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蚂蚁》全集txt下载 精校版_作者:卢江良

本书暂不提供在线阅读,我们会尽快更新。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城市蚂蚁内容预览:
《城市蚂蚁》 作者: 卢江良
第一章
1
春节的气息尚未从这座城市褪去,赵嘉映的单位就照常上班了。第一天下午,他就接到了冯乐发打来的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
赵嘉映说,你又承包了一户人家?冯乐发是室内装修工,他每承包一户人家,就要叫上赵嘉映和郑三狗去房东的新家参观,同时请他们在小饭店吃上一顿以示庆祝。
不是。冯乐发否认。
赵嘉映问,那你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冯乐发说,春节嘛,想请你们吃餐饭。然后,跟赵嘉映约定六点钟见面。
赵嘉映脱口说,在阿庆嫂大排档吧?阿庆嫂大排档在冯乐发住处附近,一家挺简陋的小饭店,办一桌最好的饭菜,价钱也不会超过二百元。以往,冯乐发每次请客都安排在那里。
冯乐发笑了,说,这次不是,是在雷迪森国际大酒店。
赵嘉映一听,以为冯乐发在开玩笑,便戏谑地说,乐发老板,你得了吧?
怎么得了吧?冯乐发一本正经地反问。
赵嘉映说,你以为雷迪森国际大酒店是你旁边的阿庆嫂大排档?你知道吃一餐得花多少钱?
冯乐发试探着问,二千块总够了吧?
这次,赵嘉映笑了,他说,乐发,你口气倒挺大的,你一个月才挣多少呀。
冯乐发不以为然地说,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来就是了。
赵嘉映忙问,你干嘛请这么高档的客?是不是买彩票中了大奖?
冯乐发神秘兮兮地说,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赵嘉映下班去赴约的路上,还在怀疑冯乐发请客的真实性。尽管他知道冯乐发一贯慷慨,但还不至于大方到这种程度,平白无故请他们在雷迪森国际大酒店吃饭?
雷迪森国际大酒店是这座城市最高档的酒家之一,出入的大都是外国人和大商家,而冯乐发只不过是一名室内装修工,他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挣的钱也不会超过一千五百元。
赵嘉映满腹狐疑地来到雷迪森国际大酒店,见郑三狗早在酒店门前转悠了。郑三狗长得矮矮小小的,那样子看上去很像一只蚱蜢。
郑三狗一见到赵嘉映,便喜出望外地迎上来,有些困惑地问赵嘉映,你说乐发这家伙会不会骗我们呀,他怎么想到这种高档的地方请我们吃饭?
赵嘉映想了想说,我也说不准。不过这家伙平时吊儿郎当的,但好像没这样骗过我们吧。
郑三狗附和道,这倒也是。他骗我们干嘛呢。
俩人就在酒店门前等着冯乐发。
这时,赵嘉映问郑三狗,你过年回家了没有?
没回。郑三狗说,春节火车票涨得那么厉害,回去多不合算。
赵嘉映又问,那你春节在干嘛?
郑三狗说,卖旧书呗。春节放了十天,我就卖了十天。
赵嘉映就端详了他一番,关切地说,你比去年年底更瘦了。
郑三狗摇摇头,一脸无奈,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压力太大了,要买房子要讨老婆,想胖不可能的。
赵嘉映深有同感,一时沉默下来。
2
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冯乐发的人影,赵嘉映便打冯乐发的手机,但对方手机提示,目前正关机。
又过了十分钟,冯乐发还没来,郑三狗就有些耐不住了,他对赵嘉映说,乐发这狗娘养的,不会真的玩我们吧?我不太相信他会在这种地方请我们吃饭。
赵嘉映也怀疑起来,这家伙确实也不会大方到这种程度,以前他请可都是阿庆嫂大排档。但他还是鼓励郑三狗说,我们再等等,如果过十分钟他还不来,我们就走人。
俩人又耐下心来等冯乐发。
临近十分钟了,他们见冯乐发还不来,正要拔腿走人,跟前停下了一辆出租车,里面闪出一个人来,高大威猛,他笑嘻嘻地说,我有点事来迟了。本来想提前通知你们一声的,可不巧手机没电了。不好意思,让你们等急了。
赵嘉映和郑三狗仔细看了他一眼,发现真是冯乐发这狗娘养的。要不是他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赵嘉映他们还真不敢认他。他一身鲜亮的衣着,一个月未照面,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让赵嘉映他们大跌眼镜。
第2节:城市蚂蚁(2)
郑三狗见冯乐发到底来了,松了口气,暗想,万一他不来,吃不上饭不说,还耽误了自己晚上的生意。
冯乐发下了车,就大步流星地朝酒店里走去。赵嘉映和郑三狗紧跟着。这时,郑三狗不失时机地问,乐发,你不会发财了吧?
