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北京》全集txt下载 精校版_作者:邰敏

本书暂不提供在线阅读,我们会尽快更新。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夜北京内容预览:
《夜北京》 作者:邰敏
  本书被誉为《欲望都市》北京版,是首部取景于北京社交生活的名媛笔记。故事场景从高端顶级俱乐部、名牌派对到城中的著名娱乐社交场所,展现给读者的是五光十色的精彩场面;故事人物从海归硕士、外企高管、权贵后代等,描绘了社交圈里形形色色的人物,展现了北京城里这些锦衣夜行的人们的生活以及背后的故事。以在北京的四个单身女子的爱情故事和社交生活为代表,她们时髦漂亮,独立清醒,并不拘泥于习俗和传统书中,虽然也有对爱情的怀疑,但最终依旧向读者传达了对爱的感悟和信仰。

  第一章 不眠之夜
  隐藏的忧伤如熄火之炉,能使心烧成灰烬 —莎士比亚
  一生之中,很多瞬间,经历的时候你不以为然,等过些日子转头,却发现这一天这一秒,赫然截开你的生活,做了那条清楚的分界线。
  我离开Lim时候,记得清楚是三月的第一天,巴黎已经春天,我们两个一点也看不出来再也不会见面的样子,在机场喝咖啡的时候,我还因为小事情装着生气不理他。最后的那个告别吻一点也不深刻,浅浅的蝴蝶的翅膀一样,我在他的脸上亲亲。你快点来中国找我玩。我一定有这么说。
  我转身,走进巴黎那个白色椭圆形宛如时光隧道的登机口。这样不以为然,甚至忘记回头对他微笑。12个小时的飞行早已习以为常,在飞机上看三张DVD,吃一次东西,闭上眼睛再睁开,就是另一个地方。我以前一直以为,我是最勇敢的单身女郎,习惯离开习惯新的旅途,不会留恋只会往前看。
  没有想到这个转身,会对我这样重要。
  我叫苏珊,23岁的中国女子,172cm,55kg,头发颜色黄白蓝绿都试过之后,转回最稳妥的咖啡色,头发永远是中分,披散下来,有一点点挡住脸颊。
  那个在戴高乐机场看我离开的男子,我叫他Lim。我想我是很爱他,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分开,但是说先走的人是我。我为什么要走,我为什么要走,现在想回去会觉得奇怪。
  总之我突然就说,我要回去中国了。突然就说,我要回去中国了。
  “你回去做什么?”他问我。 “我是中国人啊,在外国我都可以找到工作。在中国,怎么会没有事情做?”我反问他。 “你说过下一辈子会疼我的噢。”我居然可以微笑。
  他随即低了头去。“我们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去过?”
  咖啡厅,酒吧,博物馆,好看的街道,电影院,我翻了一圈。“差不多了。”我答他。 “你总是在城里,我们去巴黎外面的城堡好不好。”
  这样体贴关爱我的男子,可惜不能在一起。遗憾到没有力气去遗憾。但是只要他在旁边,我知我离不开。整个巴黎,点点滴滴都是我和他的照片回放。没有办法和别人约会。别人怎么可以和他比?只好发狠心走。我最喜欢的巴黎也不要了。
  刚回来的时候,他会打电话给我,因此并没有觉得我们就此分开,只是觉得暂时不能在一起。
  一次他打过来我在买衣服。他说:“下了很多天雨,外面很冷,我都不想出去。”我那时候正在买衣服,买一些实际的可以穿出来的衣服。离开他回来之后才发现,我的衣服太过派对风格,根本不适合日常生活。刚刚开始独立生活,又需要精简压缩。我被困在一个普通的服装店,买了一堆又便宜又普通的休闲装。
  “我在买衣服。”我回答。
  “不要乱花钱。”他知我的购物做派。
  “怎么会,这次买的这堆衣服,加起来不过是一个头盘的价钱,你要是知道我现在多努力做人你会吓到的。”我一点点噘嘴,很受委屈的样子。
  他最后一次打给我,是在巴黎机场。我说我要离开巴黎的时候,大家就一起开始卖车子卖房子,送床送地毯送灯送我成堆的衣服和书。我离开两个礼拜之后,他离开巴黎。
  机场电话里他的声音听起来迷茫极了:“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再回来这里?”
