让你走好。”
  狱警如警匪片里演的一样姗姗来迟。李林抽搐着身体眼睛看着窗户里的小块天空,冷笑道为了狗屁义气而死太亏了,也许当时摇头说不要钱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个下场。他的兄弟不相信他分钱不要,仅仅为了还一个人情。
  他很好奇地走在黄泉路上,觉得与走在大街上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绿化带变成了一片血红的花。
  李林问了好几个目不表情的游魂,无人搭理他。这就是人间与鬼狱的区别,人间总有热心人详细地回答他的问题。李林很好奇这种鲜艳的花,突然想,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吧?想起曾经想求婚的某个女友看小言故事对彼岸花比红玫瑰还痴迷,李林默默地欣赏了会儿,伸手摘下了一朵小心别在了衣襟上。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很像新郎倌。然后很意外看到某魂的脸在抽动。
  没等他排到孟婆面前接过一碗汤喝,就被维持秩序讲文明的鬼差与高素质的某魂看似无意实则故意地踢进了无定河。李林想骂娘,想了想人都死了还争这口气实在没劲,放松自己沉进了河底。
  安国西陲边境的山脉中,正值秋天,痴痴望向山谷的六岁男孩眼中突然有了生命。像脚下不远处的五彩湖泊一样在阳光下流光溢彩。
  李林叹了口气,连装白痴的心情都没了。因为他听到身旁守卫说:“傻子也无所谓,这小模样不送牡丹院可惜了。”
  牡丹院,这模样,还能去干什么?所以李林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用六岁孩子的天真笑容望着守卫:“这是哪里?”
  他当然知道这是哪里,看着一大群小屁孩子呀嘿呀嘿地练拳脚,电影里边某某帮派从小培养忠心小狗的场景就展现在眼前。他可不想再做杀手。前世做得太累了。
  与做杀手比,送妓院做小倌比,杀手似乎还是好点。于是李林清醒了。
  嫩白的小手拿着雪亮的刀,他挥了挥,身体各部位还达不到那个要求。却找回了点前世的感觉,这让他很满意。
  三个月,李林同别的小孩一起在空旷的地方打架。三个月后,他的衣服上别着100的编号。与一百名孩子一起走进编号十的木楼。开始相互残杀。
  进楼的瞬间,李林悲哀地想起了前世狱中斗殴的场景。他又笑了笑,这一世身边再无兄弟能从背后捅他一刀了。
  牡丹花下死
  雪后初霁。山谷中铺满淡淡的阳光。银白世界中唯林梢隐隐现出一抹青黛,这种水墨神韵多少会勾起一些诗意。
  “江山,如画。”李言年披着藏青色的披风坐在檐下,银狸毛在颈边一圈衬得人越发的丰神俊朗。
  他的声音很淡,淡而温柔。像极了雪地上那抹阳光。
  “回禀执事,十座楼一共出来了十七人。一号楼一人,二号楼两人,三号楼两人……十号楼五人。”一黑衣汉子恭声回报。
  李言年眼中飞快地掠过一丝讶意。目光轻飘飘地从站在院子里的十七人身上扫过。缓缓站直了身,顺手把手中的暖炉递出。
  李二赶紧接过去,小心捧在手中。手心骤然传来的热度让他舒服得想叹气。脸上神情依然谦卑恭顺。腰微微弯着,也不知道是长年养成的习惯还是怎么的,他整个人似乎就从来没有挺直过腰杆,那双细长的眼睛也显出几分鬼祟,偷偷瞟向院子里站着的人。出来十七人,今年的差事看来没问题了,明儿就可以离开这里。李二想起府中的俏婢热酒,这时节正好赏雪品梅吟诗,一颗心早飞向了谷外。
  地上的雪还没扫开,站着的十七人衣衫褴褛,分明还是七八岁大的孩子,身上还带着伤,血滴落下来,脚下的雪染出淡淡的粉红色。眼睛里透出一股子疲惫,一种兴奋,在李执事冷漠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莫名的怯意。
  “能从一千人中活着出来,都是爷了。”李言年站立片刻后才似感叹似满意地吐出一句。
  这句话一说出来,院子里的人都松了口气。那十七个孩子也不例外,竟有两人一屁股就坐在了雪地里。
  李言年瞟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那两人,瞬间四周冲出几条大汉将他们架了起来。孩子的脸霎时变得雪一样白,目光惊恐。
  叹了口气,李言年挥了挥手。“送牡丹院!”
  那两个孩子眼睛失去了光彩,哭了出来:“执事饶了我!”
  剩下的十五个孩子大气也不敢出,小身子发着颤却越发挺得直了。生怕一个不谨慎丢了小命事小,被送去牡丹院就惨了。
  在谷里呆了一年,黑衣守卫说起牡丹院时手中的鞭子都变得温柔,绝对不肯落在人脸上。曾经有人还没熬到进楼就被送去了牡丹院,当时守卫们就停了鞭,还请了谷里医术最高明的回魂师傅来瞧伤,猥琐地笑着说等小爷过了十二岁生日就去贺生。99就对李林说:“我宁可被张屠夫杀,也好过落在逛牡丹院的守卫手中。”
  “没有张屠夫,难道要吃带毛猪?”