冯乐发笑而不答。
吃饭的时候,冯乐发得意地透露,他刚承包了一家旅馆。
旅馆?赵嘉映一脸迷惑,你怎么承包起旅馆来了?
冯乐发说,那家旅馆是我搞的装修,现在老板跟我合包了,承包期一年。
郑三狗在一旁问,老板怎么会跟你合包的?
冯乐发说,他跟我打牌输了钱还不上,朋友又都知道他嗜赌成性,不肯再借钱给他,他没办法了,只得转让了旅馆的一半承包权给我。
赵嘉映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输给你多少?
冯乐发洋洋得意地说,十万。
郑三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忧心忡忡地说,好在是你赢的,要是你输了该怎么办?
冯乐发不以为然地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开始的时候是我输了五万,后来几盘下来就还过来了。
郑三狗说,你有这么多钱?
冯乐发笑了,三万块,是我以前搞装修攒的。还有两万块,我从家里骗的,我说自己腿折了,要住院治疗,家里信了,就将钱汇过来,他们不知道我玩牌的。
说到这里,郑三狗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他口气酸醋地说,乐发,你他妈的运气真好!我做了这么多年了,还不如你赌了一次赢的钱多。人比人,气死人呀。末了,哀叹了一声。
赵嘉映旁边听着,不发表意见,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想这是什么回事呀。
3
饭后,冯乐发突然宣称,今天我请客请到底了,晚上请你们去天堂夜总会怎么样?
郑三狗犹豫了一下,欣然答应了。让晚上的生意见面去鬼吧。他想。他本来打算饭后再去攒点外快的,现在冯乐发邀请他们去夜总会玩,他就打消了去摆书摊的念头。其实,他很想去夜总会那种场所消遣的,但自己又舍不得花钱去,现在冯乐发给自己创造了机会,自然是正中下怀。
赵嘉映一贯来对那种场合不感兴趣,他推却道,夜总会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冯乐发有些不高兴,说,嘉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今天高兴,你不给哥们面子?
赵嘉映说,乐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最近在写一部传记,赶时间呀。
冯乐发就说,每天写写写的,你写这么多有鬼用,再怎么着也写不成百万豪富。再说了,你当记者的,连夜总会那样的地方都没去过,怎么当得好记者呀?
郑三狗在一边附和,写我们老总的那部传记,也不是很急的,用不着这么紧张呀。今天晚上就一起去嘛,权当是体验生活。
赵嘉映拗不过他们俩,勉强同意了。
天堂夜总会是这座城市里,最有名气的娱乐场所。这里,混杂着各色人等,有做生意的,卖淫的,纯粹赶热闹的,去嫖的,无聊的,以及勉强陪客去的等等。
赵嘉映来这座城市三年了,第一次涉足这种地方。郑三狗一年前来过一次,跟着他们单位的部门经理。而冯乐发跟赵嘉映一样,也是第一次到这种场合。于是,走进天堂夜总会,他们变成了三个未谙世事的小孩,连怎么埋单都向服务生请教了很久。
一切准备就绪,他们鱼贯而入迪厅,那里光线时明时灭,粗暴的音乐充塞其间,一群年轻人在舞池里拼命摇摆,那如痴如醉的样子,很像得了严重的癫疯症。
赵嘉映他们被噪声灌得头昏脑胀,他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等饮料上来之后,冯乐发便坐不住了,他提议道,我们去玩吧。
赵嘉映说,你们先去,我等一下来。
郑三狗跟着冯乐发去了,他们俩人很快融入了舞池,学着那些疯狂的人群,动作生硬地开始摇摆起来。
赵嘉映适应了一会,才起身走向舞池,但他没有跟着进去,只是站在围栏外旁观,他不习惯那样摇摆。
第3节:城市蚂蚁(3)
郑三狗一边扭动着矮小的身子,一边招呼赵嘉映说,一起来呀!
赵嘉映说,我就这样看看好了。
冯乐发大声说,看有什么看头呀,玩起来才有劲呀。说着,一把将赵嘉映拉下了舞池。
赵嘉映尴尬地停留了片刻,最终没有融入其间,而是回到了原来站立的地方。
也许冯乐发天生是一个玩家,他很快习惯了那种环境,摇摆的姿态跟那群人保持了一致。而郑三狗尽管努力模仿,举手抬足还是显得别扭,加上身材矮小这一劣势,在赵嘉映看来活像一个小丑。
但郑三狗显然不气馁,他眼见冯乐发搭上了一女子,便不甘落后也想去搭,但那女人正眼也不瞧一下,立马将他甩开。后来,郑三狗又尝试了几次,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赵嘉映一直旁观着蹦迪的人群,他很难想象他们竟然能连蹦五小时!这时,他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怪念头:如果叫他们在田野里,顶着烈日干上一整天,看他们还有没有力气再这样蹦?