  “当然会回来,我多爱巴黎,那么多开心的时候,等我们老了就住在这里,我不要住在Chelles啦,郊区的房子大,可是我们要那么大的房子也没用,我们住城里啦,小一点没有关系,下楼就是歌剧院的。”
  “你不在这里,我也不要在这里了。”
  “你坐哪个国家的航班?”
  “法航。”
  “法航回来的飞机上,有一种Lancome的Mini组合装是店里买不到的,你记得买给我。”我突然想起来我回来的飞机上错过的。
  “Susan, I love you.”
  “Lim, I love you too.”
  他有寄给我两次东西,一次是寄给我我们在巴黎拍的照片。一次是我生日,打开是一块坠子,很奇怪的质地,像我这般精通首饰的人也看不出来是用什么东西做的,长方形,有点像红色的玉,上面却密密麻麻布满了金色的亮点。
  家人已经在巴黎见过他,全部以为我会留在那里和他结婚。这样贸然回国,完全不敢让他们知道。找个房子藏起来,北京蓬勃发展欣欣向荣,找工作非常容易,巴黎的硕士,又是奢侈品各大牌子的忠实拥趸,又写过几本书。写了一封信过去,上午寄出信,下午就被通知见面,然后通知如果愿意,次日就可以上班。时尚杂志的编辑。
  虽然对自己有足够信心,但是依然被北京的工作频率和就业快捷惊呆。薪水虽然不多,但是平常花销只要不太过分也还可以支持。
  民族风格继续强劲,裁剪精心更胜从前。民族趋势以热带岛屿(从加勒比海到夏威夷)拉丁美洲国家、非洲国家的风格为主。流行趋势重归经典的白色、黑色,肉色也是今年的主打。在做时尚杂志方面我是天才人士。一个月的工作,我有试过两天之内做完,但是故意做得很慢,因为不想新的工作找上我。生活非常简单,杂志社不用坐班,如果没有发布会或者其他活动,我通常是睡到下午两点,起床去公司,弄一弄,慢悠悠地在公司看时装杂志,看最近的娱乐八卦,两点多钟呆到六点多钟,打电话叫外卖,十点多找个地方自己或者约朋友喝东西。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每天离开公司都是很晚,坐在深夜的出租车里,照例缩成一团,闭上眼睛,夜色中的北京,灯光闪烁,车水马龙。而我只是想念他,没有什么气力。
  我如此想念他。
  空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不可以晚上在家的。一定会胡思乱想到疯掉。
  每天出去,在北京还没有那么多朋友可以轮班。幸好杂志社的工作,总是有很多名目繁多的Event,从中午的新闻发布会到下午的酒会,晚上的晚宴再晚一点有After party,于是我频繁得每天都出去——有的时候早上醒来自己都觉得过分。可是不 出去,做什么?
  仿佛看魔镜一样地回看,镜子里面的那时候的自己——拿着机票站在戴高乐机场,又天真可爱又自以为是,因为怕陷在这里不能自拔,所以要自己抢先离开。
  恋爱中的人,总是以为谁先离开,谁会好得快一点。
  因为做了主动选择的一方,所以比较体面。其实,谁先离开的并不重要,最可怕的是千万不要以为你自己离开了,过了很久你才发现,你其实是留下的那一方。
  别人对我们感兴趣,我们就对他们感兴趣。
  记住自己有两只耳朵和一张嘴 —而不是一只耳朵和两张嘴!
  一定要多和人联系!
