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选项:窄版宽版 主题设置: 字体大小:小号中号大号加大 恢复默认

《剩女les》全文阅读_作者:蓝颜晨_第1页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清心寡欲,淡然雅致的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赖无双,试图逃离现实的环境却陷入了另一段措手不及的感情之中,想爱无能的她该何去何从?爱,是瞬间的吸引,从第一眼开始就无法放开追寻的目光,高贵傲然的罗宁,艰难的承认爱上同为女人的赖无双之后,又会经历怎样的惊涛骇浪?爱与被爱从来不互为因果,互为缘由,爱或不爱,都是听天由命的事情。
第一章   
夏末初秋的刺桐城,没了红霞般娇艳的刺桐花的装饰,少了花团锦簇的热闹感,雨后的街道,难得的干净空旷。   
火红色的现代跑车里,驾驶座上着黑色衬衫,米色长裤的女子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盖在白皙的耳后根,随着蓝牙耳机里传来的消息,黑色眼镜框上两道好看的眉毛越拧越紧,瞟了眼宽阔的大马路,上下贝齿狠狠对咬,横下心来,狂踩油门,火红色车影像一道鬼魅,转眼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左拐右弯,在年轻保安笔挺的敬礼中,顺利的驶进了位于护城河畔的高级住宅区里,随着尖锐的刹车音,车内的女子提着黑色的公事包急冲冲的往小区内的一栋大楼里赶,微风吹起的橘红发丝随意的散落在黑色的后背,凌乱张扬的美丽。   
电梯直达顶层,心急火燎的猛按门铃,随着急促的“叮咚”声,一张清秀俊逸的男性脸庞出现在门内,一边飞速的打开房门,一边嬉笑着调侃,“姐,来这么快?又飙车了?”   
“妈呢?不赶快送医院怎么行?她闹,你和爸就不能让劝劝她?随着她胡闹?”把随身包包往玄关储物桌上一放,踢掉脚上的白色高跟鞋,赤着脚丫子踩在棕色的木地板上,左顾右盼的四处搜寻,责备的话语一串串的甩向那张酷似自己的脸蛋,眸光触及眼底的笑意,再看那不带一丝担忧焦虑的神情,心头一颤,神色转为狐疑,“赖无天,别告诉我你敢和爸妈合伙一起来蒙我!”   
“你先别生气,是爸妈逼我的,妈说我敢再透露一句给你,她就跟我不客气,爸说要抓我回公司。呃……姐,我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你瞧,刚刚想偷偷给你挂电话,被妈掐成这样了。”撩起条纹衬衣的袖管到胳膊,乌青一片。   
她早该察觉这又是她爸妈故伎重演召她回家的伎俩,偏偏关心则乱,又一次心不甘情不愿的掉了进来,想起刚一路的风驰电掣,无奈的深叹一声,横了眼一脸委屈哀怨的赖无天,强压下满腔爆发不得的烦闷,“今天,又有谁要过来?”   
“武叔叔,还有他战友的儿子,已经在二楼客厅等了,这次的长得不错,挺高的,不过没我帅……啊,当我没说,别再瞪我了,真不关我事……”看着眼前怒目圆睁,真要冒出火来能追着他满屋子打滚的双胞胎姐姐,有点头皮发麻,抓了抓头发,还是飞快的把想说的说了出来,“妈估计要下来了,鞋子要穿,我回房了,你别溜啊,你溜了妈非掐死我不可,呃……别打啊!”想要逃之夭夭的赖无天晚了半步,被狠狠的踩了一脚,惨叫着抱头鼠窜,嘴里郁闷的碎碎念叨着,“太狠了,好歹我也是你亲弟弟啊,姐,你真是太狠了……”   
“你敢再念试试看?”本想立刻夺门而逃,想了想还是算了,转身把室内凉拖穿在脚上,恶狠狠的警告道,修长的右腿作势又想踢过去。   
“双儿……”   
平常得再平常不过的呼唤却让赖无双整个人都僵了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挤出一丝笑容,却还是失败了,郁卒不满的道,“妈,你怎么能又这样?不带这么骗人的,三番两次,再这样,你没事,我能被你吓出心脏病来了……”   
“要不说我和你爸爸出点毛病,你能回来?城南到城北,又不是地球的南极到北极,怎么要你回趟家就这么难?”   