想到这里,赵嘉映内心感到了一种悲哀,他想如果这群年轻人的父母,得知自己在辛勤劳动的同时,他们的儿女们却在这里花不菲的钱,这般无聊地拼命摇摆,心里会是怎么样一种滋味?
赵嘉映不想再呆下去了,开始催促郑三狗和冯乐发回去。冯乐发不停地蹦着,高声回应,我们再蹦一会儿,你先走吧。
郑三狗也留恋着附和,我们再蹦一会儿,你先走吧。
赵嘉映就退出迪厅,一个人返回住处去。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正是因为这次蹦迪,改变了冯乐发的命运。
第二章
1
冯乐发是在迪厅认识李青青的。那是一个妖艳的女子,披一头深棕色长发;眼泡上撒着金粉,在灯光下一闪一闪;嘴唇抹成银白色;身上的套裙露出半个胸脯,极具诱惑力。
冯乐发第一次蹦迪就注意上了她,但那次冯乐发没敢搭理她,他感到了一种深深的自卑。冯乐发以前只是一名室内装修工,所接触的女子大都平凡而俗气。而李青青显现的高傲气质,使冯乐天感到了一种距离,一种高不可攀的距离。
然而,李青青深深地吸引了冯乐发,以至于后来一连好几个晚上,他单枪匹马来到了天堂夜总会。而让冯乐发欣喜的是,李青青几乎每晚混迹于迪厅,她总是目空一切地疯狂摇摆,恍如整个迪厅是她的私人空间。
冯乐发真正搭上李青青,是在第四次去蹦迪的夜里。那次,李青青不知遇到了什么事,没有像以往一样蹦迪,神色忧伤地坐在围栏外吮吸饮料。冯乐发觉得这是一次机会,他同样拿着一罐饮料凑上前去,坐在了李青青的旁边。
李青青斜了一眼冯乐发,不出声。
冯乐发不由地向李青青身边靠了靠,他脸朝着李青青凑近去,想说"你好"或者"我能认识你吗"诸如此类的搭讪,但他到底没有勇气说出口,第一眼见到李青青迄今曾无数次演练过的话,此刻全部凝固在了喉咙里。
冯乐发就这样正对着李青青呆呆地坐着,嘴巴痛苦地张开着,目光定定地瞅着她。
李青青似乎意识到了他的瞅视,她突然一下子扭过脸来,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见了他的那副傻样,不好气地说,有什么好看的?没看到过?其实,这些天,她早注意到冯乐发了,因为他每夜像尾巴一样地跟着自己。
冯乐发这才反应过来,他赶忙闭上嘴巴,目光不好意思地躲闪。可他又不甘心就此错过机会,终于鼓起勇气,吐出了几个字,你真好看。
李青青白了他一眼,冯乐发赶忙声明,我不是哄你,你真的很好看。
李青青被他的憨态逗笑了。这段时间,李青青正好失宠。包养她的老板有了新人,将李青青无情地抛弃了。
这时,她问冯乐发,喂,你做什么的?
冯乐发连忙说,做生意的。
做什么生意?李青青又问
冯乐发停顿了片刻,说,我承包宾馆的。他本来想如实回答的,但又怕说自己是承包旅馆的,让李青青瞧不起,便改口说成宾馆。
第4节:城市蚂蚁(4)
李青青眼睛一亮,你是宾馆老板?
冯乐发有些得意地说,可以这么说吧。
话音未落,李青青就怦然心动。李青青中专毕业在酒吧打工时,让那个老板瞄上的,他整整包养了她五年。这使李青青成了"爬山虎",习惯于依赖"墙"才可以生长。最近那个老板不包养她了,她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而现在冯乐发的出现,让李青青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在认识冯乐发的第三天晚上,李青青就跟冯乐发住在了一起。与其说她喜欢冯乐发,不如说冯乐发的钱使她倾心。冯乐发吹嘘的宾馆老板的身份,使她感到了一种坚实的依靠。
2
冯乐发跟李青青同居的那天起,就觉得自己像生活在了万花筒里,身边恍如开满了鲜花、撒足了阳光,以及弥漫着快乐的歌声。他很难想象,那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原以为可望不可及的李青青,竟然在短短的三天内让自己拥有了。
为了长久地留住眼前的美好,冯乐发对李青青是百依百顺。
李青青说,乐发,你帮我洗脚。
冯乐发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备水,然后给李青青脱鞋脱袜,用自己的手试水,觉得冷热适中了,就开始帮她洗。洗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惟恐揉痛了李青青的细皮嫩肉。
李青青说,乐发,我现在想吃冰淇淋。
当时已晚上九点多了,冯乐发就二话不说,立刻起床出门打出租车,赶去十里之外的武林门,给李青青买哈根达斯的冰淇淋。冯乐发知道,李青青就认准吃那种冰淇淋,双筒的最便宜五十元一只,单筒的二十五元。
李青青说,乐发,你今天让我枕着睡一夜。
冯乐发就毫不犹豫地将手臂递过去,让李青青的头枕在上面。半夜李青青睡着了,冯乐发的手臂尽管酸痛得厉害,但他还是咬着牙坚持着,而且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担心一动弄醒了李青青。
他俩租的房子是八百元一套的,家具和电器一应俱全,搬进去住了还不到三天,李青青说,乐发,我们换一套房吧!
