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选项:窄版宽版 主题设置: 字体大小:小号中号大号加大 恢复默认

《终极密室杀人法则》全文阅读_作者:普璞_第6页

好书要分享,发给朋友看:

这时夏雪突然睁开了眼睛,像感受到寒冷般,用胳膊环抱住双腿,缩在了沙发上。
姐姐也在害怕。
看出这点让夏月稍微松了口气。姐姐在害怕那个涂满水泥的房间,或者是害怕有一天自己会躺在里面。
——“他们最终会死去,并来到这比死亡还恐怖的国度,经历无法想象的苦难,永远成为我的仆人。”
信上的这句话仍历历在目。夏月突然攥紧了拳头为自己鼓劲,然后朝那个门洞走去。
低头钻进去后,她发现整个房间很暗。凭借外面照进来的灯光,她在墙上找到了电灯开关。按下去之后,刺眼的白光把一切都点亮了。
虽然味道很难闻,是那种尸体特有的腐臭味,但这里的景象已比预想的好上太多。
房子是精装修过的,毕竟是女生的卧室,即使墙壁上是满目疮痍的水泥也难掩原先温馨的氛围。莫非是这灰色的墙壁她已经看习惯了?这里的地板是深红色调,窗帘是橘黄色的纱窗,天花板上洁白无瑕。
尸体就在床上。
在淡黄色的席梦思上有一个人形物体赫然在目,好像胸口有什么东西,上面盖着薄被,下面伸出了三分之一的小腿和脚丫。
这是姐姐帮她盖的吧。
夏月发现这个房间比起王水明那里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那台看起来崭新的29英寸电视机的正面也被涂上了一层水泥。电视机的外壳是亮银色,和显像管上污浊的水泥非常不搭,让人产生了一种恶心感。
这水泥是这被单下的女孩涂的吗?
“发臭了吗?”
客厅突然传来姐姐的问话。
“嗯。”
应该已经到了让人掩鼻的程度了。但夏月顾不上这些,她走到床前鼓起勇气把那条空调被揭开了一点,就发觉一股更浓烈的恶臭扑鼻而来,胃酸一下子涌上食道。她下意识地捂住嘴,只见一个短发女孩躺在那里。
女孩的头发留到脖子处,已变得凌乱不堪。圆润的脸蛋虽不能形容有多美,但也属于可爱类型。她的眼睛紧闭着,眼皮红肿发暗,眼窝深陷,泪痕的印迹在发黄的脸颊上依稀可见,下巴右边被打得红肿了,嘴唇变成了紫色,毫无生息地微张着。脖子上可以看到一条已经凝固的暗红色血痕,像是被勒出来的。她身上的睡衣是和床单很搭的淡黄色,肩膀处被撕坏了。
再把空调被往下掀,就看见女孩的胸口上竟然有一个碗口大的洞,一把不锈钢的匕首正插在类似心脏的物体上,左侧的乳房被割下来放在一边,就像它从不属于这个身体似的。
夏月逃命般地跨过洞口,冲向卫生间。
站在马桶前她大口大口地吐起来。过了许久,她才气息微弱地来到了洗手池的镜子面前,里面的脸苍白得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
她还是感到胃里很恶心,把食指伸进嘴里抠了一下,马上,又一股黄绿色的半透明液体被吐了出来。等实在呕不出什么东西的时候,她才靠坐在墙边,感觉整个人快要虚脱了,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她现在甚至不敢站起来照镜子,怕里面的样子会吓到自己。
外面房间里的姐姐始终不发一言,似乎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过了半晌之后,夏月勉强站直身体,回到客厅,就见姐姐正把头埋在臂弯里,这个景象让她开始后悔要来确认这个现场。
没有王水明那里的血腥,却比那边更悲惨。为什么要对一个女孩这样?并且夏月明白这样的事对姐姐而言,更是一种莫大的摧残。
“小月。”夏雪这时突然扬起了头,眼神瞟了那个洞口一下,“现在时间很紧,事态已经超出预想了。我现在就把‘罪之法则’告诉你,不懂的地方你都可以问我。这很重要,关系到你是否能活下去,也关系到我。我知道从小你的记忆力就特别好,现在你必须把我说的一字不差地记住。如果你做不到,就用刀把它刻在身上,就像神把‘罪’刻在我们心里一样。我再说一次,这‘罪之法则’是决定我们是否能活下去的关键。”
一听到“刀”,夏月马上就想到插在费冰欣胸口的那把不锈钢的匕首。那感觉就像心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似的。
同时她感到姐姐所要说的“罪之法则”是解开她所有疑惑的关键,不由得集中起注意力,道:“我明白了。”
“你要努力活下去,至少你要向我保证你会尽力。”
“我会的。”夏月点了点头,虽然仍然觉得幸存的希望很渺茫。
“其实被选中的人有一种方法可以百分之百幸存。”姐姐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
“嗯?真的有这种方法吗?”