“你和爸要不给我安排相亲,我天天住家里头来。”看着身穿紫红色休闲套装,气色饱满的亲亲老妈,赖无双舒了口气的同时,又恨不得咬死自己,就算智商为零,也该知道以她爸对她妈的宝贝程度,怎么可能让高血压引发脑出血的妈妈待在家里头呢?   
“多看看总是好了,过了年就二十八了,和我们同一岁数的,有的孙子都抱上了,就我和你爸,连媳妇女婿的影子都还摸不着,小天我们倒是不担心,好歹有女朋友交往着,总有往家带的盼头,可就是你,这么多年了,就没碰到过能看上眼的?”   
“妈……”不是看不上眼,是她没有敞开心扉接受感情的能力,又怎么能无端的去耽误了别人的幸福?而这样的话,却终究无法开口明言,“缘分没到吧。”低低的叹息,把一切都归咎于缘分其实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但却能让她有片刻的舒缓。   
“哎,不去结缘何来缘分?”慈眉善目的脸庞上有着深刻的期盼,“双儿,老大不小了,也该为自己想想了。”   
“恩,妈,我知道了,我先上楼换套衣服。”尽管心里是那么的不情愿,她还是没有办法违拗父母的意愿,脸红脖子粗的当面争执她还是无法做得出来,面总是见的,见见又有何妨?少不了一根汗毛,不是吗?   
“快吃饭了。”看着汲着拖鞋直奔楼上的文弱背影,嘱咐着,有些担心今天的相亲宴又会像之前的那几次,被赖无双赖在房间里不出来硬是给赖没了。   
“很快的,不用担心。”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楼梯的拐角,这回,她没打算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打马虎安慰安慰日渐年迈的双亲也没什么不好,这么一想,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你好!”   
脸上刚刚浮起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就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高大身躯给吓没了,眼光从宽阔的胸膛往上爬,仰视过去,一张陌生男人的脸,挂着和善的微笑,怔愣片刻后清醒过来,也礼貌的扬起笑容,点了点头,灵活的绕了过去。   
韩睿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乍见那缕若有若无的笑容时加快了跳动的旋律,闻着擦肩而过时空气里的淡淡的馨香,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原来,心动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赖无双摘掉眼镜,把头发随意的扎成马尾,换了件粉红色宽大的卡通T恤,眯着眼睛看着镜子中粉黛不施的自己,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中,她竟成了时下流行的“剩女”,曾经坚定不移的信念,到底,还能坚持支撑多久呢?   
韩睿再一次在餐桌上见到完全不同第一眼气质的赖无双的时候,心跳动得更厉害了,端坐着,能清楚的感觉到心脏“咚、咚、咚”急促得几乎冲破他的胸膛,前一瞬是成熟干练的“白领丽人”,而这一刻却又成了天真烂漫的“邻家女孩”,换身着装,就能随随意意的把衣服上要体现的气质一丝不差的展示得淋漓尽致,而没有了镜片遮挡的双眼,双瞳剪水,分外引人。   
赖无双始终微笑着,似乎很专注很认真的在听餐桌上每个人的每句话,可至始至终都没有对这场相亲宴表现出该有的兴致。   
“小睿是剑桥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专业博士,今年刚回国,在市第一医院工作。”餐桌上的气氛没有想象中的沉闷,从小看着赖无双长大的武涛笑呵呵的相互介绍着,“小双是ZD网络的高级培训讲师,能干着呢。”   
“能干谈不上,你是神经专业?”耳朵里捕捉到敏锐词,收起漫不经心,看向韩睿的眼神灵动清亮。   
“是的,我一直从事神经方面的研究。”原本因为赖无双不咸不淡的态度有些颓然的韩睿挺直了腰背,朗声说道,炽热的目光不加修饰的望进赖无双平静无波的眼里头,却许久,不得回应。   