冯乐发也不问一下原因,只是征求李青青的意见,青青,我的宝贝,你想住哪一种的?
李青青说,我想住离西湖(这座城市市区一个著名的湖)边近的。
冯乐发就陪着李青青四处奔走找房子。
……
李青青由于以前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跟了冯乐发后自然也不例外,但冯乐发毫无怨言,尽自己所能竭力满足李青青。另外,李青青每顿饭都得上馆子,而且要上星级的;衣服是看中了就买,买的都是上档次的;还时不时要冯乐发陪着去蹦迪和泡吧。好在冯乐发身边还有一笔钱,这次终于派上了用场,手头才不怎么显得窘迫。
在旅馆的业务方面,冯乐发是懒得过问的,他去找另一承包人余老板。余老板是一位赌鬼,他成天在旅馆里赌博。冯乐发说,余老板,我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时间不太够用,旅馆你多照看些。
余老板说,我多照看照看倒没什么,只是……
冯乐发就说,余老板,我跟你是谁跟谁呀,我对你是一万个放心。
余老板就满口答应。他乐得冯乐发不来旅馆,这样尽管自己显得忙些,但从中可以做做手脚。
就这样,冯乐发将旅馆一手交给了余老板打理,自己整天跟李青青泡在一起,过着自在逍遥的生活。
3
冯乐发跟李青青同居了一周,就领李青青去见赵嘉映和郑三狗。
郑三狗见到李青青时,眼光一下子发直了,他不敢相信一个月前还是装修工的冯乐发,竟然这么快就泡上了这等美妙的女子。这让郑三狗再次领略了钱的力量。同时,他的心里增添了一种失落。他暗里哀叹自己一个本科生,竟然比不上冯乐发一个初中生。
赵嘉映对李青青没留好的印象,虽然冯乐发还没透露李青青的身世,但他打一眼起就觉得她不是那种单纯的女子。他从她的抬手举足间看到了风尘的味道,这使他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些许的厌恶。但赵嘉映在李青青面前没有表露出来,但私底里觉得应当及时提醒冯乐发,以免他误入歧途、覆水难收。
第5节:城市蚂蚁(5)
冯乐发虽说都是二十五岁的人了,对于恋爱方面的事情,再也无须外人插手或干涉。但赵嘉映还是觉得,很有必要过问一下。至于他愿不愿意接受,就取决于他自己了。
赵嘉映跟冯乐发的关系,与郑三狗的不同。他跟郑三狗只局限于朋友关系,而跟冯乐发的除了这层外,还多少夹杂着亲戚的成份。冯乐发的外祖父,是赵嘉映的一个远房公公。赵嘉映打小就认识冯乐发,而且还是看着他长大的。就是冯乐发来这座城市搞装修,也是通过赵嘉映牵线搭桥的。
当时,郑三狗单位有间办公室要装修,问赵嘉映有没有认识搞装修的,赵嘉映就介绍了远在家乡的冯乐发。赵嘉映之所以介绍冯乐发,那是因为乐发外公知道赵嘉映在省城当记者,认为他挺神通广大的,而自己的外孙学会木作后,整天在家里闲逛,便特意托付赵嘉映帮忙。冯乐发跟郑三狗相识,也正通过这层关系。
于是,趁李青青上洗手间的当儿,赵嘉映开门见山地劝说冯乐发,乐发,你不该跟李青青交往。
为什么?冯乐发感到很意外。
你在老家跟人订了婚的。赵嘉映指出,你应该对丁玲玲负责,她还为你流过产。
冯乐发不以为然地说,我不喜欢玲玲,我喜欢青青。
赵嘉映顿时觉得冯乐发变了,变得使他感到无以名状的陌生,但他还是苦口婆心地劝说,你认为李青青靠得住吗?她不是那种安分的女人……
我不管靠不靠得住。冯乐发不耐烦地打断了赵嘉映的话,一意孤行地说,反正我现在喜欢青青。
这时,李青青回来了。赵嘉映便停下了劝说。
接下去,气氛有些沉闷。冯乐发见两个哥们很少说话,想当然地理解为他们内心的不平衡,这让他感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自豪。说实话,以前他还是一名室内装修工的时候,在这两个哥们面前他一直是自卑的。他害怕自己低贱的身份让两个白领轻视,所以每次聚会他总是抢先付钱,企图赢得他们的好感,保持跟他们的交往。