  李林喃喃的自语让99顿起亲切之心:“你也认识张屠夫?”
  然而之后不管99如何回忆曾经的过往,再没从李林哪里勾出多余的亲切感。99也不灰心,毕竟在一个楼里一百名孩子中,只有李林能认识张屠夫。99觉得他有义务保护这个白痴弟弟。
  “都说过了,能从一千人中活着出来,都是爷了。”李言年又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说说,十号楼怎么会出来五个?”
  “执事,他们……”答话的黑衣守卫才一迟疑就看到李言年温和的眼神,一哆嗦说话再不犹豫,“他们趁九号楼的相互杀疲了,去捡了个现成便宜。”
  “哦,谁领的头?”李言年眉梢微动,目光也移到了最边上的五个孩子身上。都是一般的清秀小模样,心里有点赞叹,嘴里吐出的话却带了丝寒意。
  三个小孩子低着头不肯说话,目光却瞟向99。这让李林很踟躇。依他的判断,李言年不会杀这个领头的。但是会如何处置就说不清楚了。
  照理说不该让一个八岁的孩子替他背黑锅,该他站出来的时候了。可是李林想,还是缓缓。毕竟出头鸟始终不符合他想隐藏实力的想法,他不想将来被派往最危险的地方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以他前世对杀手的了解,顶尖高手总是死得最快。不是身手不好,而是危险任务接得太多了。他计算着招供的时间,要恰到好处地表现害怕,还得勇敢地站出去。
  面对挥着刀冲着他和99两人砍过来的三个孩子,他无意地提醒了下99,让他带着楼里的五个孩子杀到九号楼黑吃黑。
  李言年笑了:“知道为什么要你们一百人相互厮杀每天取一条性命完成任务么?”不待回答,他接着说了下去,“对敌人一丝同情,就是对自己残忍。好罢,给你们一个机会,供出领头的人,别的人爷不杀。”
  “是我!”99声音发颤,却抢在李林准备招供之前迈出了一步。他依稀记得,当他在楼里护着李林与另三个孩子恶狼般对峙着时,耳边轻轻响起一个声音,温柔……而又冷酷,“去杀九楼的人”。99现在宁愿相信是自己的潜意识在引导自己,而不是那个他一直保护着的白痴弟弟。
  李林很吃惊地看着99,再一次提醒自己别记着这个情,虽然这个八岁大的孩子此时的形象足以令他仰视。
  李言年眉皱了皱,李二已弓身上前轻声提醒道:“爷,今年……”
  “好一个黑吃黑,九号楼的不是枉死了么?”李言年眉头舒展,嘴里说着云淡风清的话,“送回十号楼,明日出楼之人才算过关!”
  李二倒吸一口凉气,有点琢磨不透自家主子的心思。这群孩子每一百人住一栋楼,连日相互残杀,一栋楼里才走出几个来,都算是精英良材了,方才废了两个,这回送进楼去,没准又会损失几个,着实让人舍不得。
  “回执事,是我。”李林心里叹息,上前两步轻声回答,“我出的主意,能出来不容易,都,不想再回去了。”
  李言年看着下方跪着的李林,有些诧异他说话时平静的语气。“真的是你吗?”
  99和李林同时答了声:“是我!”
  “好一个兄弟情深!知道什么是兄弟么?兄弟往往是最容易出卖自己的人,记住爷的话。究竟是谁?”
  99急着开口,李林拦住了他:“其实是我。我出的主意,他领的头。”
  “哦?方才怎么不认?”
  “怕死!”李林回答得异常干脆。
  “怕死,是啊,是人就会怕死。”李言年轻声感叹了一句。“这会儿不怕死了么?”
  “执事不会杀我,最多,像方才那二人般送去牡丹院。”
  李言年兴趣甚浓地瞧着他,直呼他的编号:“100,你知道牡丹院是什么地方?”他本并不以为六岁的孩子能完全明白,却因李林一直平静的声音发出了疑问。
  李林扬起了脸,满带血污的面容上一双眸子晶石般闪亮,眼睛里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带着一股子戏谑的味道答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李言年怔了怔,咀嚼了几遍这句话,蓦然大笑起来:“哈哈!没想到今年出了个彩!有意思!有意思!”
  说完竟拂袖去了。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李二也抱着暖炉神采飞扬地尾随李言年进了房。
  四周的黑衣大汉这才长长地吐了口气,99怒道:“你是想我俩都死么?”
  李林挠了挠头天真地笑了:“明明是我告诉你的嘛。”
  99怒道:“你就是一个傻子!明明是随口一说,你哪里会有这心思?!”
  见他生气,李林憨憨地笑了:“我饿了。”
  99这才转过脸来,对着李林怒目以视:“瞧你那张脸,进了牡丹院有你好果子吃!”
