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选项:窄版宽版 主题设置: 字体大小:小号中号大号加大 恢复默认

《终极密室杀人法则》全文阅读_作者:普璞_第2页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并且他看起来有点不太正常,想到他邮件里曾说过什么要去死,究竟是在搞什么啊?
他真的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如果只是因为收到那种邮件而不爽,也没必要自杀吧?
最关键的是,还长得这么“有特点”。
要不是这次碰面起源于她自己发的那个帖子,她都想掉头就走了。
她本来期望遇到的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学生,高高瘦瘦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的那种。
总之,她现在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了。
“我对一切都已经看透了。”王水明又开口了,这次好像在补充之前的话,“其实,我们都只是神的玩偶。”
又来了,这次连“神”也扯出来了,还“的玩偶”!
真不是脑子有病吧?!
夏月索性闭上嘴,不发一言,如果要开口她真想对他大吼一声:“只是一封恶作剧邮件而已,认真的话你他妈的就输了!”
“不过我不会坐以待毙的。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这时,王水明停了下来,选了路边的一张长椅坐下,长椅不堪重负地发出嘎吱声,而夏月站又不是,坐又不是。
忽然,王水明对她展眉一笑道:“你现在碰到我,算你运气好。无论怎样都会让你多一条线索。”
虽然那表情是笑没错,但夏月却感到那笑意怪怪的,似乎背后隐藏了什么,可一时又讲不清楚。
什么线索?她在心里想着。
“这是一条用命才能换到的线索,不错吧?”王水明又说道,听起来好像是在向她讨什么奖赏似的。
焦虑感陡然袭来,夏月心里一阵紧张。
“那封邮件,邮件上说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们幸免于难,就是用灵魂去印证它写下的罪名,你知道一共有七宗罪。”
“够了。”夏月突然打断了他,她不是想来听这些的。
其实她也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但她已经后悔在网上发布那个帖子和见这个人了。
她没料到他会是这样的人。
他说的一切都不是她想听的。
她想听的是:“拜托,那种恶作剧邮件你也信?我近来过得很好啊,你别多想了。”
可是王水明没有理会她的阻挠,仍然自顾自地说下去:“你知道吗,从小我妈就让我不停地吃啊,不停地吃。我几乎尝遍了所有能吃到的美味。那种享受的感觉真是美妙,后来就像强迫症一样让我欲罢不能。而现在,可能就是报应来了吧。夏月,你是叫夏月对吧?虽然我不知道你被写下了什么罪,但我要跟你讲,我要向神忏悔的是我的‘饕餮’之罪!对,就当是因果报应好了,我要用我的生命作为赌注,赌它在我灵魂上写下的是‘饕餮’。出于缘分,我把这条线索告诉你了,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想,如果有一天我不幸死了,你就会发现这是一条极其珍贵的线索。”
王水明说着说着突然有点激动,然后站了起来,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在等待他马上去完成一样,他向夏月挥了挥手告别:“很高兴认识你,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得先回去了,我还会给你发邮件的。”
虽然夏月很吃惊,但也只能伸出手轻轻地摆了摆。
对方根本没在意,早已头也不回地向远处走去,步态笨重滑稽得就像一头熊。
对于这次会面他所说的话,她是在以后才慢慢了解其含义的,而这也正是王水明生命走向终点的旅程。
【4】
“是你报的案吧?”
“是……是的。”走进来一位警察,用专注的眼神看着她,夏月一边慌张地回应,一边担心这种失态是否会让他起疑。
“吓了你一跳,不好意思啊。”王峰先很客气地道歉,然后单刀直入,“请问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同学。”夏月想了一下回答。
“仅仅是同学吗?”
“是啊,怎么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被杀了?”
“我并不知道他被杀了,只是他告诉我,如果他到现在还没联系我,那就是他已经死了,让我来通知警察。我本来是不信的,但以防万一之下还是报了警。”关于这一点,她并没有骗人。
“那你是他很好的朋友喽?”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让她欲言又止,这时回答是也不好,说不是也不妥。
前面明明已经声明过“仅仅是同学”了,但若不是“很好的朋友”,这种事又怎会只对她一个人说呢?
警察看来是在试探她。
“其实……他有点喜欢我。”
这是夏月面对警察时撒的第一个谎,来掩盖她和王水明之间某种“特殊的纽带”。
夏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知道有第一个谎言就会有第二个,然后就是永无止境地圆谎。
“呃……”王峰却没有深究下去,这种事只能随当事人说,更何况其中一个已经死无对证了,“那你能和我谈谈有关王水明的情况吗?随便聊点儿什么都可以,说说生前的他。从目前的迹象来看,凶手很可能是他的某个仇人,或者你能直接告诉我他的名字吗?”