冯乐发那样做不无道理。在这座城市里厮混,你很需要一些东西,比如某种依靠。冯乐发之所以讨好赵嘉映和郑三狗,那是因为赵嘉映是杂志社记者,而郑三狗是一知名大公司办公室秘书。以前,每当冯乐发接手一担业务时,他总会将他们俩人领到将要装修的新房,向房东介绍他们俩人的身份,以显示自己的朋友是有身份的人,从而避免房东对他的欺诈和赖帐。
而现在,冯乐发觉得自己已今非昔比,心底的自卑不断消解……
第三章
1
郑三狗见过李青青的当夜,几乎整夜都没有入睡,他圆睁着近视的眼睛,望着租房的天花板,暗自伤神。他觉得老天对他是不公平的,他甚至有些仇恨自己的父母。如果他们将他生得再高二十公分,那么他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或者他们家境不是那样贫困,同样可以改变他眼下的处境。
应该说,郑三狗不是那种聪明的孩子,但郑三狗最终能成为本科生,这跟他的努力密不可分。而促使他在学业上不断努力的,恰恰因为他矮小的个子。很多时候,他想如果自己再长高一点点,他还会不会像现在一样是本科生?
郑三狗的老家在邻省的一个山村。那山村座落在群山的怀抱里,像一颗被遗忘的芝麻,在那里寂寞地生长、开花和结果。村里人去山下的镇上赶一次集要花半天时间,那里的人们整天跟大山打交道,砍柴、摘茶、锄笋和种庄稼。自郑三狗长到十五岁之后,他父亲的脸色就始终没有晴过,一直到郑三狗考上大学的那一天。
三狗父亲的担心,不是毫无缘由的。在那个小山村里,一切活儿都跟体力有关,一个瘦弱的男人,如果要在那里生活一辈子,则意味着要低一辈子头。是呀,那是一个以体力博得地位的地方。所以,等郑三狗长到十五岁,其形体还类似于八岁的孩子时,三狗父亲不得不愁眉苦脸,他几乎预见了自己的这个儿子,今后在这个村里不容乐观的情景。
而最让三狗父亲担心的是,郑三狗会讨不到老婆。这当然不仅仅因为郑三狗矮小,还有一个因素是,郑三狗有四兄弟,尽管其他三个长得牛大马高的,但有四个儿子的家境不会好到哪里去,有哪个女人愿意嫁到一个家境不好、老公又没力气的家里,甘愿受一辈子穷呢?
第6节:城市蚂蚁(6)
2
由于郑三狗身材矮小这一客观原因,从十五岁那年起,三狗父亲将希望寄托在了他考上大学这一点上。三狗父亲想,要是考上了大学,三狗个子再矮小,也不会影响他成家立业了,因为他用不着再干体力活,城里的女孩子也不会计较他力气的大小。
将考大学作为惟一希望之后的郑三狗,很显然在学业上是非常刻苦的,他的精力除了吃喝拉撒,全用在功课上。在他初中和高中的三年中,他除了上学,几乎足不出户,在那间低矮阴暗的房间里,努力学习功课。
有付出就有回报,他的成绩在镇中学里,几乎每学期都是名列前茅。六年中,他就被评了十二次三好学生。村里的家长都当他是自己小孩的楷模,教育自己孩子时总要捎上这么一句,如果你的学习有三狗一半好,咱们就省心了。
但这并不说明他一定能顺利考上大学。郑三狗考大学的年代,大学生的招收率极低,要考上大学极不容易,加上郑三狗就读的是山区的镇中,其教育质量远逊于城区的,郑三狗从高一到高二一连两届,该校无一人上录取分数线。到了郑三狗这一届,虽然郑三狗是全校最优秀的学生,但高考分数一公布,他的分数还是落后最低录取分数线十分。
郑三狗得知自己落榜后,躲着自己的房间里,整整哭了两天两夜。而他的父母也在外面的房间里坐着唉声叹气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清晨,郑三狗提出不再读书时,他父亲狠狠扇了他一耳光,他骂道,你怎么这样没志气呀,今年考不上难道不能明年再考?