“没错。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中有一个‘幸存者’,他之所以能从上一轮幸存下来,就是因为他掌握了那个方法,而其余六个人全都死了。”
“是什么方法?”
“他没有告诉我们,但很肯定这个方法是从‘罪之法则’中得到的。也就是说,一旦掌握了那个方法,所有人都可以活下去了。”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他为人怎么样?”夏月突然对那个人有了种崇拜心理。
“他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而且又很帅,怎么,你想嫁给他?”
“不跟你闹了。”夏月撇了一下嘴,“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
“那我也不跟你闹了。”夏雪话锋一转,“妹妹,我必须直接跟你说,你现在的处境非常麻烦。”
“怎么了?”
自从收到那封信到现在,她的处境就没有好过。
“总归是要告诉你的,我们现在都是别人的玩物,或者说我们都是那个‘幸存者’的奴隶。”
“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既然他能让我们幸存,那对于他而言,我们只是玩物,必须要讨好他,对他唯命是从,才能换到活命的机会。他不会白给我们好处的。”
夏月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姐姐的表情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小月,你真的还像以前那么天真吗?老实说,这都有点让我嫉妒了,不过你什么时候才会觉悟呢?”夏雪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你觉得有谁会无私帮助我们吗?恶魔也好,神也好,反正它在我们灵魂上写下了‘罪’,同时也制订了游戏规则。现在的情况就是那个人找到了规则的bug,有办法能百分之百幸存。而通常情况下我们幸存的机会只有七分之一。这就意味着他代替了规则制订者统治了我们的生死。事情就是这样简单不过。我们得绝对服从他的一切命令,来换取活下去的机会。你以为还能怎么样呢?他会善心大发吗?他会让可供他随意玩弄的女人从他的手心溜走吗?我们不但必须对他言听计从,还得摇尾乞怜地讨他欢心,你知道吗?妹妹,我希望你已经不是处女了,因为把你叫来也是他的主意。”
“你为什么不早点儿跟我说?!”
“为什么?你有资格问为什么吗?我都已经这样了。如果不能把你顺利交给他,我就是死路一条。我已经是那种被他玩腻了不听话就只有死路一条的状态了,你懂吗?现在我绝对无法违抗他的命令。在这个世界里,他就是国王。”
夏月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危险感在这瞬间席卷全身。没想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骗了,而骗她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姐姐!
姐姐的表情已经变了,不,她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姐姐了!她就像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
夏雪这时抿起了嘴角:“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你还记得吗?你为什么还会那么信任我?世上有谁会平白搭救另一个人?”
夏雪紧紧地盯着夏月的眼睛,夏月不由自主低下了头。
她是在说那件事吧?果然还是被她知道了吗?
当时姐姐一定以为自己是胆小才没去救她。
这么说也没有错。
那现在是报应吗?
夏月脑中回想起蜷缩在大衣柜中的夜晚。那时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没能帮到姐姐?当时的姐姐是多么无助。可惜当时自己什么也没做。
“姐,你当时是不是……”夏月想干脆问出来算了。
不过话说到一半就被夏雪一口打断:“我们毕竟还是姐妹,所以我也会给你留一条生路。你也许不用受到任何凌辱就可以幸存,但你必须要找出那个幸存的方法。接下来你一定要仔细听好了,因为时间已经不多,我现在就把统治这个世界的‘规则’全部告诉你。”
悲伤和冷酷的表情同时出现在夏雪的脸上,就像是一座正在融化的冰雕。
这是夏月第一次见到姐姐露出这样的表情,而她说话的口吻已经不夹杂任何情感成分,只听她继续接下去说道:“我告诉你的都是我用身体换来的。我所遭受的耻辱是你无法想象的。我只希望你在见到幸存者之前能找出那个方法,让我们所有人都得以幸存,否则你的下场绝不会比我好。你要记住,这并不是我的意思。”
这时,夏月听到背后传来关门的声响。
不知何时李富胜已经走了进来。他手上也拿着一把钥匙。他踱到了客厅中央,先看了夏月一眼,再用那种略带尖细的嗓音对夏雪说道:“雪儿,放心吧,没有人跟踪。”
在李富胜接下来的咳嗽声中,夏月的目光涣散起来。
第四章 BUG
【1】
