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选项:窄版宽版 主题设置: 字体大小:小号中号大号加大 恢复默认

《终极密室杀人法则》全文阅读_作者:普璞_第3页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那一刻”指的就是今天,夏月明白这一点。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和我一样的人呢。”
——这句话又在耳边回响,就像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诅咒。
而她看到王水明尸体时的心情甚至比听到姐姐说出那番话时还要绝望,不是为了王水明,而是为了她自己。
现在,她跟在王峰身后再次穿过那个墙洞,就好像走进了寒冷的冰窖一般。她的整张脸看起来毫无血色。
“还没到放弃的时候,只要线索足够多,我们就能活下去。”她想起姐姐的原话,也想起王水明说的“会让你多一条线索”,除此之外,她还要想办法删掉王水明电脑里的邮件,她希望那个警察能给她机会。
【2】
“对了,我和王水明同姓,你叫我王峰就行。”
这是王峰第一次向夏月作自我介绍,夏月轻轻地应了一声。
王峰虽是警察,却在努力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夏月甚至觉得他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刻意。她让自己保持镇定,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去删除邮件。
“你看这儿。”这时王峰用手指了一下只剩下床板的木质双人床,上面的席梦思也已经被警方带回去作鉴定了,王峰用一种淡定的口吻向夏月说道,“我们进来时和你看到的一样,王水明被绑在上面。”
夏月点了点头,心想这不是废话嘛,让她印象深刻的是王水明的手指被砍了下来,被匕首刺在背上。那说不定是他拿取食物时惯用的手指。
如果王水明只是被“简单”地杀死在房间里,伴有入室抢劫迹象,夏月还不会如此紧张。而现在的状况说明凶手是一个特别残忍的人,甚至可能不是人做的。夏月现在只知道墙上的水泥是王水明亲自涂抹上去的,他把整个房间完全封闭了起来,想抵挡恶魔的入侵,但最后仍然被残忍地杀害了。如果接下来警察的调查陷入了死胡同,她一点儿也不会奇怪,因为凶手可能真的不是人类。
“他死得可真惨。”她心里所感受到的恐惧王峰是不可能知道的,而她嘴上也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她的反应似乎让王峰着实有点失望,他搓了搓手说:“没想到王水明被折磨成这样,再加上他体形过大,搬到这床上也需要很大的力气,所以我们初步推测凶手是健硕男子,或者为多人犯案,你觉得呢?”
“可能是吧。”夏月敷衍地回道,她的心思完全不在配合调查凶手是谁上。
王水明的死固然很惨,但对于面临同样危险的她和姐姐而言,现在只能把这看成是一条活下去的线索。这么想的确冷酷无情,但也没有办法,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替别人掉眼泪了。
“其实本案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是凶手是怎么从这里逃走的。”王峰看着夏月,饶有兴趣地讲道。
“嗯?”夏月心想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王峰这时眸子闪了一下,“你知道当时这里全部被水泥给封死了,显然是凶手干的。可在这种情况下,他自己也无法离开了。在本案中犯人无法做到在封死现场的同时又离开现场,你说他现在人到哪里去了?”
“没有很明白你的意思。”
“你想象一下,必须要有一个人在里面,才能做到从内部把这个空间全部封死。”王峰很耐心地解释起来,“可我们来到这里时,却发现里面只有王水明一个人。而当时的现场情况,必然里面得有个人才行。”
后面的话王峰没有说,但潜台词是:王水明只是一个死人,他办不到这一点。
“那你们没在现场找到什么可疑的工具吗?”
“找到过电钻之类的东西,但都没实际用处,而且当时这个房间可能电表跳闸了,无法使用电器。”
夏月心说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关心,但为了能留在这里删掉邮件,还是配合地做出疑惑的表情。
不过如果电表跳了,那也应该是出事那晚发生的。因为之前王水明用过电脑。
她扫视了一下房间,看到在床前的地板上,摆着两只硕大的拖鞋,鞋面污浊,应该是王水明生前所穿的。
他的电脑在桌上,显示器死气沉沉地摆在那里,屏幕黑着。想起之前他就是穿着这双拖鞋坐在这里给自己发邮件的,夏月不禁有点恍然。
那时他还是一个活人,才隔了没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大变故。然后她瞄向电脑四周,在找有没有全家桶的那个纸盒。
“你是想看一下他的电脑吗?”