  李林摸了摸脸不禁苦笑。这张脸,难怪是傻子的时候都能进牡丹院发挥余热。
  99发作完了拉着李林昂首挺胸走出院子,院门口的黑衣守卫都抱拳行礼笑道:“恭喜小爷过关了。”
  99哼了声不理,李林又笑了:“以后还仗各位大叔多照拂。”
  他跟在99身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当时你不怕死么?”
  99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最多送牡丹院罢了。”
  李林心里顿时放下块石头,不用欠人情了。
  刺客之名
  李林换了身簇新的衣裳跟着守卫来到李言年的住处。走在他前面的守卫自从看到小楼后脚步便放得轻了,李林默想,这位李执事有能力坦然收集上千名孩子再冷眼瞧着他们在几天内死去,偏生脸上神情不显山不显水的,有这份狠劲,难怪守卫们害怕。
  面前的小楼像座吊脚楼,依山而建,重山穿斗式建筑。李林观察了下地势,这里能观山谷全景,这位李执事看起来漫不经心,实则喜欢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对李言年又下了重判断。
  李二掀起厚棉帘让李林进去,弓着背老实地站在李言年的身边。
  一股暖洋洋的热气扑来,又带着一丝香味,李林一嗅便知道是火盆中放了桔皮散发出来的味道,这位李执事懂得享受。李林敛了眼中的精明。走进去一言不发老老实实地跪在李言年身前。
  李言年端着杯酒淡漠地瞅着他。
  是该直视还是低头?李林心思转动,坚持了一小会儿,在合理的时间低下了头,以此示弱。
  李言年盯了他良久,看到李林终于低下头轻颤的身体目光慢慢变得柔和。淡淡地问道:“怎么想出这个法子的?”
  “楼里就我们五个了,不够分。规矩是每人要杀一个人,没说不能杀别的楼里的人。”
  李林低着头老实地回答。心里暗骂谷中的人变态。送进楼时每个孩子都知道第二天要提个人头交任务,楼里一百个小孩都疯了似的。只一晚工夫,就相互捅刀子死了一半以上,不死受伤的第二晚当然也活不了。
  都是祖国的花朵啊,从小就这样学着相互捅刀子杀人才能生存,长大了还了得?但是如果要在生与死之间选择,他没道理让别人对他辣手催花。于是,在无数双或怯懦或害怕或恶狠狠的孩子中,他活了下来。且没有杀过一个孩子。99的功夫不知是家传还是怎的,比别的孩子高出一筹。在他几句言语点拨下,护着他走出了楼。
  “你清醒之前还是个白痴!”李言年瞟了眼桌上薄薄的纸。上面几行字便记录了李林所有的事情。
  他想起了那句诗,好奇之心大起,语气更温柔,眼中露出刀锋般的光芒。:“记得来山谷之前的事?”
  “记不得了。”李林老实的回答。他只知道醒来后就到了山谷,是有人送他来的,一个模糊飘渺的背影,并且时常在他耳边说悄悄话他没搭理的影子。
  李言年有点遗憾。他一直以为下属找一千多名七八岁的男孩难度有点大,所以连白痴也找回来充数。
  在近一年的训练中李林就呆呆地看着别人练功夫。留了他八九个月见他还是傻样子,想着只要小模样可以,送去牡丹院也算有点用处。没想到在进楼前三个月他清醒了。所以是最晚一个加入这批人的训练中,编号也成了100号,十号楼的第一百个孩子。
  一个比其它人训练得少,功夫明显不如人的小孩,在残忍的厮杀中活了下来,而且策划了黑吃黑,从白痴到胆大的策划到那句诗,李言年不想对李林感兴趣都不行。
  李言年不再言语,沉闷的空气压在屋子里,李林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力袭来。他不是只有六岁的记忆,他前世是个杀手。所以他只能把身体挺得再直一点,再发点颤让李执事瞧出他的恐惧。努力装出一副想挣表现又害怕的模样。
  洗干净脸的李林让李言年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那张脸似曾相识。他看了眼李二,李二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李言年心头一松,微微一笑,收了身上的气势。李林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松,暗自感叹,真有武林高手存在!
  “你们楼的五个人名字分别是星魂月魄虹衣鹰羽日光,你选一个吧!”
  专诸之刺王僚也,慧星袭月;聂政之刺韩愧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苍鹰击于殿上……刺客的名字带着刺客的影子,听起来风光,全是过眼烟云都没好下场。他不想做其中任何一个。但是由得他选么?选,不喜欢,不选要说理由,自己以前是傻子白痴,所以他恭敬地回答:“执事赐名。”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永夜》全集电子书:

下载地址1
桩桩的其他小说:
永夜 蔓蔓青萝 玉台碧 皇后出墙记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平凡的世界 这边风景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金领丽人 沧海 盗墓笔记3 秦岭神树 吃花禽兽 全球通史 情与谁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