因打击太过于沉重,夏月感觉自己都快要昏过去了,耳边传来姐姐的声音,就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知道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
“小月,你先坐下来。”
像被陌生人叫了“小月”,那感觉怪怪的。夏月看了姐姐一眼,可那确实还是原先的脸,没有变化,很漂亮,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目光,亲情不在,比之前多了种蛮横的控制欲。
夏月愣了一会儿神,然后走到靠墙的椅边坐下。
“坐到房间中央。”
夏月张口想说什么,可还是放弃了。她像木偶一样站了起来,把椅子挪到客厅中央,重新坐下。她现在也只能听话。
这时李富胜缓步到她身后,用手拨弄了一下她的后脑勺,然后又把手指触到了她的背上,那感觉就像是有条蛇在上面游走。
“其实水泥这种东西既顽固又肮脏,正好是‘罪’的象征。我们现在每个人的灵魂就像是被涂上了水泥。”
声音还是像以往一样熟悉,夏月忍不住唤了一声:“姐姐……”
“闭嘴!我正在给你讲重要的事情,你不要打断我。”
夏雪就像一个严厉的老师一样,这似乎让李富胜很满意,嘴里发出了得意的啧啧声。
夏月沉默了。她虽然也有怀疑过姐姐,但没想到她会变到这种程度。
“你得感谢我,我还当你是我妹妹,才会告诉你‘规则’,如果有一天你能活下去,那一定也要感谢我。之前我曾告诉过你有两种方法可以明确自己的‘罪’:第一种是根据自身的特征变化,第二种就是运用排除法。其实还有第三种方法,就是找出游戏规则本身的漏洞,来利用它使自己幸存下去。最后这个才是最强的方法,能让概率提升为百分之百。只要你找到了,罪神你也可以无视!
“就像这个世界我们会生老病死一样,任何世界都有它的规则,‘罪’的世界虽然只有我们几个人,但也不例外。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当你直接见到‘幸存者’——也就是我们的‘统治者’之后——肯定就会被他凌辱。而我的任务就是把你送过去,而在此之前,我会把规则告诉你。你不知道我为换到它付出了多少代价,这以你的床上功夫是绝对办不到的。不过以后有机会我也可以教你。”
“我也很期待那一天。”李富胜这时哈哈大笑起来。
夏月用空洞的眼神望向那个通往卧室的门洞,可以看到床脚和露出的苍白的脚趾。
夏月心里想,姐姐这样对我也是没办法吧?但现在似乎也无所谓了。
“为了述说方便,我们把规则的制订者称为‘罪神’,就是它选择了我们,把‘罪’写在了我们的灵魂上。不过实际上我们对它并不了解,它也许是外星人,也许是超人或者具有特异功能的人类。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确实做到了把那著名的‘七宗罪’分别强加于我们。它的特点是残酷冷漠,不感情用事,藐视人类,并且严格遵守自己制订的规则。也正因为这最后一点,规则才特别重要。”
“那它为什么会选择我们?”
“这我不知道,也无法回答你。可能是随机的,也可能是出于某种触发条件。你就只能当成是自己背,或者遇到天灾就行了,所有的天灾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对我们已经不重要。”
“它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个你只有自己去问它了。也许它觉得有趣吧,也许它只是想考验人类。或者你以后会找到其他答案,但前提是你能活下去。我们能不废话了吗?”
“每个人有几次印证的机会?”
“一次。”看到夏月终于开始考虑规则本身,夏雪似乎感到满意,“王水明和费冰欣就是例子,一次失败就是死亡。”
“你又怎么知道罪神肯定会遵守那套规则?”
“关于这一点,直接地说,正因为它是罪神,所以才没怎么care人类的生死。它只制订了规则就在那边看着。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死,也没有什么刺激吧?我能感觉到它是抱着不屑一顾的态度来面对我们的生命,就像科学家面对被植上癌细胞的小白鼠一样。否则‘幸存者’也不会活下来。”
“它不会偏袒谁吗?”
“你会偏袒笼子里的某只小白鼠吗,你能分辨出它们中谁更好看一点吗?不要把罪神看得和人类一样。”说到这里,夏雪朝卧室的方向瞟了一眼,似乎又不耐烦了。
可夏月还是继续追问着:“所以它就可以这么残酷地对我们吗?”
“你觉得残酷吗?你瞧我们自来到这个世上开始,就已经陷入到各种更残酷的规则之中,只是一直以来你习惯了罢了。”
“这世界虽然不好,但也不觉得怎么残酷。”她指的是原来的世界。
“哼,你已经被规则同化了。我问你,为什么一棵树能生长千年,而人类活不过百年?为什么鱼儿能潜在水里,鸟儿能任意飞翔,人类只能挤在混凝土结构里?这一切都是规则导致的,你懂吗?就像人不能飞一样,这些都来自古老的游戏规则。”
“这跟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同好不好?”夏月突然激动起来。
“小月,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如果你只是抱着这种觉悟,我也救不了你!”