“什么名字?”
“嫌疑人的名字。死者被如此残忍对待,不是仇人是办不到的,你心里难道没有一个怀疑对象吗?”
“我其实和他并不熟,也不了解他的生活。”
“那我想问一下,你有男友吗?”王峰话锋骤然一转。
夏月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心想为什么他会这么问。不过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问题却切中了她的要害。
从小到大,夏月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对身边的异性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排斥着,甚至想过以后要独身过一辈子,做个不婚族。
她根本无法想象让一个男人闯入自己生活这种事。而眼前这个警察难道是在怀疑她和王水明暗渡陈仓还是怎样?如果他这么怀疑,这智商简直是低到一定程度了。
“这会不会是入室抢劫的人干的呢?”夏月转移了话题。
“不会。”王峰立即回答,“王水明的家境看起来蛮好的,钱包、银行卡,还有五千多的现金都在抽屉里。凶手根本没有四下寻找财物,而是用了大量的时间在折磨他以及用水泥涂抹墙壁。这种反常的行为已经完全排除掉通常盗窃杀人的可能性。所以我们倾向于这是一起仇杀案,现在也正在联系他的父母。”
夏月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但在心里却是另外的思路。她现在要想办法脱身。
“你曾经来过这里吗?”王峰看起来还不想放过她。
“没有。”夏月摇了摇头,与此同时,她的视线落在王峰脸上,她忽然发觉眼前这位三十出头的男子细看之下还是蛮有味道的,属于耐看的那种类型。
特别是他的嘴唇轮廓很性感——这么形容可能有点怪,但夏月一时又找不到其他形容词。
如果他张开嘴,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那感觉应该会很不错吧。
(该死!又来了!)
明明应该很排斥男性的她,刚才的念头却像蛀虫一样进驻了她的大脑,让她无法自控。
夏月暗道不妙,拼命把思路引向其他地方,终于,她的脑海中映射出了姐姐的脸庞。
在这幻想出来的画面里,姐姐搂住了她,轻抚了一下她的额头说:“小月,你一定要当心,面对警察时一定不要紧张,我们一定可以挺过去,要相信姐姐。”
“一定会的。”夏月在心里点了点头。
渐渐地,夏月的视野恢复了清晰,眼前浮现出王峰略带疑惑的脸庞。她发现有稍纵即逝的神色在他眼中闪过。
“刚才你在说什么?”夏月马上装出失神的样子,心说好险。她明白,刚才是“罪”又在影响她的心理了。
“没什么,只是你需要休息一下吗?”王峰面露同情之色,“你今天受的刺激太大了。”
“没事的。”夏月含糊地否认,用手揉了揉眼睛说,“其实我真的希望能帮上点什么,你知道,毕竟大家也是同学一场。”
“肯定会的。”
“对了,死因确定了吗?”
“这还要等法医回去再作详细鉴定。”王峰苦笑了一下,“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把他运回警局就是一件苦差事。要不……你再跟我去现场看看?”
要去吗?夏月在心里犹豫着。
那里说不定还有别的线索。
对了,夏月突然想到,她还得找机会删除王水明电脑里的邮件,她不想让警察看到他们的邮件往来,包括王水明自己收到的那封“恶作剧邮件”。
夏月沉思的表情却被王峰会错意了。
“放心,那里已经被我们打扫过了。”他笑了一下,“只是想让你看看他的日常用品之类的,不知作为‘同学’的你,能有什么发现。”
他指的是线索。
大家都需要线索,这很公平。
可夏月有点受不了他的眼神,她低下了头,仍感到被注视的地方有点灼热起来。
这真的可能是一个陷阱。
她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位警察希望她能重返犯罪现场,不是通常用来对待嫌疑犯的招数吗?
他是企图在她身上找出什么破绽吧?