  你总会有时间准备好一幅面孔去面对你要见的那些人。
  让微笑变成你的签名。
  不管你认为自己能或者不能,你总是对的。
  多数人都是想有多快乐,就会有多快乐。
  —《思维导图磨砺社交技能的10种方法》
  社交目录
  如何迅速地,在一个新的城市,找到你的气味相投的同类,找到你的相关相属的圈子,找到你的,可以一起发牢骚的朋友,这是常理上新落脚居民的第一课。而起初的我,全然没有这个心思。出去参加活动,也不是为了认识什么人,英文有个词用得极好——Kill time……杀时间,杀时间。
  情绪不平稳,而天生性格中倔强残忍的一面,内心无人倾诉的伤怀到了极限,反而变成锦衣夜行的派对动物。I don’t wanna die here, I don’t wanna die here。这句话提上纲领,我刻意寻找所有可能的娱乐节目。
  全世界转得好好的,照样有时阳光有时下雨,照样有人中彩票有人跳楼,巴黎少了个我,北京多了个我,都是多么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啊。不需要空闲,不需要清醒,病态一样地把所有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城里大大小小的 EVENTS总是热闹的,各种酒会、品牌活动、俱乐部派对,每个周末排得满满的,睡觉十个小时,挑衣服四个小时,化妆两个小时,对着香槟杯子以及活动中认识的人大谈星座四个小时,结束后再回去楼下的酒吧,恶狠狠酒鬼一样地叫Dry matini杀掉四个小时,我美好的不用思想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从巴黎回来,都不用买太多的衣服,我的裙子,足够出席足够的活动而不重复两次。城里的派对,来来去去都是那些面孔。社交编辑拉你拍照,然后慢慢就有杂志专门来拍我的衣橱,居然很严肃地给杂志写东西总结派对着装心得——生命不息,减肥不止,恋爱不止,派对不止。城市一片漆黑,而这些漂亮时髦的都市女人,看上去永远这样的旗帜明确,笑容肆意。
  参加任何活动,穿衣打扮永远是第一位。如果真的是你在意的场合,请谨记衣不惊人死不休。穿得漂亮抢眼永远没有错,主办方会觉得你重视在意给活动添彩加色,熟识的朋友也会眼前一亮,乐意介绍你给他人,甚至陌生人,也会有意无意多看你两眼。
  裙子越长越正式,如果不是非常隆重的晚宴,垂至脚踝的曳地晚礼服在北京会有点过分。私人经验我衣柜里的长款晚礼服回来北京之后,大小活动,一次都没有机会穿。而橱柜里的小晚礼服从来都是不可缺的一件。商业宴会,私人约会,甚至正式的晚会晚宴,只要搭配不同的首饰,披肩等配件,一件及膝裁减合身的小礼服大小通吃。所以花大价钱狠狠牙买回来一套非常CLASSIC的晚礼服,很有可能是常年冷宫的结果。虽然长款礼服是真的漂亮啊,抢眼的冲击力,流畅勾勒完美的曲线,但是请稍稍控制,转移目光,做些投资在小晚礼服上,你 会惊奇地发现它的上身频率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北京是很冷,但是一年四季,如果真的是派对,请露出你光滑的脚踝去踩高跟鞋。年轻美貌的时候,美丽的腿部曲线永远是风景。尤其是冬天,在多数人用靴子包得严严实实的时候,相信会有人注意到你漂亮的鞋子和脚链。
  冬天随身带披肩一定没错。一条质地优良的披肩可以让你平淡的装束顿时改良,同时如果你到了场地才发现活动方有部分场地安排在室外,或者你的着装较之其他人太过暴露而你当晚恰恰不想太过性感抢眼,这条披肩这个时候就是救命的。
  中国人比较重视首饰的保值性,所以总是选择白金,黄金,钻石。首饰设计也较为保守。实际上如果可以,如果能突破质地方面的限制,一套设计漂亮的首饰颇为添彩。珍珠永远不会出错,但是25岁以下慎重。年纪越大越需要真金实料,小一点的时候,可以戴一条白色羽毛耳环到处漂游,到了五十岁,白金羽毛状耳环吧。配套的首饰,耳环,项链,手链,戒指,会让他人觉得你深谙装饰心得,暗自为你加分。所有首饰中我放在第一位的是耳环,尤其是梳法国簪,一套合适的耳环会马上显得非常高贵。
  小饰品中要推荐的还有花朵,我喜欢花朵,你可以把它放在可以想到的任何地方,曾经戴一朵大的夸张的粉红色芙蓉花去参加酒会,花朵下面就是唇红齿白的笑容,百分百的回头率。
  哪里看上去像是伤心的人哪,看上去永远是中了头奖一样,这才是我要的做派以及奋斗目标。不敢联络以前的朋友和家人,惨淡写在心里就够了,绝不可以允许我的世界清冷悲苦,于是努力认识陌生人。
  穿着谈吐还算体面,微笑起来也不至于把别人吓跑,工作亦随时需要和各类时尚动态保持来往,北京这座可爱的到处是奇怪人的城市,温柔而飞快地纳我入怀,给了我一个超出预算的拥抱。
  城里的活动无非如下:要么是各种俱乐部商会的活动,北京的四大俱乐部、郊区的马术俱乐部、高尔夫俱乐部、健身俱乐部、海龟俱乐部,美国商会、意大利商会……天知道北京怎么会有那么多组织?