“嗯。”
夏月老实地点头,然后回想自己和王水明的邮件往来。其间她总共只回过一封极简单的邮件,后面都是王水明单向发给她的。不过若是那封“SE7EN”署名的邮件内容被曝光,也会给其他人惹来麻烦。最好能一起删掉。
纸肯定是包不住火的,夏月知道警方早晚会了解到这一切,那时该怎么办现在先不去想,但夏月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她觉得警方到时只会碍事,无法给她们提供真正的保护。
要杀死她们的不是“人”,而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王峰这时把手一指,示意夏月可以打开电脑。
“怎么开?”夏月把手伸向主机按钮,可又不太想去碰,索性假装不懂,转脸问王峰。
“我来帮你。”王峰弯下腰,按下主机的POWER键,液晶显示器的电源开着,马上就跳出了开机画面。
在王峰的监视下,她能删除掉邮件的机会并不大。不过好在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使用OUTLOOK来收发邮件了,那种收信方法会把邮件保存在硬盘里,想彻底删除就会很麻烦。现在人们一般是使用网页界面来收发邮件的,如果是那样,夏月觉得只需要把浏览器的访问记录清空,让警方无法知道王水明使用哪个网站的邮箱就行了。
随着熟悉的音乐响起,一张穿比基尼的亚洲美女桌面壁纸出现了,上面排满了密密麻麻的图标。除了聊天工具以外大多是游戏软件。其中还有几个是性感裸露美女,虽然夏月没玩过,但也知道那多数是色情游戏。
在夏月的手碰到鼠标前,一排浏览器突然自己跳了出来,把她吓了一跳。那几乎全都是不堪入目的画面,显然那是黄色网站上多了留下的后遗症。
“这些都是自动跑出来,可不是我点的。”
她说这句话还有活跃气氛的意思,但站在一旁的王峰突然说道:“你是想删掉和王水明的聊天记录或邮件对吧?”
“什么?”
夏月的心咯噔一下,她还是强装镇定,转过脸去,发现王峰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面色不善。
“你给我的感觉很奇怪。”王峰咧了下嘴,“起初你看起来很在意王水明的死,在那里失控痛哭,让我以为你是他的什么人……”
夏月在听他说下去。
“但现在你却恢复得太快了,可能连你自己都没意识到,我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你对凶手有什么恨意。我甚至觉察不到你的悲伤。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专程来网吧上网的,说得再直接一点儿,你前后看起来判若两人。我真的很想问你,他的电脑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让你很在意?”
夏月发现自己有点小看这个警察了。
“你看这里,”王峰指了一下床板的轮廓,“还有这里,都能看到血渍。还有这地上,到处都是。空气的味道也很难闻。尸体才搬走一小时,即使我同行也会受不了这里,而你好像只想打开电脑。”说到这儿,王峰用调侃的眼神看了一下她面前的网页,“真好奇你想删除掉什么。”
难道又……夏月的瞳孔骤然放大,她意识到这位警察说得没错,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残忍杀死,自己就在凶案现场,却没有半点对凶手的恨意。不仅如此,她还假装若无其事地想打开他的电脑,这种改变委实太吓人了,要换在以前,这些事杀了她也做不到。两个月前的她连《CSI》的破案现场都不敢看。更可怕的是,这改变的过程她始终浑然不觉。
所以,难怪眼前这位大叔像看变态杀手一样看着自己。
刚才自己的举止确实已经可以用“不正常”来形容了。她暗暗地吸了一口气,有点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那么……
姐姐呢……
她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姐姐收到信的时间比她还要早许多,她身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巨大的改变?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寒。
也许那封信上说的都是真的,“罪”这东西确实存在,它被写进灵魂,潜移默化地影响本人。也许,这才是把王水明逼得想要去“试一把”的真正原因……
也许,他死之前已经被那心魔逼到了极限。
这时王峰走到夏月面前关掉了她面前的显示器,用一种严肃的口吻对她说道:“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请问4月7号这一天,你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
自己被正式怀疑了。这让夏月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她不再胡思乱想,调整了一下呼吸后,用尽量平稳的语调回答:“前天,我被姐姐叫去她家玩了,住了两晚,直到今天才回到学校,我一直都和她在一起,她还带我认识了一些新朋友。”
“是表姐吗?她叫什么名字?联系方式告诉我。”
“是堂姐,她叫夏雪,手机号码是139186*****。”
王峰掏出本子把号码记在上面,然后点了一下头,意思是我会去核实的。这已经是毫不掩饰的怀疑,夏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让她感到很沮丧。
“小沈!”王峰这时对着门外喊了一声,“把这台计算机搬回局里,让技术组给我彻底查一遍,尤其是邮件和聊天记录,别放过王水明上过的每一个网址!”