郑三狗又哭了,他说,我不能再拖累家里了。
他父亲说,你现在不考了,才是真的拖累家里呢。
过完了暑假,三狗父亲就卖掉了家里的两头母猪,送郑三狗去邻镇的中学(据说教育质量比他们镇中好),供他复读。
3
屋漏偏遭连夜雨。第二年,郑三狗还是以三分之差落榜了。看完分数之后,郑三狗就晕了过去。后来学校送他去卫生院进行了抢救,郑三狗才终于苏醒过来。那天,他不是自己走回来的,是同村的两个学生给抬回来的。
回家之后的郑三狗不再痛哭,关上门在房间里愣了三天三夜。而他父母呢,就在门口守了三天三夜,他们担心三儿子会不会就这样疯了。等郑三狗平静地走出房时,他们长长地吁了口气。
郑三狗走出房门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再复读一年。
三狗父母没一点反对意见,一个劲地拼命点头。他们想,只要自己的三儿子三狗不疯,哪怕他要割他们身上的肉吃都行!
翌年七月,郑三狗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邻省省城的一座大学。得知消息的那一刻,郑三狗禁不住放声痛哭,他们全家也都陪着放声痛哭。那哭声五里之外的山村依稀可闻,不知情的人以为他们村死了人。
郑三狗终于成了他们村第一个大学生。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郑三狗家借钱办了十桌酒席,宴请全村男女老少吃了一顿。
那个时候,三狗父亲满脸发光,他觉得一个累赘终于除却,身子仿佛轻松了很多。直到经年之后,当郑三狗数次因为身材的原因,在恋爱方面倍受挫折之后,他才认识到当时的想法太过乐观了。从此,他的脸色恢复阴暗。
4
考上大学以后的郑三狗,意识到命运并非真正改变,是在他读大三的那一年。大凡读过大学的都很清楚,大学第一、二年是用功时期,到了第三、四年就是恋爱时期了。郑三狗读的是文秘大专,他是在最后一年开始谈恋爱的。第一个对象是他的同班同学,一位同样来自山村的女生。
在他们交往了半年之后,那位女生突然向郑三狗摊牌说,我们分手吧。
郑三狗甚是吃了一惊,他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为了弄清原因,他问为什么。
那位女生支吾了一阵子后,坦然相告,你太矮了。如果你家富点,我也就不计较你的身材了,可问题是你家比我家还穷,如果我告诉我家里,找了你这样一个人,他们肯定会反对的。我自己也觉得不合算。
第7节:城市蚂蚁(7)
郑三狗听了,当时并未觉得有什么,只是感到有些不服气,因为对方其实长得也不怎么样呀。他甚至还在暗里嘲笑她的心比天高。
可接下去谈了几个女生,差不多全因他的身材问题而提出分手之后,他的心蓦地冷了,他想自己交往的女生其实长得都不咋样,可真是这样一类女生,还如此轻视自己,他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然而,当时的郑三狗还没有绝望。就在这年的下半学期,他毫不犹豫地报考了专升本,希望以提高自身的学历,来改变自己今后的命运。
5
可是,本科毕业后的郑三狗,尽管找了一份轻松的工作,但在跟女孩子交往方面并未顺利。那些跟他交往了一段时间的女孩,最终都以如出一辙的理由,纷纷跟他分道扬镳。那个理由跟他大三时交往的女生说的基本一致,只是增加了一条:你要是在这座城市里有房,那我们也就嫁给你算了。
于是,郑三狗开始寻找弥补的办法。首先,他想到的自然是增高身材。为此,他几乎吃遍了所有品牌的增高剂。遗憾的是,这不仅无利于增高身材,反而吃得他身体虚弱,变得越发消瘦了。眼看这不是办法,他只得采取第二套措施,即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
而要想买一套房,意味着要拼命挣钱。这座城市,由于风景优美,深受各界人士的青睐,在此定居成了他们的首选,房价便一涨再涨,几乎成了天文数字。像郑三狗这种来自农村,无依无靠的本科生,要想短时间内买下一套房,那简单是白日做梦。
可郑三狗并非因此而泄气,他策划着拼命挣钱。然而,要想在这里挣多一些钱,也并非易事。一则,这座城市居住环境优越,各方人才蜂拥而入,竞争十分激烈,他能找到一份目前的工作,已经算很不错了。二则,他本性木讷,不善于跟人打交道,错过了很多挣钱的路道。
但郑三狗并没有放弃买房的设想,他白天认真工作多拿奖金,晚上贩卖旧书挣点外快。为了让钱像水流一样积蓄的快一些,他甚至省吃俭用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他三年不吃早餐了,为了省下每天一元钱;衣服也是两年才买一套新的,因为再不换会被人瞧不起;工作近四年了,他只给家里寄过不到二千元钱。