  要么就是各种品牌活动,LV又开新店或者Gucci的新款发布,Lancome的中国推广,Annie Sui的见面会 ……全世界都觉得北京奢侈品消费空前,欧洲人、美洲人甚至非洲人,全部鱼贯而入。
  要么是时髦餐饮场所的开业派对或者主题派对,时下竞争激烈,又临近08奥运,大家都攒足了劲等着全世界的人来中国吃喝玩乐,北京每周必开五个新餐厅、五个新酒吧。生意也不好做,与时俱进,不停地想出来各种主题派对以及新鲜的dress code,从沙滩派对到唐装派对到睡衣派对到红领巾派对……不用请帖,大家在家新鲜打扮一下,拿着银子去就好了。
  此外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品酒会,各种专业人士交流酒会,各种名目的拍卖慈善晚宴,不同小团体的聚会活动,到了最后细化到个人,至少还有朋友家的house party等你到来。
  如何在正确的地方,认识正确的人?我的经验是晚上十点之前的场合,可以换名片,晚上十点之后的场合,讲你的英文名字就可以了(不需要讲family name,除非对方追问)。
  想发展生意伙伴的,不用我讲,他们知道去自己该去的地方,想找男女朋友的,去去各种活动,只要换换卡片,之后找个借口出来吃饭,也多多少少成了一些。都市社交,不是为了经济利益就是为了男女关系,当然,也有我这样的,出来杀夜晚的败类。
  总之有一阵子,一定是非常忙就是了。但是说真的是去认识什么人,我其实也不太有这个心思。巴黎时代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情是开瓶粉红香槟当水喝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北京小小的公寓,冰箱永远是空的。每天不太吃什么东西,每天一餐,不是外公室的外卖,就是酒会上的香槟,这样的百分百的过一天是一天的日子,居然也没有死掉。
  That’s Beijing! 路过三里屯总会看见That’sBeijing大大的广告悬挂在城市上空。That’s Beijing。只要你想,永远不会寂寞永远不怕没有节目的城市,永远一脸无辜等你深爱的城市,永远慈祥微笑,看你一边美丽一边心碎的城市。
  友谊永远是一个甜蜜的责任,从来不是一种机会 —纪伯伦
  安妮
  出来参加活动,经常撞到各种女生。
  首先是主办方或者公关公司的美女,这些人认识你,或者你认识她们,微笑认识,确定下次不要互相漏掉就好,你对她们来说是厚厚一沓名片中的一张,她们对你来说是下次活动的邀请函。真正成为朋友的,少之又少。
  接下来就是非常职业,到处换发名片,第二天短信就会发来联络关系,看是否以后会有合作机会的公司高层女主管。我和她们相比自觉自己不够上进,自惭形秽地和她们的公文包保持距离。
  出来最多的,都是一些派对俱乐部动物。有些气焰嚣张,从头到脚都是展示自己的购物新作,Proches的车钥匙吃饭的时候,看似不在意的,随手放到桌子上,攀谈起来,除了购物美容选男人心得,不见得再有别的内容——其实这些女生,如果你肯和她们说话,你会发现她们其实都是相当的平易近人,骄傲流行的外表下,比那些在办公室日日挣扎的白领金领钻石领,反而更加重视友谊以及其他感情附属——如果她们认可 你,她们会第二天马上打电话找你喝茶吃饭逛街,一遇到娱乐节目就想着你,一看到单身男朋友就叫你出来撞来看看,全身心地关心你——但是同时你也要忍受她们永远自我为中心,情绪化,神经质,半夜三更的电话,以及为一些无聊的事情讲一个下午。 锦衣夜行,珠宝闪烁,醉生梦死,我照样可以在冬天披着水貂外套,穿着镶钻的高跟鞋踩在雪地,一个礼拜七天我也可以全部跟下来,日日玩乐的日子,我不是没有过,但是醒来,便觉得内疚胜过头痛——每天宿醉每天狂欢的日子,我虽然此刻在其中,但是归根到底,这绝对不是我的理想生活。
  因此,每次太过喧闹、焦点精彩的人物,我总是微笑保持距离。
  这是京城最著名俱乐部之一,以其在长安大街上的会员俱乐部和东四环价值不菲的紫檀博物馆在北京社交界享有盛名,钱包里的一张会员卡除了需要交纳一年上万美金的会费,也是一部分人眼中上流社会芝麻开门的密码。他们的活动总监岳兰是个三十多岁的美女,微微有点发福,但是恰到好处地符合中年男人对福气美女的定义,职业女性短短的头发,除了参加活动之外,平时一概的职业套装。我曾经和她一起做过一个关于奢侈品的节目。