“哦……”赖无双“哦”了句就没了下文。   
“睿哥,你就是望穿秋水,我姐也看不见,脱了眼镜她就是半个‘睁眼瞎’,她不喜欢相亲,每次都这样,说‘眼不见为净’,嘿嘿……”一旁心不在焉听着父母叨磕的赖无天看不过韩睿一半失望一半迷茫的样子,俯在他的耳边,小声的提点着,他可不敢大声,要被他外表美丽内心暴力的姐听到了,他肯定吃不了兜着也走不了。   
“恩,谢谢。”韩睿感激的道谢着,挺有意思的人,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拒绝相亲,只是,这样的话,她吃饭能看得清楚饭菜吗?有些担忧的抬眼又看了看,却发现根本就不用他操心,赖无双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可不像是装的。   
“无双,吃完饭了,和小睿楼上客厅坐一坐,聊聊。”瞅着放下饭碗就想溜之大吉的赖无双,赖老爸不失时机的发号施令,哪能这么容易就让她开溜呢?“小睿,上去吧,听我们这些老头子老太婆东拉西扯的也够为难你了。”回头又冲着韩睿使了使眼色,看得出,赖无双的父母对韩睿很是满意,家世,长相,工作配他们家的宝贝女儿可是绰绰有余了。   
“恩,好,伯父伯母,那我上去看看。”棱角分明的脸上微带羞赧的赤色,韩睿有些不自然的起身跟着赖无双的脚步往楼梯方向走。   
“爸,妈,我也上去了……”赖无天拍了拍屁股,准备闪人,看向韩睿的眼神充满同情,痴情汉子负心女,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得碰一鼻子灰,他老姐是典型的妖精脸蛋蛇蝎心肠,上苍保佑韩睿,阿门。   
“你不用跟着去捣乱,帮你阿姨洗碗去!”赖老妈大手一挥,把赖无天往厨房里头撵,完全无视那张纠结成苦瓜的哀怨脸庞。   
第二章
“喝茶吗?”赖无双看着颇有些不自在的韩睿,眉毛轻扬,微笑着,眼前看起来稳重内敛的男人她并不讨厌,只是不讨厌也并不等于能喜欢。   
“好。”愣了愣,意识到是和自己说话,略带慌乱的回应道,懊恼自己不受控制的失态,韩睿搜刮着想找出个话题,大脑却生生的短路了。   
赖无双轻车熟路的从纯黑色大理石茶几桌面下的抽屉里取了一小袋铁观音,顽皮的露齿一笑,“喝铁观音吧?清热降火,顺带我减肥,我老爸的茶叶,都是极品哦。”   
茶几上全套墨黑色的茶具,上等的紫砂壶,壶身扁平,形状似树根,壶嘴和壶把状似树根分叉出来的枝蔓,造型十分的精巧。烫壶,置茶、冲茶、刮沫、倒茶、点茶,所有的工序一气呵成,赖无双泡茶的姿态娴熟优雅,如行云流水般赏心悦目。在韩睿因她不经意的浅笑失神的空挡,一小杯冲泡好的色泽金黄,馥郁飘香的铁观音已经摆在了面前。   
茶杯浅置唇边,茶香扑鼻,乘热细斟,齿颊留香,淡淡的甘甜回荡,饮尽杯中茶,韩睿心里竟有着无限的满足。   
“哈哈哈……”韩睿还沉浸在品茶带来的心旷神怡之际,一阵突兀的狂笑声传进耳膜,回身一看,赖无双抱着沙发抱枕毫无形象的笑得花枝乱颤,而顺着她的眼光望去,电视里播放的是娱乐节目档,瞠目结舌的看着那旁若无人的爆笑容颜,笑起来的赖无双娇艳得像一朵盛开的蔷薇花,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察觉到探究的眼神,赖无双收敛起张狂的笑容,添了一杯茶,拧眉细细的想了片刻,很是认真的看着韩睿,缓缓的道,“我没打算结婚,在我身上,不用浪费追求的时间。”拒绝的话语从翕张着的唇瓣流溢,有着不容质疑的坚定。   
“为什么?”从始至终,韩睿都知道想要抓住赖无双这样的女子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情,只是没有想过拒绝来得如此之快,苦笑着。   
“不为什么。”还没有熟悉到能告诉为什么的程度。   
韩睿又坐了片刻,看着赖无双只盯着电视屏幕漠然的侧脸,也自觉无趣,很快的就起身告辞了,武涛和赖爸妈看着韩睿勉强挤出来的轻松笑容,也知道,这次精心安排的相亲宴,恐怕和以往的任何一次一样,有始无终了。   
赖无天倚在赖无双房门口,立定,敬了个还算标准的军礼,嬉皮笑脸的说,“报告姐姐,老爸和老妈派我来侦察你的直观感受和客观心理,请问标准答案是什么?”   