因为身材上的劣势,使郑三狗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个极端吝啬的人。
第四章
1
赵嘉映这段时间正投入在一场恋爱之中,对方是一位叫刘茹茵的女子。
赵嘉映来这座城市以后,开始考虑自己的婚姻。以往的岁月里,为了今后能出人头地,他一直疲于奔命。当然,这不排除赵嘉映谈过恋爱。他二十岁至今交往过不下十位女子,但让他真正爱上的只有一位,那就是现在交往的刘茹茵。赵嘉映跟刘茹茵的相识,充满着偶然性;而跟她的交往,更是富有戏剧色彩。
那是去年年初,由于赵嘉映已经二十九岁,属于大龄青年的行列。家里一个劲催促他结婚,可由于生活圈子的狭小,使他一直找不到理想的对象。正好当时交友论坛以燎原之势,开遍了几乎所有网站,赵嘉映便趁此机会,光顾这座城市的交友论坛,寻觅梦中的女子。
然而,让赵嘉映失望的是,那里的交友帖每天成千上万,他连贴了几次都很快沉没,为了吸引论坛里女孩子的眼球,他充分利用一个写作者的优势,发了一个标题醒目、内容搞笑的征婚帖:
献红心一颗,找老婆一个!
女同胞,如果没有猜错,你一定兴味盎然地进来了!
一、可是很遗憾地告诉你,如果你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你就看到这里为止吧。接下来的话题已经跟你无关。因为我这次要找的是老婆,不是一般的女朋友。我岁数大了,家里催得很紧,没有进行马拉松式恋爱的兴致了。
二、喔,你说你有结婚的打算?那好吧,请你坐下来。我再接着谈我的要求。我这人很老派,如果,如果……真不好意思开口呀。但不说也不是办法,我只好红着脸说了。如果,你已跟别的男的有过亲密关系,那你可以从位置上站起来走人了。走的时候别骂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第8节:城市蚂蚁(8)
三、哎,你说你还是……太好了!我这就去给你泡一杯龙井茶。我们再接着进行我们的话题。你也看到我了,我这人长相中等,可我是男的呀!男人的优秀应该表现在心里,而不是长相上。但女孩不同呀,长相和心灵是需要并重的。如果你长得不怎么漂亮,不好意思,你喝完这杯茶后可以告辞了。
四、怎么?你说你长得至少中上?那太好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我想我们很有必要了解一下对方了。如果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那很显然你跟爱情有仇、跟今后的幸福结怨了!你以为世上的好男孩还很多?笑话!其实只有我一个了!
五、:):):)现在我许一个诺言给你吧,如果你嫁给了我,我不保证让你过得非常富裕,但我让你过得尽量幸福。其他的我就不说了,我想前面这句话对你而言已经足够。你说呢?
六、好,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如果你想好了,还不快动手?你说动什么手呀。就是赶快发站内消息呀!另外,别忘了发的时候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到时好联系你,也便于让彼此更进一步地了解!
刘茹茵就是赵嘉映发了这个帖子后认识的。当时,因为赵嘉映帖子里显示的处女情结,激怒了那里的大部分非处女,他们纷纷跟帖责问或谩骂赵嘉映。这时,有位名叫刘茹茵的网友出面劝架,她说我们应当尊重他的选择。这使赵嘉映对她顿生好感,俩人便发站内短消息进行私聊。由于利用的是中午休息时间,供他们聊天的时间很短,俩人只是了解了对方的职业,和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后来,赵嘉映主动给刘茹茵打了电话。但刘茹茵响亮的口音,给了赵嘉映粗犷的感觉。赵嘉映猜测她必定牛高马大,顿时对她失去了兴趣。赵嘉映欣赏小家碧玉的女子。可是,刘茹茵那爽快的个性,又让赵嘉映非常欣赏,他觉得她不适合做女友,但可以成为一个好朋友。
2
在电话里聊了将近三个月光景,他们相约在这座城市的武林广场见面。那是春天的一个夜晚,月明星稀、暖风熏人,但赵嘉映等候在广场邮局门前,内心激不起多少喜悦。因为他对刘茹茵一贯的感觉,使他没有对她抱以幻想,他将这次约见定位在普通朋友间的会面。