说不定刚才她的失态已经引起他的怀疑了。
“好啊。”明知如此,她还是爽快地答应下来。
王水明房间里发生的那些事情都事关自己的生死,与之相比,警察的怀疑真的算不了什么。
现在事态的危急程度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于是,在王峰的带领下,她第二次来到了犯罪现场。
在那个被涂满水泥的房间里,骇人的尸体真的已经不见了,这让她大大松了一口气。
不过,此时她却突然回想起王水明生前在公园的那个微笑,在这一刻,那笑意背后若有似无的东西,她突然明白了过来。
是恐惧。
即使王水明的尸体已经不在这里,她仍然感到那恐惧被留了下来,侵蚀了这里的一切。
第二章 束缚
【1】
夏月现在所站的位置,身后就是为搬运尸体而扩大的墙洞,这让她有点紧张,好像心底不可告人的秘密被当众揭开了。
但她知道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警察现在还完全不了解案情。看他们的意思,还在琢磨是谁把墙壁涂成这样的。而夏月知道他是谁,因为正是王水明本人。
除了这代表了他内心的恐惧之外,按姐姐的说法,这水泥还有另一层重要的含义。
姐姐当时的原话是:“王水明有不得不这样做的原因。”
在和王水明第一次碰面之后,她虽然也感到惶恐,但在当时,仍然完全不信他所讲的话。
什么“饕餮”、“自杀”、“线索”之类的,只让夏月怀疑是他脑子进水了。或者说,王水明就是这起恶作剧事件的始作俑者,是他伪装成白痴来骗她。
不过,至少有一件事除外。
第二天,他真的如他所说给她发来了新的邮件:
〖夏月,你好,在跟你会面之后我松了一口气。一直以来我的压力都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要承担这种非人的折磨。老实说,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连你这样漂亮的女孩也会被选中。坦率地讲,当时我的心理平衡多了。我是个将死之人,说话这么直接也请你见谅。从你被选中这件事上,我发觉了身边的任何人都存在同样的可能性,我只是其中之一的倒霉蛋而已。这就像被某种特殊的疾病感染了,这样想让我好受了许多。此刻我正一边吃着KFC全家桶一边给你打这封邮件,我想反正我的灵魂上已经被写上了“饕餮”,再贪吃也已经是身不由己的行为。如果被写的罪不是“饕餮”,我仍然难逃一死,那索性还不如在死前吃个够呢。而我现在只想跟你说,如果这种悲剧真的发生,我想把那天定为下个月的七号。没有别的理由,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在这里祝你好运。〗
邮件署名“王水明”。
读完后,夏月体会到了一种从头到脚的冰凉,这人究竟是在搞什么?!
如果是恶作剧的话,已经做到了非常过分的程度,让她感到一种由衷的厌恶和排斥。
但下意识的,她还是用鼠标点开电脑的日期按钮,数了一下,离他说的日子只剩下最后十四天。
还有十四天,他就要去“试”一下了。他会死吗?
特地选在生日那天,是下意识地在企盼奇迹发生吗?
他没察觉到“十四”是个很不吉利的数字吗,是“要死”的谐音呢。
越来越多的奇怪想法层出不穷,让夏月从心底感到抓狂。
第二天,新的邮件又悄然而至:
〖我相信恶魔正在靠近,任何地方都不得安宁。我也许无法坚持到4月7号了,最近我发现了很多更恐怖的秘密。〗
他看起来突然变得很悲观:
〖原来我们不是第一批被选中的,竟然会有那样的事!我马上就去买足够多的食物,足够多!这可以让我撑很久!我还要买很多水泥粉,我要和很多水泥,把整个房间都封死!全部封死!这样恶魔就无法靠近了!我不要像他们那样死掉!4月7号!4月7号!4月7号!……如果过了那一天,也就是在4月8号,我没有主动联系你的话,就请你赶快报警!这说明我已经死了!天晓得那些尸体警察为什么会没有发现!我知道你肯定还在怀疑,但请你务必相信我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到时请你一定要帮我报警!说不定我还会有救!无论如何,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算什么?他们是谁?用水泥把整个房子封死?脑子有问题应该去看医生才对吧!
王水明的想法让夏月感到他已经接近崩溃。
如果真有什么恶魔,一堵水泥墙能抵挡住?在想嘲笑他的同时,她继而又觉察到自己竟然也能体会到那种感受。
正因为没有什么能抵挡住恶魔,他只是在寻求一种心理上的安慰罢了,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对王水明的这种理解,反而让夏月感到惶恐。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和我一样的人呢。”
王水明的话又响在耳边。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再也没收到王水明的邮件,而她却变得寝食难安起来。
这是一种灾难即将到来的预感。而自己却莫名其妙地成了那个人唯一的联络人,夏月有点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种状况。
如果他真的死了,自己要负法律责任吗?道德上的呢?