“两个字‘没戏’。”把枕头往赖无天的方向一扔,整个人扔往偌大的柔软床垫上,脸深深的埋进被单里。   
“哦,那我可以不用回话了。”耸了耸肩,走进门把枕头往肚子底下一垫,也跟着俯趴在大床上,“他条件还不错,不考虑考虑?”伸出两根手指头,打成圈,往赖无双的后脑勺敲了敲,“走了个韩睿,爸妈还会安排无数个,姐,有你受的了。”   
“别敲我,烦躁着呢。”翻了个身,呈“大”字型瞪着洁白天花板上美丽炫目的水晶灯发呆,许久,闷闷的声音从喉咙深处飘出,“想不结婚,怎么那么难?爸妈挑的,没逃过去的,少说也见了有一打了吧?”再想起身边趋之若骛的众多追求者,脸上的表情除了无奈烦躁还是无奈烦躁。   
“谁让你看起来倾国倾城,闻起来国色天香,笑起来祸国殃民的,游起来有沉鱼之姿,飞起来比落雁还飘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有一张,和我一样的脸!”赖无天随口就是一段胡诌瞎掰,末了,还不忘得意的扬起那张的确足够吸引女孩子眼球的俊秀脸庞。   
白了白眼珠子,把赖无天死赖在她手臂上的脑袋用力的往边上推,再扬起一脚把他整个人踹到床底下,然后毫不愧疚的继续盯着天花板问,“一边去,别恶心人,我不想嫁和你的臭脸有什么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呢?我的脸还不是你的脸,我们是双胞胎哎,双胞胎是啥概念,一个模子里刻出来,想想那么多可爱漂亮,美若天仙的女人追着我,当然了,做梦想娶你的男人也就不会少了。”赖无天摸摸鼻子从地毯上爬起来,面对赖无双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暴力行径也不气恼,依旧挂着痞痞的笑容,只是没敢继续往床上蹭,一屁股坐在床头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那么多人对你虎视眈眈,还有老爸老妈的时时鞭策,殷殷期望,就算你打定主意终身不嫁,想偷得宁日,高高挂起,还是难哦,比我想装不帅还难。”又是一长串似有道理实则信口拈来的歪理邪说,当然,时刻不忘自恋的本色依然。   
“哦,照你意思说,我该去整容了?”   
“整容嘛,可以考虑,你想一想,你要是长得獐头鼠目,尖嘴猴腮,嗯,也可以胸大无脑,腿粗腰肥,再不济去和‘芙蓉姐姐’沾点边,让女人见了得意,男人见了倒胃,那就算爸妈逼着你嫁,也得找得到肯接收你的人吧?是不?不过,我得郑重的补充一句,真成那样了,别告诉别人你认识我,更别说你是我姐,我会掉价的……”   
“赖无天……”赖无双眯着眼睛,放松的身体突地的绷紧,像一只蓄势待发准备捕猎的野豹,话里的警告意味浓得能凭空闻得硝烟的味道,“再说一句试试看!”   