前面帮夏月倒水的女警应声走了进来。原来她一直就守在门外。
她先走到夏月对面打开衣柜,取出一个类似针孔摄像头的器材。再来到夏月面前,动作熟练地关上了电脑。整个过程她始终板着脸不发一言,脸上像涂了一层寒霜。
夏月这才发现,从走进这个房间的那一刻起,自己就被衣柜里的摄像头监控并拍摄了下来。自己的每一个表情和眼神,可能都会被他们反复研究对比,寻找线索。让自己回这个房间,完全就是一个陷阱。而现在又故意让她看到这些布置,是为了增加她的心理压力吧。
看样子她已经被当成了重点嫌疑对象。
并且她意识到,警察们对这起案件的重视程度,也是她始料未及的。她这次来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3】
想再获取线索已经是不可能了,夏月申请离开。王峰眯起眼睛看了她一下,也没多作拦阻,只是让她暂时不要离开本市,手机也必须保持二十四小时畅通状态,随叫随到。他们还没有证据扣押她,夏月也明白这一点,况且人确实不是她杀的。
离开了王水明的住处后,她径直返回学校的宿舍楼。此刻她的心情极度沮丧,被罪附身这件事已经倒霉透了,现在还被警察列为重点怀疑对象。不知何时生活才能重新步入正轨。
她的学校偏离市中心,走在路上,时常能遇到大型卡车经过扬起的灰尘,人行道两旁的店铺也大多装修老旧。好在她的宿舍楼是新建的,内部条件还算不错。唯一麻烦的是禁止学生夜归,十一点会锁上最底下的大门,十二点会断电,这一点让人不爽。王水明之所以会搬出来住,想必也是与此有关吧。正因他把房子租在学校附近,所以夏月才不能让同学来替自己作证。她无法预测王水明的确切死亡时间,无法做到二十四小时都和同学黏在一起。
从前面王峰的话来看,王水明确实是死在4月7号。
因为宿舍离王水明的住处很近,即便自己和同学短时间分开,也可能会被怀疑有时间对王水明行凶。特别是在同学们都熟睡的情况下,王水明若是死了,更是没办法说清。
最后的解决方法是让住在市中心的姐姐来亲自替她作证。
可为什么要这么烦呢?
自己明明就没有杀人嘛。
她的生活已经变得乱糟糟的,似乎整个人都被从内到外给搅浑了,让她感到欲哭无泪。
报警的时候,她还在期待王水明没有死。警察让她过去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完了,但也没料到王水明会死得那样惨。也许王水明说得没错,他们都只不过是玩偶,下场才会被蹂躏成那样。
那个惨状和气氛都不像是人类制造出来的。
想到这儿,走在路上的夏月突然变得异常烦躁,她抬起脚,用脚对准路边的一个石子踢去,石头迅速滚向路边,击中草坪的围栏后,反弹回人行道上,渐渐停下。
这也是她以往不会有的举动。
为什么要在意这个?为什么老是去和从前做比较呢?人本来就会变的啊!
为什么不干脆都去死呢?
就像王水明说的那样!
这时,她的脑海中突然印出了“王峰”的脸,随之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不得不承认,她对那个警察始终有点在意,倒不是因为自己小看了他,而是他突然问道“你有男友吗”,从他的眼神来看,他好像看出了什么。
在这件事上,她一直就是一个怪人,从小到大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
更夸张的是,她至今都没喜欢过任何人。她的朋友们也一直对此很好奇,外貌和性格都不错的她,为何总要故意和周围的那些男生保持一种距离呢?更奇特的是,那些男生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从小到大,连一个特意接近她的人都没有,就像她身上有什么奇怪的气场似的。
她并非不清楚原因,难道被那个警察看穿了吗?