然而,当姗姗来迟的刘茹茵出现在赵嘉映面前时,她清秀而亮丽的面庞瞬间照亮了他的心灵。这是赵嘉映见过的近二十位网友中,最为光彩夺目的一位。她让赵嘉映体会到了一见钟情的感受。
跟刘茹茵第一次见面之后,赵嘉映就喜欢上了她。他不仅仅喜欢她爽快的个性,以及她的清秀和亮丽的样子,更让他倾心的是她庄重的神情。以致于后来赵嘉映每次遇见她,总会油然想起一个字眼:圣洁。而这样美而不妖的女子,赵嘉映极少遇见过,但恰恰又是梦寐以求的。
见面后的第三天是"五?一"节,赵嘉映在回老家度假的前夕,就发手机短讯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他喜欢她。可让赵嘉映失望的是,刘茹茵很快回复拒绝了,她说自己有男友的,他们之间只能做朋友。这一回复使赵嘉映疑云重重,他怀疑那只是刘茹茵的推辞,也许她根本对自己没感觉。这样的猜想,让赵嘉映感到失望,他决定就此放弃那份念想。他不习惯于勉强别人。
如果故事至此不再发展,赵嘉映和刘茹茵将永远无缘。可让事情发生转机的是,赵嘉映过完假期返回城市的当夜,刘茹茵竟然给他发了一个短讯表示问候。于是,赵嘉映重新燃起希望之火,再次跟刘茹茵进行了联系。之后的日子,他们频繁地通邮。但刘茹茵依旧咬定已有男友,跟赵嘉映永远只能做朋友。这使赵嘉映陷入绝望,他终于中断了他们的联络。
赵嘉映不想因一份无望的爱情,而过多地投入精力,结果使自己得不偿失。与其那样,不如放弃。赵嘉映在这方面,总是显得那样冷静,甚至接近冷酷的边缘。为此,他的一些朋友指出,他至今单身是因为在爱情方面太过理智。而他自己在很多时候,也反问自己是否真的冷血?
第9节:城市蚂蚁(9)
后来,赵嘉映跟刘茹茵恢复联系,缘于一场误会。那个时候,一种聊天工具--QQ开始被热衷。赵嘉映由于找女友需要,在QQ刚出现时曾注册过一个,当时还发邮件告诉过刘茹茵。后因刘茹茵在单位不便使用,两人最终未曾互加为好友。
就在QQ被普通使用的时候,网友妞妞不失时机地出现了。如果不是她猜中了他的外貌特征,也许赵嘉映永远不会再联系刘茹茵。那时,赵嘉映跟刘茹茵已两个多月没联系,赵嘉映正慢慢将刘茹茵从记忆里删除。
可让赵嘉映感到惊诧的是,妞妞这个未曾谋面的女子,竟然全盘猜中了他的外貌特征,这不得不让他怀疑她认识自己。而根据赵嘉映的回忆,自从使用QQ以来,他只将号码告诉过一个人,那就是刘茹茵。
于是,赵嘉映一口咬定妞妞便是刘茹茵。尽管妞妞一个劲地否认,但由于迟迟不肯见面,赵嘉映还是固执己见。随后,他又开始打电话给刘茹茵,问是不是她在捉弄自己?刘茹茵说她从未加过他的QQ,更不要说跟他聊天了。但赵嘉映仍然不信,他甚至怀疑刘茹茵尚无男友。
3
那是一场误会,但也是一种缘分。赵嘉映跟刘茹茵重新交往。
赵嘉映和刘茹茵频繁地通电话,几乎每天晚上他们都聊天。
赵嘉映每次说,我喜欢你。
刘茹茵总是推却,我有男友的。
赵嘉映又说,你还可以选择。
刘茹茵无奈地说,那是不可能的。
赵嘉映很困惑,追问,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刘茹茵就避而不答,建议聊聊其他的话题。
赵嘉映约刘茹茵见面,刘茹茵欣然前往。他们在新修建的西湖南线散步,刘茹茵笑着说,你要跟我保持一米的距离。
赵嘉映不答应,问,为什么?
刘茹茵说,我有男友的嘛。然后,就格格地笑。
赵嘉映心里就很迷惑,他弄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男友?
走累了,他们坐在"柳浪闻莺"(西湖边的一个景点)的长椅上。赵嘉映将一只手臂伸过去,还未碰到刘茹茵的肩上,刘茹茵就将它在半路拦截,然后友好地把它放回赵嘉映的腿上。
赵嘉映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茹茵笑笑,别人的女朋友,你可不能乱碰喔。
赵嘉映生气了,说,你就不能做我的女朋友?
刘茹茵认真地说,目前不可能,以后可能性也不大。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城市蚂蚁》全集电子书:

下载地址1
卢江良的其他小说:
城市蚂蚁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这边风景 平凡的世界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红尘外的茶香 西海白骨 明朝五好家庭 总有一款总裁被掰弯 秒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