  每年春天一次的紫檀博物馆展览,她们极为重视,早早就发了新闻稿过来,然后又邀请一定去参加。我对着镜子琢磨,选了一件黑色真丝露半个肩膀的裙子,腰间是夸张的中国刺绣腰带,意识到是户外活动,就带着一条披肩去了。
  岳兰今天穿得极为鸟语花香,一件淡绿色的露背小礼服。
  作为派对策划人的她站在门口,笑容嫣然而又小心谨慎。
  看完珠宝首饰,看完宏大的博物馆,照例是创始人抱着孙子切蛋糕,每次都弄得全家寿筵一样——只是来了很多外人。
  一成不变的中式派对,大家圆桌吃饭,中国人地坐稳了,然后寒暄一桌。
  走去博物馆里面的时候,看到了她。
  有些女子,到了什么地方,都会从人群中闪出来。并非是她容貌极致,也无需一定名牌手袋。站着的姿势,说话的做派,微笑的样子,一场酒会下来,比她精致的,比她手袋精致的,都模糊不见了,而她还在那里,越来越清楚,你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即使转过身去。
  她和我年纪相仿的样子。并不过分打扮。穿绿色的棉质长袖衫,简单的黑色裤子,配一条花朵蔓延的丝巾,自然地垂下来摇曳在胸前。她不是最抢眼漂亮的女生,但是转了一圈眼睛会回到她这里。她就在那里,所有人都抢不走的注视。所有的女生都是长发,她的短发也成了风景,小巧的一张脸,大大的眼睛,她看上去是甜蜜的,含蓄的,温柔的。
  我们去看表演的时候站在一起,台上烟花散开的时候,我转过去对她微笑。Hey,我和她招呼。
  她掉过头来,用另外一个微笑回应我。
  她是上海人。毕业之后工作几年,然后去了英国,刚刚回来,到北京工作。一个伦敦,一个巴黎,都是刚刚回来中国,话题马上近了。
  “你看上去就像巴黎回来的。我刚才一直都看到你。”她对我说。
  “我也是。”我飞快地答道。
  “我的梦想就是33岁退休,然后去巴黎,我最爱的地方,每天坐在街道上喝咖啡。”她继续讲。
  “我33岁一定在工作,拼死命努力工作的那种。”我认真地说。
  “为什么?”她笑。
  “因为以前每天在街道上喝咖啡。 ”我答。于是我们都笑了。
  圆桌会餐的时候也相当有趣。座位安排在露天,古色古香的园林花园里,我们坐在椅背上绑着蝴蝶结的座位上,七八人围着红色的红木桌子坐成一桌。大家自然地交换名片,交换彼此来历。天气好极了,草地泛青,春天的气息让身体都新鲜起来。在这个顶级俱乐部的草地露天派对上,所有的人脸上都看起来时髦而聪明,空气弥漫着中国式的喜气洋洋。
  我们这桌我收到不同的名片,干练带着漂亮首饰的珠宝公司女总裁赵总,神情依然严肃的政府官员李明,投资公司的亚洲总裁万森以及他们公司的美国董事长丹尼尔,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夏总,以及我认识的朋友安妮和她的朋友格丽。
  我们坐在一个桌子,大家自然地和旁边的人聊天,桌子上有人讲英文有人讲中文,格丽和安妮,正在和万森和丹尼尔讲话。
  格丽是美国长大的华人,年纪应该和我们相仿,她说话的时候总是习惯性撅起一点点倔强的嘴唇,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点点桀骜肆意的味道。说话非常礼貌,但是讨论之中,思路清晰激烈。大家在讨论北京女人和上海女人的区别。
  “北京女生哪,经常让人意外,我曾经和一个北京女生去吃饭,服务员服务得不好,于是她就把整个餐厅都买下来了,”亚洲脸孔的万森讲一口美式英文,他娴熟地吐出来一口雪茄烟雾,“这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于是在北京,遇到什么人我都在想,她随时把我的公司买下来好了。”
  “上海女人非常善于包装自己。他可以把十美金的东西,打包成一千块给你。”他的老板丹尼尔插上来。
  “在你最后发现你以为你的一千块实际只是十块钱的时候,你怎么做的?”格丽快快地接了上去。