夏月还想反驳,李富胜在背后咳嗽了一下,这是一种警告。警告无疑是有效的。夏月睁大了眼睛,但还是放弃了争辩,改口道:“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告诉我‘规则’是什么吧。”
“哼,我都不知道再跟你说下去是不是在浪费时间。”夏雪揉了揉额头,朝卧室看了一眼,当她回过来头时,换了一个坐姿,“但我还是言而有信吧。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废话了。就你知道的而言,我们这一轮中一共有七个人被选中,灵魂上分别被写上了七宗罪。每个人都被称为‘带罪者’。在我们的世界里一共有七位‘带罪者’,也有七条‘规则’。”随后,夏雪就像背书一样述说道,“规则一:每个人被写上的罪各不相同。规则二:罪会改变灵魂,但不会被所属灵魂改变。这是指不可能会出现灵魂改变‘罪’的情况。我们的灵魂无法对‘罪’进行净化,‘饕餮’也不会被转化为‘贪婪’。‘罪’的属性永远不变。规则三:除了改变带罪者的灵魂,罪不具有其他任何能力。也就是说,‘罪’只能影响我们的心,并不直接加害我们,也不会给予我们任何人任何能力。它唯一能做的只是让我们变‘坏’,但并没有给我们‘超能力’。规则四:带罪者想要去除罪,必须在涂满水泥的房间内进行灵魂印证,如果不进行灵魂印证,在特定的时间内就会直接死亡。这就是他们的房间都被涂上水泥的真正原因,至于那特定的时间是多长,每个人似乎是不固定的。规则五:灵魂印证的机会最多只有一次。失败即是死。规则六:如果灵魂印证失败,带罪者会被杀死。规则七:罪会随机引导其他带罪者来完成杀人行为,成功率为百分之百。”
夏雪说完之后就闭上了嘴,看着夏月。
夏月有点后悔刚才没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录下来,但回想了一下,虽说有七条规则,但前几条跟自己想的差不多,值得注意的只是后面几条。照这样看下来,杀死王水明和费冰欣的凶手就在他们七个人里。
“就是这样了,你记住了?”李富胜这时说道,“这些规则对美女可没有优待哦。”
“这些都是那个‘幸存者’说的吗?”夏月想确定规则的真实性。
“对,都是阿西讲的。”
“阿西?”
“阿西就是‘幸存者’。你马上会见到他了。要不是因为他没有手机没法催我,我连这点时间都没法帮你争取到。”
“你能保证他告诉你的都是真的吗?”
“你别小瞧了我。”夏雪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她眯起了眼睛,“我知道男人在什么情况下会说实话。”
这时李富胜咳嗽了一下,插嘴道:“我跟你讲,阿西也是根据这七条‘规则’来破解出那个bug的,我希望你也能找到那个百分之百的方法。如果你做不到,你的下场会很惨。阿西肯定更喜欢你这种拼命抗拒的类型。现在我和你姐姐有点事要办,你到房间里面去吧。陪陪她,因为很可能你就要步她的后尘了。”
“她”指的是费冰欣。
想到之前看到的画面,夏月感到自己连思考的能力也失去了。李富胜可顾不上这些,他一把抓起她的胳膊,拽她起来。她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没有再做无谓的反抗,顺从地走向卧室。在经过夏雪身边时,她突然一下子挣脱了李富胜的手看向姐姐,似乎是在祈求她最后的怜悯。
而夏雪只是一下子把头扭开了。
【2】
被关在有一具尸体的卧室里,就是夏月现在所处的局面。因为遭到了连续的重大打击,反而让她连脾气也没有了。她只是靠着墙坐在地板上。从客厅通过那洞口看不到这里。
包和手提袋都被没收了,换洗衣服在手提袋里,手机和钱包在包里,现在她已经等同于被软禁起来,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
长时间的奔波辛苦只换来这样的待遇和几条规则,还并不是最让夏月难受的。最难受的是,姐姐一直伪装成她的亲人,却只是想把她卖给阿西。
 6/22   首页 上一页456789下一页尾页
键盘操作:←(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上滚动) ↓(向下滚动)

下载《终极密室杀人法则》全集电子书:

zip格式(压缩包,文件小,下载快)
  
txt格式(各种设备,下载即可阅读)
普璞的其他小说:
终极密室杀人法则 不可能犯罪
热门小说:
陆犯焉识 追寻生命的意义 这边风景 平凡的世界 漫漫自由路-曼德拉自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随便看看:
夜北京 再次飞升 清风欲孽 如烟皇后(出版名:倾尽天下为红颜) 局外人 说谎的女人-苏菲玛索半自传体