夏月又走向那块石头,狠狠地一脚踹了上去。可这次因帆布鞋的鞋底太早蹭到地面而导致身体失去平衡,再加上用力过猛的缘故,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与其说是席卷全身的疼痛,倒不如说这是一种热辣的感觉,她看到右手胳膊被擦破了,血慢慢地渗出来。
路人皆投来诧异的目光,她注意到远处似乎有一个小孩在偷笑。她不理会,只是自顾自站了起来拍了拍土,然后坐到了旁边的石阶上。抱住膝盖,她把脸埋在腿上。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哭了出来。
这已经不知是今天第几次了,她已经撑到极限了。
真的到极限了。
同样的感觉小时候也发生过一次。她一直不想谈恋爱,就是因为那件事,一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可即使这样,为什么伤害还是逃避不掉呢?为什么明明已经用尽了全力也还是无法遗忘掉呢?那件事就像种在了她的心底,怎么也无法抹去,也无人可倾诉。
当时她躲在姐姐的衣柜里,亲眼目睹了这世上最肮脏下流的一面。
那个叫王峰的警察,让夏月有这样一种感觉,仿佛把那件事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也不会让他感到丝毫吃惊。
渐渐地,夏月哭累了,她从包里拿出纸巾,大声地擤起鼻涕,然后不顾旁人眼光地把纸巾扔在草丛里。这也是以前不会做的举动,可现在顾不了了。她看了一眼胳膊,血已经凝住。她想把血擦掉,才发觉纸巾都用光了。她看着自己的伤口,忽然感觉自己好没用。
自己真的好没用。
(如果连你自己也放弃了,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个念头让夏月倏然惊醒。她意识到现在正到了她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即使是死掉,她也应该拼到最后一刻。
这种猛然间的觉醒让她的大脑也紧跟着活跃起来。她咬了咬牙,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分析目前的状况。
虽然恐惧感还是存在,但她发现,现在的局面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糟,直接地说,她现在正面临一场赌局。
赌局的关键在于确认自己的灵魂被写下了什么“罪”。如果成功,就能幸存。即便是像王水明那种无脑式的“随机赌博”,也存在七分之一的幸存率。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她打开包,取出一本上课用的本子,翻到后面的空白处,把七宗罪全部列在了上面。
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砺、姐姐的告诫,以及亲眼目睹了王水明死亡的惨状,她已经不想再去怀疑事件本身的真实性,她现在竭尽所能要去做的就是提高“幸存的概率”。
现在的局面如下:
她的灵魂被写下了七宗罪里的任意一宗,那宗罪会根据本身的特性来影响她的灵魂,而她所要做的就是判断出究竟是哪一宗。
就是这样简单。
在得出了结果之后,就可以向所谓的“神”来进行“灵魂印证”,这个仪式具体怎么来做姐姐还没跟她说。
到时如果结果是正确的,就会幸免于难,灵魂上的“罪”也会因此消失,生活重新步入正轨。王水明的问题就在于他给出了错误答案,他灵魂上被写下的罪不是“饕餮”,因此遭受了惩罚,现在死于非命。
乍看就像俄罗斯赌盘的玩法,“罪”一共只有七宗,只要去印证,谁都会有七分之一的生存率。可惜王水明运气不佳。
夏月觉得,当“罪”影响了当事人的灵魂之后,所造成的行为改变应该就是最直接的线索。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果当事人的灵魂本身就包含有多宗“罪”——这也是通常状况——那又该如何来区分哪个是后添加的呢?
比方说,他本身就很贪吃,灵魂上再被写下了“饕餮”的话,就完全无从判断了吗?
其实每宗罪都可能会面临这样的情况,因为那七宗罪本来就是人类普遍存在的通病,来源于宗教。
王水明也明白这点,那为什么还要急着去印证呢?
现在把话题拉回到自己身上,对于夏月来讲,她现在最怀疑自己被写下的罪是“淫欲”。
但是,又有谁完全没那方面的“需要”呢?
目前为止,她所有的“淫欲表现”,都只停留在心里意淫的程度。说不定,这只是之前压抑得太久的缘故。
她用笔在本子上每一宗罪的后面作了标注:
饕餮:这个完全没有表现,可能性为0%,直接可以不用考虑
(生存率升为1/6)
淫欲:这个最有可能,暂定为50%的概率吧
(明明是自己最讨厌的罪)
贪婪:说不准,暂且算10%
愤怒:似乎没有,不过刚才自己踢石子的表现……也算10%吧
(其实根本就判断不出,每个人都可能会失控)
嫉妒:不清楚,先算10%
懒惰:也算10%
傲慢:说不清楚,等以后再看吧
以上这些就是她的初步结论。
夏月对着这张表研究了好久,她知道上面的每一个数字都事关她的生死。在想要修改的时候,笔尖异常沉重。但粗看下来,情况并没有那么糟。虽然“淫欲”那宗罪让她厌恶,但如果去印证的话就会有50%的胜算。说起来,每宗罪的概率都平均才是最可怕的吧。
如果线索能再多一点的话……
她想到了姐姐。
她那里肯定还有别的线索。
姐姐说过,这次一共有七个人被牵扯进来,每个人被写下的“罪”各不相同。
这其实意味着如果大家能互相交换线索的话,事情也许就好办多了。但想到了到时要和他们见面,夏月还是感到有点紧张。
 3/22   首页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终极密室杀人法则》全集电子书:

zip格式(压缩包,文件小,下载快)
  
txt格式(各种设备,下载即可阅读)
普璞的其他小说:
终极密室杀人法则 不可能犯罪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这边风景 平凡的世界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夜北京 再次飞升 清风欲孽 如烟皇后(出版名:倾尽天下为红颜) 局外人 说谎的女人-苏菲玛索半自传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