  “噢,太晚了!”丹尼尔把盘子里的水果拿起来,装作懊悔地叹息,美国式幽默地眨眨眼睛,“这十块钱已经拥有了我财产的一半。不过,我爱我那聪明非凡的妻子。”
  “上海女生据说喜欢外国人,最大问题的是,她们喜欢的,好像不是说很好很好的,比如像对面的丹尼尔这样的,而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只要是外国人,就比中国人加十分。”万森不知道基于什么目的开始探讨目前已经成为话题的涉外婚恋,然后,他看了一眼安妮,笑笑地说,“对不起,安妮是上海人了。”
  安妮对他笑笑,并不回答。
  我坐在他们对面,看他们讨论。偶尔微笑,以及敏锐地察觉到,万森其实想接近安妮。她就是那样的女子,并不是最最抢风光的那个,但是最后,都会落在她身上。和她相比,格丽是天真的,直接的,善良的,孩子气的。
  这看似平常的两男两女的五分钟谈话,已经像高空中的电视塔一样,发出了无数信号。安妮和格丽是陪他们的老板来的,她们分别从事制造业和娱乐业。丹尼尔和万森在一个公司,主业都是金融期货,生意往来这四个人不会有什么交集。
  至于其他方面,丹尼尔已婚,出局。这两个女孩应该都是单身或者至少未婚。万森也应该是单身或未婚。这五分钟的谈话,我已经清晰感觉到,万森对安妮感兴趣。
  旁观者已经心知肚明,而参与者,永远深陷其中。
  都市女子,互相温暖也互相陪衬。她们全然不同,一个直接一个隐讳,一个凛冽一个温柔,一个灵动一个温婉,一个西化一个东方,或许这就是她们友谊的基点。她们爱的人,一定是不同的。爱她们的人,也一定是不同的。只是这次,万森是喜欢安妮的那种。
  有些人最讨厌交际花女朋友,有些人却以此为荣,有些人对女强人避而远之,有些人却I am proud of you。有些人希望自己的伴侣飞得越高越好,有些人却不希望自己的伴侣发展得太好,结婚后有一份事情做过幸福的小日子就好了。有些人喜欢善良温和的女人,有些人,却偏偏喜欢精灵古怪玩死人不偿命的那种。一样聚会,两个女朋友遇到一个男人,此男只看到甲女,这种事情在派对屡屡发生。
  故事书里最爱写的都是两个女生同时喜欢一个男生,男主角分身无术。我也有女朋友电话我,倾诉自己最近遇到一个人。
  “我很好啊,我相貌也好,家庭也好,教育也好,工作也好。但是他却和另一个什么都不如我的女人来往,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
  我解释给她:“如果有些事情你没有得到,有些人你错过了。不是说你不好,只能说,你最抢眼最好的品质,不是对方所最喜欢最需要的。而这种基本的需要,欣赏才能有一个幸福完美的故事。如果错过了,你不用遗憾(免得勉为其难更不开心),因为,总有一个地方,总有那一个人,在寻找像你这样一个人。”
  果然,十分钟之后万森就换了座位,坐到安妮旁边,两个人面对面,开始讲话。格丽则开始和老丹尼尔聊高尔夫球。
  酒会结束的时候,万森就提出再去Centro喝一杯。After party意味着更多的深入了解和感情交流。大家约好先回家换衣服,然后再出去。
  换衣服重新出去和她们会合的路上,我心里非常清楚,我很愿意再看见她们。都说我花心,其实我最专情只是专的那个人,没人知道而已
  —熙茜
  熙茜
  熙茜约了我去喝咖啡。
  已经是春天,整个北京飞满了白色的柳絮。她站在街的那头,穿白色的连衣短裙,红色缎面绿色叶子的绣花鞋,头发黑而明亮,快垂到腰际。她的头发换过很多颜色,伤心的时候去染银白色,暴虐不安的时候试过金黄色,安定的时候是咖啡棕,然后这个春天,她跳回黑色。
  “我小时候,有个从小认识的男朋友,后来,从去年开始,大家约定做好朋友。”她轻快地说,同时眼睛转了一下,不知道在看哪里,然后飞快地回来。右手合着店里的音乐轻轻叩打褐红色的木头桌子,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修长漂亮。丝毫看不出伤心或者被抛弃的样子。
  “接下来会怎么样?不知道。”她好像是在问别人,然后自己飞快地回答。她舔舔嘴唇,对这个答案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但是,她笑出来:“我昨天去翻以前的东西,翻出来以前的信。我发现我们两年的六月七日,他写信给我,说:‘我们总是吵架,我很伤心。’Ha,但是现在,我真的已经想不起来,那一次,我们为什么吵架了。”