“从现在起,赖无天是哑巴,赖无天是哑巴,赖无天是哑巴默念1000次。”很识相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边念边往门外退,此地不宜久留,傻瓜才有兴趣当猎物。   
“滚……”柔软的枕头再一次惨遭蹂躏,在空中抛出完美的弧线,落地,疲软……   
敲门声伴随着手机铃音突兀的同时响起,赖无双抓起手机瞟了一眼,眼光一转迎面就看到戴着老花镜,拿着报纸推门而进的老爸,原本犹豫着要不要接的电话立时接了起来,然后一边“喂”着,一边指着手机示意她现在有点忙,实在是没有空闲理会她亲亲老爹千篇一律、毫无新意的“劝嫁”传说。   
赖老爸摇了摇头,高大的身躯略微佝偻着,也没有再坚持,转身走了出去,拐角碰到踱步等着情况汇报的赖老妈,沉沉的叹息着,“今儿算了吧,丫头还有事忙。”   
“唉,你说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也不能算,再找她回来得费多大的心思啊。”赖老妈也跟着长吁短叹,不依的拧着赖老爸的胳膊,想把他往回拽。   
“不能算你去,她心思不在结婚上,我们就是操再多的心也没用,给她找了多少个了,人家倒没有不满意的,个个催着我想要结果,我这老脸都快挂不住了,我什么时候溜须拍马过,为了替丫头拒绝人家,得把人家夸上天,再把丫头贬下地,说的好话都能装满满一个大卡车了,我们劳神劳心的,她倒好,一点都不放心上,算了,随她去吧。”看得出赖老爸挺有怨气的,也是,换成谁,总操心吃力不讨好的事,也该怨!   
“孩子大了,管起来力不从心了,哎……”赖老妈又是重重的叹息,儿孙自有儿孙福,她就是想给女儿找幸福,也得她愿意啊。   
“无双,在吗?”赖无双盘坐在床上,皱着眉头看着扬声器里传来的焦虑男中音,有点后悔刚为了躲避老爸而接起了这更让她头疼的电话,想挂,又怕是工作上的事情,想了又想,还是生硬的应了句,“在,施总找我有事?”   
没错,电话那头是ZD网络驻赖无双所在城市分公司的总经理施乐,也是她的顶头上司,三十出头,年轻有为,长得也是一表人才,是少有的既有钱,又有才,还有貌的“黄金单身汉”,施乐不止一次的表示过对赖无双的好感,春风得意的他自诩魅力无人可敌,却不曾想在赖无双这里碰了无数次钉子,而且回回都是不痛不痒,不软不硬,让他抓耳搔腮,守着全ZD最亮眼的美女讲师,却连汗毛都摸不到一根的感觉也确实是憋闷到不行,这不,这会儿又不知是钻的哪门子心思。   
“哈哈,没事就不能找你?”施乐朗朗的笑声传来。   
“施总,现在是下班时间。”赖无双的声音挺平静无波的,甚至还透着冷意,只可惜通过电波,传不过去罢了。   
“吃饭了吗?关于这次aib软件培训方案,想和你谈谈,我们边吃边谈,你看行不行?行的话我开车顺路过去接你。”施乐知道不谈公事赖无双绝对会一口拒绝,赶忙搬出工作来,不过就是搬出工作也不见得能把赖无双给约出来。   
“方案又不急,明天谈吧,我吃过了,而且我在我爸妈家,晚上有事,不好意思。”赖无双说完就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电话那端的施乐一愣,难以置信的盯着手机,很明显的,他又一次被拒绝了,而且这一次还特别的干脆利落,谁让他啥时候不挑,挑上赖无双心烦气躁的时机呢?   
赖无双随手把手机调成静音,对所有的来电一律选择了忽视,脑海里突然的想起了赖无天说的话,非得整容吗?   
作者有话要说:俺开了新坑,可是都没啥人理俺,悲剧啊……最近被悲剧笼罩了……
 1/36   123456下一页尾页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剩女les》全集电子书:

zip格式(压缩包,文件小,下载快)
  
txt格式(各种设备,下载即可阅读)
蓝颜晨的其他小说:
剩女les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这边风景 平凡的世界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晓梦迷蝶 川军 杀神 冰与火之歌卷Ⅰ:权力的游戏 剩女修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