不管怎样,这多少会增加她的负罪感。
而话又说回来,那个胖子究竟做错什么了?他只是喜欢吃东西,最多吃到脑子有问题罢了。一般情况下吃多了东西会变胖,但不应该脑瘫。但他看起来又不是脑瘫,谁来告诉她这一切有多么荒谬。
自从那次碰面以后,她再也没回复过他的邮件,也没想过要联系他。虽然不想承认,可这也是和她的心虚有关。
她害怕和他讨论那些事,她害怕讨论到最后会让她多想,因为她也无法解释脑中时不时冒出来的龌龊念头,比如室友都猪狗不如的想法究竟从何而来。
她知道无论王水明是什么样的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不好的改变都是真实的,只是她没有像王水明那么离谱罢了。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试着在BBS上寻求帮助。而有一点儿是肯定的,王水明也收到了那封邮件。
难道王水明就是始作俑者?
这时,她想起王水明说到关于结局时,提到如果他死了,她就可以额外获得一条“线索”,并会知道真相有多恐怖。
究竟是什么样的“线索”呢?
到时她又该怎么办?
难道就轮到她变成疯子吗?
不管怎样,夏月明白了,现在这件事已经脱离了恶作剧的范畴。
如果接下来会发生任何不好的事,那么结果都已经不是她能独自承担的了。
如果王水明死了,弄不好她真的会发疯。总之,她必须得找人来一起商量和面对这件事。她想到了最合适的人选,那就是她的堂姐——夏雪。她们俩小时候关系特别好,长大了也经常电话联系。堂姐总是给人一种临危不乱的女强人感觉。几经犹豫之后,她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
“呵,是小月啊?都多久没联系了,现在才想到有我这个老姐啦?”那头接起,她的声音在这关头显得尤为亲近。
“嗯……其实我找你有点事儿。”
“怎么,你终于要谈男朋友了?”
“不是。”夏月本想笑着反驳,却突然眼眶一红,终于把最近她所遇到的一切都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你说那个人是叫王水明?”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后回道。
“是啊,我看他一定是疯掉了,你说我要现在报警吗?”
“小月,”电话那头似乎在犹豫,然后话锋一转,“这件事你听我说,我告诉你怎么做。你首先不能报警,也别阻止他,你必须要让他尝试一下,因为他说得没错,这样的确能让我们多一条线索。”
夏月的身子蓦地僵住了,半晌也说不出话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完全反应不过来,而那头夏雪继续说了下去:“只要他去印证了,不管怎样,都会给我们一条非常关键的线索。”
“你究竟在说什么?!”
“直接地说,妹妹,你那封邮件是真的。现在你一定要相信我,要救自己,就必须要知道自己灵魂上被写下了什么罪。这只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原有习惯发生了重大改变,比如原先对美食没兴趣,突然大快朵颐起来的,就是‘饕餮’。”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夏雪叹了口气,“可是,如果没有这么幸运,无法根据自身的习惯变化来进行判定的话,能幸免于难的方法就只有最后一种了,也就是‘排除法’。简单地说,现在一共只有七宗罪,你要知道其他六个人各是什么罪,自己的也就清楚了。”
“怎么?你竟然相信那封邮件是真的?!”夏月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一切。
“当然。”夏雪的语气却很笃定,“小月,我爱你,不过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像我们这种有血缘关系的被一同选中,不是很正常吗?我就跟你说实话吧,连我也被选中了。如果不快点儿想出办法,我们都会死。这就是现在我们面对的情况,没有谁能救我们,只有我们自己。”
“这怎么可能?!这也太搞笑了吧?看到封邮件就被选中了吗?”
“但事实就是这样,是很残酷,这种邮件本就不会被随意发送,请你别再怀疑了。你就当是被什么特殊的疾病给感染了好了。多亏我是你老姐才会好心提醒你。”夏雪在那边叹了一口气,“被选中的人多少都会有某种联系,现在加上你和王水明,就已经正好是七个人了。但我之前没想到会发生在你身上,对此我很难过。但现在情况紧急,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该想的不是别的,而是怎么活下去。再说得直接点,王水明真的可能会死在那天,而你也会步他的后尘,包括我。小月,你觉得我会在这种时候骗你吗?很多事情并不会因为我们不知道就不存在。或许到那一刻你就明白了。”
 2/22   首页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终极密室杀人法则》全集电子书:

zip格式(压缩包,文件小,下载快)
  
txt格式(各种设备,下载即可阅读)
普璞的其他小说:
终极密室杀人法则 不可能犯罪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这边风景 平凡的世界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夜北京 再次飞升 清风欲孽 如烟皇后(出版名:倾尽天下为红颜) 局外人 说谎的女人-苏菲玛索半自传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