  她接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肆无忌惮,无所谓的笑容。
  座位那边的法国人看了过来,她随即回应一个眼神。理直气壮的,微微翘着下巴,眨一下眼睛,无辜的样子。那个棕色头发的男人随即笑了。
  “最近有没有什么男人约会你?”我问。
  “上周六和一个意大利人约会,先出去吃东西,然后开车去郊外兜风,老男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老男生喜欢我,不过最近刚刚出现一个美国小男生,做模特的,大我两岁,很好玩……”她又开始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样子,笑,眼睛眯成月牙状。她从来都是笑得很过分的样子。
  “我自己都意外,我坚持了这么久。”她突然转折仿佛电视跳台,幽幽叹了口气,“我觉得我认识他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现在我都觉得我都快老了,我居然有时候还会想他,真是奇怪。”她语气黯淡下去,带着一种绝望的天真坐在我对面。
  我不讲话坐在对面端详她。她总是这个样子,有的时候像个没有心事的孩子,可是下一秒,也许会突然沉默,然后整个人,仿佛在另外一个世界。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大家总是认为她多少有点奇怪。可是,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有些事情,永远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而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
  和熙茜认识在Valentino的Party。南池子里面,帝王脚下老城墙里的派对,主办方亦请了很多娱乐明星,仪式开始后最红的那个明星上台致演讲辞,这个中年影帝以隐忍高贵沉默的气质打动过很多人内心柔软的一页,这是一个照旧的繁华光彩的
  夜晚,他低着头,被主办方介绍上台,配合这次商业出场行为。
  拿着香槟杯子的人群安静下来,全部抬头看红地毯上灯光下的他,也都是见过些场面的人,有几个女生,还是切切地往前靠近了几步。我靠后几步,把前面的位子留给她们,转身看见前院吧台前面没有什么人,于是走去那里。
  只有一个女生在那里,大家全部都在看明星,她自己在那里对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没有多少东西,三块简单的点心,她在那里对着点心指指点点,仿佛在策划一个很大的行动。
  她长头发,染成当下最流行的蓝黑色,很黑很茂密的长发,一张小而乖巧的鸭蛋脸,无懈可击的妆容。穿一条绿色的吊带裙子,裙子设计新颖,裙摆好像是被剪碎了一样,长长短短,一走路刚好露出修长白皙的腿的轮廓。
  大绿大红从来是美女穿的颜色,去派对最常见的事情之一就是放眼过去,满场的黑色晚礼服。
  我们的目光对接,她看见有人看她,突然就笑了,露出贝壳一样一颗一颗的牙齿。Hi,她自然和我打招呼,好像认识我很久一样。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夜北京》全集电子书:

下载地址1
邰敏的其他小说:
夜北京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这边风景 平凡的世界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死刑通知单之宿命 捕食者 帝锦 半夏锦年 茶人三部曲 盘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